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東北地區出生率在大陸墊底,有數據顯示,東北地區的石油工人的月工資只有千元(人民幣,下同)左右,而一個月的托兒費就要將近兩千元,當地民眾表示真的不敢生二胎。

中共當局2月18日放風稱,或允許東北地區作為試點開放生育。但有陸媒表示,東北地區人們收入太少,即使放開生育效果如何還未可知。

據大陸A1財經社報道,45歲的東北石油工人牛驍在談到生孩子時表示:「花的多,掙的少,誰敢生小孩。」在他看來,東北生育率低的根本原因是養娃成本太高。雖然在大陸養孩子成本都差不多,但東北人的工資太低。

牛驍表示,他的月工資只有1000多元,大家都這點工資,現在光是托兒費就要2000元,以後上學後免不了還要報各種補習班、興趣班等等,還有按揭等,壓力太大了。而且一個孩子需要男女雙方的父母雙方輪流照顧,很多老人為了照顧孩子退休之後特意去考駕照。

牛驍說,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資金,很多人擔心生孩子。

黑龍江80後陶燃表示,雖然二胎政策推行一段時間了,但是他周圍生二胎的人還是少數,而經濟壓力確實也是很多人避不開的問題,他的兒子今年三年級,各種課外興趣班加起來一年差不多要花費五六萬元,佔到他們家庭年收入一半左右。

陶燃表示,現在有聲音呼籲年輕人多生,但即使政府給補貼、減少稅收,但是和教育經費相比都實在太少了,這也是大部份人不生二胎的主要原因。所以開不開放生育政策對大部份人來說可能沒有那麼重要。

28歲的東北人小班目前生活在北京。他的大學室友有五個是黑龍江人,只有一個人最終留在了家裏。年輕人很多都離開了,在哈爾濱早上上班擠公交地鐵的人大部份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年輕人很少。生育群體的主力都流失了,出生人口自然跟著減少。

80後瀋陽人伊禾認為「東北只是全國的縮影」,未來5~10年中國其它地區可能都會是東北這樣。

大陸新生兒下降近來成了大陸的一個熱門話題。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大陸出生人口1465萬,比前一年減少58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48‰,是2000年以來的最低值。其中東三省(遼寧、吉林、黑龍江)出生率分別為6.45‰、6.05‰、5.73‰,在全國排名墊底。

而生育率降低並不是東三省的個例現象,只不過東北表現得尤為明顯。

自2016年開放「全面二孩」政策以來,大陸人口出生率反而從2016年的12.95‰降到2019年的10.48‰。

據公安部戶政管理研究中心發佈的數據顯示,2020年新生兒數量為1003.5萬,相比2019年減少461.5萬,生育率已經連續四年下降。

有大陸專家將生育率低的主要原因總結為「不敢生、不想生、不能生。」

不敢生的主要原因是經濟壓力太大,而導致年輕人不敢生、不想生。一般認為是大陸物價、房價太高,買房和租房掏空了年輕人大部份收入,養育小孩的開支又過高,年輕人養不起孩子。也有觀點認為,中共實施的政策阻礙了年輕人生孩子的願望。中共實施延緩退休,讓很多老人無法幫助兒女撫養小孩,進一步降低了年輕人的生育意願。在大陸,如果沒有父母一輩的幫忙,雙職工家庭幾乎不能獨立撫養小孩。

另外,據此前大陸發佈的《中國不孕不育現狀調研報告》顯示,中國育齡人群的不孕不育率從20年前的2.5%~3%攀升到12.5%~15%左右,累計人數超過6000萬,平均每8對夫婦中就有1對存在不孕不育問題。諮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調研預計,到2023年大陸不孕不育率或將增長到18.2%。這也導致年輕人不能生。

大陸人口下滑給大陸經濟帶來了極大危險,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任澤平表示,人口老齡化、少子化是中國最大的灰犀牛之一。

美國的資深經濟媒體人王劍也表示:「人口是經濟的基礎,所有消費都來自人口,所有產業、發展也是基於人口。沒有勞動力,啥都幹不了。人口意味著機會,只有有年輕人的地區,才會有經濟機會。」而人口會反映出一個國家的運勢,已經成為全世界老年人口數量最多、老齡化速度最快國家的中國開始走下坡路。

而近來中共官方釋放出要開放生育的信號,但是,研究中國人口問題學者、現任職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的易富賢認為:中共的各種刺激生育「補救」措施為時已晚,中國2020年的實際出生率比官方公佈的還要低約20%,是清朝中期以來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