據澳洲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澳洲葡萄酒今年1月的對華出口僅佔當月總出口貿易的1%。在中共於去年11月底實施報復性關稅前,中國曾承包了澳洲葡萄酒出口貿易一半的份額。

中共的好鬥型貿易策略對澳洲葡萄酒業造成巨大傷害。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間,澳洲紅葡萄酒出口的貿易額銳減53%,下降了8,100萬澳元,降至7,000萬澳元。

雖然同樣遭受中共貿易打擊,澳洲釀酒業和煤礦業的境遇卻有著天壤之別。

在中共限制進口澳洲煤礦後,澳洲煤礦業很快就對其出口貿易結構進行了多元化調整,轉而尋找它國買家。由於時逢全球煤炭價格上漲,澳洲煤礦商不但抵消了損失,還額外盈利60億澳元。

中共商務部於去年11月28日對澳洲葡萄酒起徵107.1%至212.1%的臨時關稅。同月的27日,該部才公佈此前反傾銷調查的初步裁定。該項始於去年8月的貿易調查據信是出於政治動機。

不同於煤礦業,尋找替代市場對葡萄酒業來說還是一大挑戰。

澳證券交易所(ASX)掛牌企業富邑葡萄酒集團(Treasury Wine Estates)在上周發佈的半年度利潤報告中表示,其將於今年年中完成從依賴中國市場到出口市場多元化的轉變。據報告顯示,該公司的中期利潤驟減了42%。

儘管由於中共出於政治目的的貿易制裁,一些澳洲商品的銷售量近幾個月來大幅下跌,但中國市場在澳洲商品出口總額中所佔份額仍穩定保持在40%略低的水平上,與去年無太大差異。

澳洲今年1月的對華出口額比去年同期高出約5億澳元,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鐵礦石和焦煤出口的激增。在中共病毒疫情間,澳洲礦業以更高價向中國出口了更多的商品。

今年1月,澳洲的商品出口總額下降了30億澳元(降幅9%),至321億澳元。

同月,全國商品進口總額下降了26億澳元,降幅10%。這部份歸因於受疫情影響,全國1月的汽車進口驟降了23%(8.45億澳元)。統計局表示,這與我國兩大汽車進口國——日本和泰國因疫情影響生產力受限從而導致產品短缺有關。

2020年,澳洲包括服務在內的貿易順差創下了730億澳元的紀錄。這主要歸因於去年鐵礦石出口量的激增和疫情下全澳對進口商品需求的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