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b」創辦人兼行政總裁在媒體節目中發出警告,說科技巨頭們的下一個目標是控制人類的身體與靈魂。有媒體爆料,社交媒體「Parler」的新任CEO欲推動召開的「州大會」,存在讓全球法西斯主義的資助者索羅斯改寫憲法的隱患,而備受質疑。

科技巨頭下個目標是奴役人類

在美國科技巨頭Facebook、Twitter、Google等科技巨頭公司繼續擴大對互聯網的控制;且在2020年美國大選期間、在前總統特朗普等待大選結果期間,均啟動嚴厲的言論審查,審核、刪除特朗普的推文、影片;此舉同時令支持言論自由的美國社交媒體「Gab」人氣爆棚,贏得保守派人士青睞。

2月20日,「Gab」創辦人兼行政總裁(CEO)安德魯·托爾巴(Andrew Torba)在前特朗普助手班農(Steve Bannon)《戰鬥室》(War Room)節目作客時發出警告,說科技巨頭們正尋求的下一個目標是創造一個「後人類種族」(post-human race),以控制人類的身體與靈魂。

「他們正在談論利用生物學提升人類種族。」「他們談論的是將晶片植入你(人們)的大腦。」

基督徒托爾巴說:「或者改變你(人們)的DNA,所有應用於人類生物學的這類技術。並試圖將其提升到——我想在他們看來——下一個層次,基本上使他們成為神,並將我們所有人,我們其他人,置於他們的控制之下」。

大科技公司想長生不老,想成為神,但上帝當然不會等閒視之,上帝將審判他們。「這不是陰謀論,也不是甚麼科幻電影。」托爾巴解釋說:「這是這些傢伙所專注的未來,將權力注入鞏固他們的權力,將所有的財富整合給他們,將所有的數據整合給他們。」

「後人類,他們用這種技術讓他們成為神,用這種技術奴役其他的人。」實際上,人們已在一定程度上被奴役了。托爾巴說,科技巨頭通過設備,通過人們在手機裏放的東西、數據及私人通信來進行奴役。

他們下一步想做的是奴役我們的生理,把其他人控制成數字農奴。

「面書CEO朱克伯格認為,他比我們其他人更優越,他有能力決定我們可以談論甚麼;誰在互聯網上有發言權;我們被允許談論甚麼;我們可以分享什麼超鏈結。我認為任何一個人都不應該擁有這種權力。」托爾巴強調。

托爾巴建議基督徒們一起努力,互相支持,擺脫矽谷與華盛頓特區的專制者及大寡頭的掌控。他呼籲基督徒退出目前被控制的金融界系統。

「你將被銀行禁止,你將被禁止進入互聯網。」托爾巴再次強調:「你需要做的是開始在Gab這樣的替代平台上建立賬戶,在當地銀行或基督教信用社開設另一個銀行帳戶。它們確實存在,你需要找到它們,並且需要立即建立更多的平台。」

Parler新CEO欲召開大會 讓索羅斯改寫憲法

當地時間2月21日,新聞網站〈國家檔案〉(National File)標題為《揭秘:Parler新CEO欲召開大會 讓喬治·索羅斯改寫憲法》的報道,引發外界關注。

據報道,「Parler」新任行政總裁(CEO)馬克-梅克勒(Mark Meckler)目前支持召開「州大會」;欲賦予喬治-索羅斯與其他利益集團改寫憲法的權力。

Parler創始人兼行政總裁(CEO)約翰·馬茲(John Matze)2月4日表示,Parler董事會在1月29日決定終止他的職位,他並未參與該項決定。

梅克勒現被任命為Parler的臨時CEO,目前掌管「州大會」(Convention of States)項目,亦是州大會公眾代言人,稱其是一所謂的「草根」組織;正致力於根據《憲法》第五條推動召開大會。索羅斯是其最大的主要支持者。

「州大會」將自己描述為「根據美國憲法第五條召開大會的全國性努力,僅限於提出修正案。對聯邦政府進行財政約束;限制其權力與管轄權;並對其官員與國會議員進行任期限制」。

但「預算與政策優先中心」的一份報告認為,對第五條會議進行限制是不可能的,因為各州無法控制會議可以討論與不可以討論的內容,且其他任何人均無法對會議進行明確的憲法控制。

報道引述1988年前首席大法官沃倫·厄爾·伯格(Warren E. Burger)的論點說:「無法有效地限制或壓制制憲會議的行動。制憲會議可制定自己的規則、議程。國會可能會試圖限制制憲會議的一個修正案或一個問題,但沒有辦法保證制憲會議會服從。」

「在制憲會議召開後,如果我們不喜歡制憲會議的議程,要想阻止制憲會議就為時已晚。」伯格強調。

2014年,保守派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亦表達相同觀點。他說:「我當然不希望召開制憲會議。」斯卡利亞說。「誰知道會有甚麼結果?」

另據2014年《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周刊報道,「全球法西斯主義的資助者喬治·索羅斯,正在向包括馬克·萊文在內的」頂級保守派聲音所推動的第五條運動注入數百萬美金。

報道說,因此「州大會」項目與喬治·索羅斯及其他左派倡導組織一起推動召開會議並不奇怪。認為一旦會議召開,他們很可能會推動把所有的憲法修正案擺上桌面。

眾多基層共和黨活動家向《國家檔案》證實,想不到任何辦法來限制第五條會議的範圍。

許多人擔心,索羅斯贊助的該項目將導致削減對現行憲法的保護,包括言論與宗教信仰自由、私隱權與合法擁有武器的權利。

此外,支持反共主義的保守派組織「約翰·伯奇協會」(John Birch Society)發言人質疑,梅克勒一直「堅稱『州大會』是由基層資助的一項行動,他的妻子是唯一的發展幹事,他們在自己的房子裏經營」。但現有稅務文件顯示,該組織給其員工發放高額工資;在「宣傳服務」、「籌款」與「支付有影響力的說客」(包括前參議員)上花費數千美金。

該發言人指:「這似乎與草根運作不相稱。」

Parler董事會由對沖基金億萬富翁羅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的女兒麗貝卡·默瑟(Rebekah Mercer)控制;她給共和黨捐款。

報道說,目前尚不清楚麗貝卡·默瑟出資並部控股Parler,為什麼選擇梅克勒作為臨時CEO。梅克勒則仍未在他Twitter的簡歷提到Parler,而是提到自己是「州大會項目的總裁」。

一些網民發推討論時說,美國「民主黨險惡,共和黨昏庸」,質疑「Parler亦被和平地演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