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集團分拆京東物流(JD Logistics)在港上市,已向港交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遞交上市文件。這是該集團在近一年時間內,旗下第3間將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據外媒消息指,此次京東物流上市籌資金額約40億美元(約310億港元),估值可達400億美元(約3,101億港元)。如消息屬實,京東系3次IPO集資資金近千億港幣。

京東物流是京東集團旗下,於2007年成立的內部物流部門,2017年宣布開始獨立營運。然而有報道指,京東物流的虧損曾經拖累京東集團業績數年。2019年4月,京東集團CEO劉強東曾發內部信稱,2018年京東物流虧損超23億元(人民幣,下同),這是京東物流第十二年錄得虧損。

不過,根據京東物流招股書,2020年首三季度,按照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京東物流的盈利為22.8億元,但經調整,2018年、2019年東京物流仍錄得虧損,分別為16億元、2.7億元。

此前,京東集團曾表示,在分拆交易完成後,京東將繼續間接持有京東物流50%以上的股份,京東物流仍將是京東集團的子公司。

自從2020年5月,美國參議院通過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規定,如果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連續三年無法審查在美上市外國公司的會計事務所報告,將禁止該公司在美國交易所進行交易,同時將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其是否受外國政府所有或控制,這些企業達不到要求就有被下市的可能。

之後,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的京東集團開始拆分回港上市。2020年6月18日,京東集團在港交所掛牌,集資資金逾340億港幣;2020年12月8日,京東健康在港上市,集資金額約300億港幣;加上此次的京東物流,京東系在港掛牌合計集資金額近千億港幣。

在京東集團積極的資本運作下,此前被京東集團分拆、計劃在A股創科版上市的京東數科亦被外界關注。據京東數科官網信息,其是以大數據,AI、雲計算及區塊鏈業務驅動為基礎的數字科技公司。

京東「跟黨走」 資本運作配合中共大計

資深投資人麥先生對《大紀元時報》說,在全球經濟復甦以及流動性充裕的背景之下,今年以來至上週五(2月19日),港股恆指的漲幅已經達到12.54%。因為有很多中國大陸的網絡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並非選擇A股上市,這些A股沒有的科技股受到投資者和南向資金關注。

據招股文件,京東物流將自身定位為「中國領先的技術驅動的供應鏈解決方案及物流服務商」。京東物流指,供應鏈技術是公司營運的基礎。

「財商天下」在節目「熱錢南下港股狂飆 北京策劃掠奪戰」中指出,中共有意而為,砸下來資金把香港股市托起來,好吸引國際資本「轉頭」。

此前,該節目亦分析指出,中共當局策劃對中國資本市場進行擴容,吸引國際資本買進人民幣資產,進入中國資本市場,而在中國大陸仍缺少優質資產的情況下,中共就要在香港股市打造的賺錢效應,就是「羊群效應」,也就是從眾心理。

京東系積極的上市集資的步伐,與中共當局的「資本擴容」大計不謀而合。不僅如此,在中共當局強調「民企跟黨走」的背景下,京東創始人劉強東也再度成為輿論的關注。

香港《南華早報》於2月21日披露,京東集團CEO劉強東在2018年曝出性醜聞之後,京東出現兩次人事變動,包括任命毫無經商經驗的中共官員擔任高管。報道引述內部人士消息說,這令劉強東穩住了其在京東的實權。

前青海省政協委員、民營企業家王瑞琴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曾表示,中共希望能將企業影響力牢牢握在手中,因此會安排企業加入由黨控管的各式組織,將其納入黨的管理之下。

香港經濟學家、財經分析師羅家聰此前在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說,這些回歸的中概股回來集資,就是中共要自己托市,但這也說明中共沒錢才要集資,而且是中共沒集到資,如果能集到資,也不用搞這麼多事了。

麥先生補充說,在這些交易中,從聯席保薦人看,都有華爾街和國際資本的影子,中美券商聯手,各分一杯羹。

據港媒報道,京東遞交給港交所的上市文件中表示,美銀證券、高盛、海通國際為京東物流上市的聯席保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