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共為了在香港重提23條惡法,接受任務上演「苦肉計」闖軍營的張漢賢,周一(22日)被爆出已於去年5月死於心臟病,比撐警李偲嫣提早半年「收工」。仔細對比他們被媒體曝光的為人和所作所為,發現他們不但在政治立場觀點接近,在私人生活上也有許多相同的特點和習性。

死時正值壯年階段

張漢賢和李偲嫣同樣在去年死亡,張漢賢47歲,李偲嫣56歲,死時都處於壯年階段。

2014年,張漢賢在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期間,闖入立法會大堂示威,被裁定違反立法會行政指令罪成,判囚一星期。張因不服定罪及刑罰上訴。2018年9月張漢賢缺席上訴聆訊,當時通知警方他正在台灣準備接受心臟手術,無法回港出席聆訊,因而被法庭發出通緝令。

據《大公報》去年5月24日指出,張漢賢在台灣期間,因一宗非禮流亡女手足案,被監禁兩星期後,於去年三月被台灣以非法居留為由遣返香港,並在去年五月疑似心臟病發作,在仁濟醫院搶救無效而死。不過他的官司一直沒了結,直到本周一(2021年2月22日)在高等法院處理,控方基於張漢賢已經身亡,且沒有法律代表,在不影響公眾利益的前提下,向法庭申請終止上訴,獲得法官批准。

而激進「藍絲」、撐警的李偲嫣去年12月16日當天突然在家暈倒,救護車送醫院急症室1小時後,證實死亡。有媒體報道她死於心臟病。在她死後,醫院做了初步檢測,發現她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

查看李偲嫣的Facebook個人專頁,最後的帖文時間是去年12月12日,內容狠批流亡美國的梁頌恒;當天早上,她還發文諷刺被加控「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表示應該儘快將黎送回大陸審理及判刑。沒想到4天後,她自己因為感染中共病毒猝死。

在《蘋果日報》報道李偲嫣死訊的新聞底下,有7百多網民跟帖發表意見,一面倒批評她是毒害香港的藍絲,說「港共無情,武肺有眼」。

網民「林森森」指出,李偲嫣在Facebook上貼出「下一個是誰」,原來是給她自己的死亡做預告,是「應有此報」。

網民「Marco So」引用電影《超人》中的台詞說:正義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同樣都當過藝人經理人

維基百科的資料顯示,2008年,張漢賢曾經出任廣州市海珠區國家稅務局主任科員,任職時間從2008年2月18日開始。不過後來張漢賢改為擔任香港嫩模蔡敏研的經理人。2013年3月份,香港網絡群組「我地係香港人,唔係中國人」的發言人陳梓進宣佈離開,張漢賢在當年4月份,安排蔡敏研用美人計迫使陳梓進返回,但最終失敗。張漢賢是該群組的發起人。

而據港媒報道,李偲嫣也曾經當過藝人的經理人。李偲嫣在1990年代,曾擔任香港著名藝人鄺美雲的經理人,但懷疑因金錢問題,解約收場,更一度破產。

香港親共組織「撐警大聯盟」創辦人李偲嫣建制派支持者。(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親共組織「撐警大聯盟」創辦人李偲嫣建制派支持者。(潘在殊/大紀元)

都有借錢不還的習性

據維基百科介紹,2004年,張漢賢曾經使用不合法手段取得民主黨黃成智一輛私家車的擁有權,並把這輛車賣到大陸,因事態嚴重,張漢賢被時任民主黨主席楊森要求離開民主黨。以後一直拒絕張漢賢申請成為民主黨員。

2010年,張漢賢曾在上水新祥街3號地下開設糖水舖名為「糖太宗」,但因經營不善欠下巨債,為了令自己能夠取回本金,游說兩位公民黨新界東黨員注資了近80萬港元,張隨即失蹤,同時搬離在上水的居所。幾年找到張漢賢,但他聲稱他們所注資的80萬港已經用完,而他每月只靠3萬港元的傷殘公援過活,已經沒有能力償還。

此外,張漢賢也欠「香港人優先」主席陳柏豪一共9,000多元港幣,張漢賢稱已經無力還債,要求陳柏豪申請張漢賢破產。

據《蘋果日報》披露,李偲嫣是建制派支持者,也是所謂的「正義聯盟」發起人,在25年間,至少有20次被人入稟追債或索償,包括地產商新世界和TVB。 近年李偲嫣因為金錢關係,與不少藍絲黨友鬧翻。

2016年,她被藍絲黨友指控虧空公款、管理賬目混亂,甚至借錢不還。「梁粉」(支持梁振英者)彭春娥曾經訴苦被李偲嫣騙去20萬元,「她周圍騙人錢呀,欠了過百萬呀⋯⋯」;另一藍絲史先生更稱,李偲嫣捉住他的愛國心「色誘」,3年借了超過80萬但不還錢,大罵李偲嫣是「殘花敗柳」、「一個cent都唔值」(一分錢都不值)。

有網媒曾經特意翻查法庭訴訟紀錄,發現原名為李豔青的李偲嫣,曾因為開出4次空頭支票而被民事追討,還有5次欠租和被收樓的紀錄。

張漢賢被疑多次執行中共任務

張漢賢對外自稱香港本土主義者及社運人士,是社運組織「香港人主場」和「香港人優先」的召集人。但外界根據他的言行,認為他是中共的特務,一直在香港執行中共的命令搞事。

據港媒報道,2013年10月,約12萬香港市民及香港電視員工遊行,想港府爭取發牌期間,張漢賢命令「香港人優先」成員招顯聰,在集會接近尾聲時衝上台並大叫「香港獨立」,試圖破壞和平請願活動。

2013年12月26日,張漢賢和招顯聰衝入中環的中共駐港軍營被捕。有港媒分析指,這是中共自編自導的雙簧戲碼,目的是為配合從新推出23條鋪路;而所謂「港獨」風波,其背後推手也是中共,因為眾所周知,當時香港社會並不認同港獨的主張。

張的身份被真正揭發是在2014年9月,當時中共人大否決香港真普選的訴求,香港社會醞釀的雨傘運動、罷課等公民抗命行動蓄勢待發,就在社會局勢十分敏感之時,張漢賢與手下以及青關會成員一起,身穿印有法輪功字樣的黃色上衣,冒充法輪功學員在銅鑼灣的法輪功真相點附近進行騷擾和破壞。當時法輪功學員報警,並向在場媒體表示張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而且張和黨羽所穿的黃上衣也有諸多破綻,與法輪功學員穿著的黃色上衣款式不一樣。

李偲嫣愛黨撐港警

《蘋果日報》指出,李偲嫣生前除了高調撐政府、反民主運動外,亦醜聞纏身,曾因參與立法會補選被廉政公署起訴,最後須簽保守行為;言行譁眾取寵的李偲嫣,是死忠「梁粉」(指支持前香港特首梁振英),經常狙擊泛民派人士,尤以社民連梁國雄、人民力量陳志全為甚。她參選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幾乎每場選舉論壇都會向二人發炮。

據大紀元的報道指出,李偲嫣近年在親共陣營中十分活躍,經常攻擊不同意見的人士,舉辦支持香港警察活動,並支持中共的洗腦教育。

2013年7月,林慧思老師因為不滿共產黨外圍組織滋擾位於旺角的法輪功真相點,而出言譴責騷擾法輪功學員的暴徒,其後林慧思老師遭到李偲嫣以18區家教聯會和家教聯會的身份聲討和狙擊。李的做法引起多區代表不滿,有代表投訴指聯會被人騎劫、被政治化,要求教育局方插手解決。

李偲嫣在2013年10月成立了所謂的「正義聯盟」,所謂正義聯盟,實情是發動反對爭取民主的雨傘運動。

2014年7月7日,李偲嫣又成立了「撐警大聯盟」,並於同年8月3日舉行撐警大遊行。

2015年5月2日,她曾以「學生妹」造型在中環遮打花園「跳飛機」,用腳踩踏泛民立法會議員的頭像。

2016年3月,她被指控虧空「正義聯盟」22萬款項,被罷免主席一職。同年,她以「正義聯盟」的名義參加立法會選舉,僅得二千九百多票大敗。

2018年10月,廉政公署落案起訴李偲嫣選舉舞弊。去年2月,案件獲律政司不提證供起訴,李獲准以2,000港元簽保守行為18個月。

張漢賢和李偲嫣都是親共人士,他們在香港這個舞台上,以不同的角色,完成中共交代的任務,不過,年紀輕輕就猝死。此種結局,是否值得其他親共港人當作前車之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