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公民高勝、何朝正、陳明玉等一行11人2月21日,到重慶市北碚區蔡家崗探訪維權人士肖成林,遭到看守他的黑保安阻撓刁難。

重慶公民劉高勝、何朝正、李學志、趙亮、郭興梅、李群、吳紹平、肖建芳、陳明玉、周永平、張興芳一行11人,21日來到肖成林的租屋處,因他長期被地方政府顧黑保安限制人身自由,他們專程來探訪肖成林,向他拜年,卻因為黑保安的阻撓,使得場面不太愉快。

高勝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到肖成林租住處時,正碰見2名看守肖成林的人尾隨來到其租屋處。那兩人蓄意和我們發生肢體衝突,並搶奪手機未果,態度極其兇惡囂張……」

重慶公民劉高勝、何朝正、李學志、趙亮、郭興梅、李群、吳紹平、肖建芳、陳明玉、周永平、張興芳一行11人,21日來到肖成林的租屋處,向他拜年。(受訪者提供)
重慶公民劉高勝、何朝正、李學志、趙亮、郭興梅、李群、吳紹平、肖建芳、陳明玉、周永平、張興芳一行11人,21日來到肖成林的租屋處,向他拜年。(受訪者提供)

黑保安阻撓不讓見肖成林。(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黑保安阻撓不讓見肖成林。(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設崗哨站長期「維穩」

據肖成林說,看守他的人一天12人分兩班,每班6人,另外4人在附近。

上個月重慶公民也曾來探訪過肖成林,黑保安一樣橫蠻無理,他們想帶肖成林外出,他們就是包圍著肖不讓他走。

危文元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說沒有看守他,但是我們要把帶出來的時候,又攔截我們。這個社會成了甚麼社會,欺負弱勢,打擊報復這些個弱勢群體,長期都是這樣。」

危文元說,「現在兩會來了,有很多人被看守著,這個維穩費不得了,就是解決我們的問題,我們都要不完的。他們就罩著這些維穩費,越穩越不穩。」

1995年,肖成林因政府違法強徵一筆65元農業稅開始走上上訪之路。2017年2月,他到北京新華門喊冤,被押回重慶後以「尋釁滋事罪」判刑3年。刑滿出獄後,他未曾有過一天自由日子,他租屋處外面有一間崗哨站,是用來給監控他的這些黑保安休息用的,當局似乎打算長期對他監控下去。

肖建芳被監視居住300天

長期被限制人身自由的還有渝北區的肖建芳,21日她跟著大家走訪重慶地區的訪民。

肖建芳說,「21日出去了的,今天不讓我去市信訪辦,上午去街道要求撤掉這些人。」

2020年4月29日,兩會期間,肖建芳被地方政府然人員從北京帶回來後,安排每天12人24小時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及監視居住,至今已300天。

2003年,重慶市渝北區政府聯合重慶市地產集團,強徵強拆肖建芳一家人賴以生存的土地和房產,至今未得到解決。2015年她還被以尋釁滋事罪構陷入獄2年4個月。每到重要會議期間,她就成為重點穩控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