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北京,有一個常態化的短語,「陰霾鎖京城」,很多北京的朋友們在清晨時望向窗外,都會在心裏感嘆地說上一句「仙境啊仙境」,但是,不只是北京,在2013年時,「陰霾」成為了中國年度關鍵詞,那一年的1月,4次陰霾籠罩了30個省。

那這幾年,在高喊治理的口號下,中國的陰霾好些了嗎?答案是,沒有。在今年過年期間,中國大陸多地再次出現陰霾天氣,而北京的空氣污染比往年更加嚴重。據中國生態環境部的數據,2月11日到12日凌晨期間,中國有82個城市的空氣質量達到重度級以上污染,其中有42個城市更屬「嚴重污染」。

可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最大的污染大國,卻躋身世界,要在全球打造「氣候霸權」了。而且,中共還有本事一邊污染著世界,一邊還能受到環保人士的表揚,那以,中共是怎麼做到的呢?我們接下來的內容就來聊聊中共這個污染王是怎麼變身為「環保王」的。

在2016年時,中共加入了「巴黎協議」,這個舉動被認為是一箭四「雕」,哪四「雕」呢?這個我們稍後會提到。而當年,還在競選總統的特朗普曾說過,「巴黎協議」是中共的騙局,而且特朗普在就任後履行了競選承諾,退出了「巴黎協議」,那最近的消息大家應該都知道了,2月19日,專和特朗普唱反調的拜登政府宣佈重新加入「巴黎協議」。

中國的陰霾史,應該至少有七、八年了吧,亞洲開發銀行曾在一份報告中說,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 10 個城市之中有7個在中國。中國最大的 500 個城市中, 只有不到 1% 的達到了世衛組織推薦的空氣質量標準。

然而,不只是空氣了,更可怕的是,中國的大部份河流也已經被嚴重污染,而且無法飲用。就連中國的沙塵暴也曾飄洋過海到了韓國、日本。但是,中共在把中國變成全球最大的污染地之後,開始試圖引領全球的「氣候治理」。

中共污染世界,卻獲得讚揚

去年9月,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宣稱,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力爭在2030年達到峰值,並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一直以來,中共參與全球的「氣候」談判,不論是1997年簽署《京都議定書》還是2016年簽署《巴黎協議》,都試圖展示出一個看似「合作」甚至是「領導者」的姿態。像是中共黨媒人民網,還曾經自誇說,中國為達成《巴黎協議》作出歷史性貢獻,彰顯大國責任擔當。

儘管中國的污染嚴重情況世界有目共睹,但中共在「氣候」問題方面的承諾竟仍能獲得國際上某些人士的讚揚,聯合國副秘書長兼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埃里克·索爾海姆(Erik Solheim)曾在不同場合中表示,中共在全球生態環境議題中發揮了引領作用,做出積極貢獻。美國前副總統阿爾·戈爾(Al Gore) 也曾發表過這樣的言論。

可事實上,中共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卻在近20年來快速增長,已經成為世界上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國,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將近全世界的1/3。

我們來和美國做個比較,在2020年9月,美國國務院發表了一份報告,中國破壞環境事實清單 (China’s Environmental Abuses Fact Sheet),內容中指出,自2006年以來,中國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年度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的碳排放總量是美國的兩倍。在2005到2019年期間,北京與能源有關的排放量增加了80%以上,而美國與能源有關的排放量卻減少了15%以上。

美國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宣佈退出了《巴黎協議》,但是,美國的實際行動卻說明退出協議沒有影響美國的環保進程,碳排放量一直在降低,而中國呢,雖然表面上積極的加入巴黎協議,但卻明顯只是說的好聽,但是實際行動卻沒有。

簽署《巴黎協議》,中共「一箭『四』鵰」

中共做事基本都是基於無利不起早的原則,那麼,中共在氣候協議方面的積極表現是為了甚麼呢?

據《巴黎協議》的規定,在2025年之前,發達國家每年要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大約1,000億美元的援助資金,幫助它們在能源結構和工業化技術上取得發展和改進。中共可以繼續增加碳排放量,並在2030年達到峰值。

對於中共來講,簽署《巴黎協議》,可謂「一箭『四』雕」:一是可以獲得經濟方面的援助資金;二是可以繼續增加排碳長達10年之久;三是在國際上樹立環保的「大國形象」;四是打擊美國等主要資本主義國家。

中共之所以可以做到「一箭四雕」,有一個關鍵點是這些氣候協議對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需要承擔的責任進行了區分。

在國際氣候談判中,中共通過和發展中國家協商,採取一致行動,推動各國在氣候問題上承擔「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在中共的強烈堅持下,《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強調歷史上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主要來自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的人均排碳量仍相對較低;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排放中所佔的份額會增加,以滿足其發展的需要。

在這樣的框架下,中共可以以「發展中國家」的身份在氣候協議中享受諸多好處。有人比喻說,中共在2030年的碳排放先達到峰值後再減少排放,這個邏輯就像一個聲稱要棄惡從善的小偷說,要再偷十年的東西後,再逐年降低偷東西的量,直到2060年後再也不偷了。

很多人應該清楚,不是說協議一簽署,問題立即就改善了,國際氣候協議簽署後,就要看簽署協議的國家是否講信用,付諸實踐,而中共,說話不算話可是家常便飯。

美國天主教大學機械工程系教授聶森說,「『環境保護』和『氣候治理』是不同的領域的課題,雖然相關,但是兩者並不相同。」而「減碳」並不能完全代表「環境保護」,中共一承諾2060年要達到「碳中和」,就好似對環境保護做出了貢獻。這種概念上的混淆,讓中共這個全球最大污染地的政黨,竟然可以在國際上樹立起一個良好「環保」的形象。

中共借「氣候問題」打擊美國西方資本主義國家

氣候問題本身是一個龐大複雜的課題,涉及到天文、氣象、生態、海洋等諸多領域。氣候系統本身又含大氣圈、水圈、生物圈、岩石圈等許多相互作用的子系統,這其中有很多物理、化學和生物過程對人類來說仍然是遠未充分了解的領域。

當科學界對很多「氣候問題」還存在著重大的分歧的時候,政客們卻先於科學家就「氣候問題」下結論,並用此來作為達到某種政治目的的手段了。這也自然給了中共可乘之機。

通過推動各國對氣候問題承擔「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中共可以借「氣候問題」來打擊美國等西方資本主義國家。

以美國為例,《巴黎協議》要求美國在2025年前,把溫室氣體排放量降低到比2005年的排放量少26%至28%,相當於每年減少排放量大約16億噸。美國總統特朗普指出,《巴黎協議》以及它在能源方面對美國強加的苛刻限制,會使得美國到2025年丟失270萬個工作。到2040年,造紙、水泥、鋼鐵、煤炭、天然氣等行業會大幅減產,國民生產總值將下調3萬億美元,同時要丟失650萬個工業職位,而家庭收入將減少7,000美元,甚至更多。

這是因為,《巴黎協議》中對「減碳」的要求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對化石能源的使用從而增加整個社會的能源成本,對企業和家庭都會造成打擊。

但是「減碳」真的可以對全球「氣候治理」起到顯著的正面作用嗎?全球暖化真的是由人類排放二氧化碳導致的嗎?全球暖化是否真的會造成自然災難呢?對於這些問題,科學家並未形成定論。麻省理工學院(MIT)地球、大氣與行星科學系氣象學教授理查德•林德森(Richard Lindzen)曾表示,在「氣候問題」上,人們低估了大自然的影響。

聶森教授說:「人類活動排放二氧化碳、地球暖化以及自然災害,這之間存在著一個巨大的問號。如果人類一點化石燃料都不用,地球並不一定會不暖化,因為大自然本身的作用,比如太陽光照射、雲的形成等等也會對氣候變化、地球暖化帶來影響。」

《華爾街日報》(WSJ)曾在2012年發表題為「無需對全球變暖造成恐慌」的文章。文章說,科學界並沒有對「減碳」作法有充足的論證,不少科學家質疑人類活動會導致全球變暖的說法。中國工程院院士李佩成也提出,全球氣候一直在變化,氣候變化的動力主要在天在地而不是人。

可是政客們並沒有心思嚴謹地探討「氣候問題」,而是抓住時機,一旦有了打擊政治對手的工具,肯定會被充分利用。中共就是一個典型。@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