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新華社報道《習近平:勇攀科技高峰 服務國家發展大局 為人類和平利用太空作出新的更大貢獻》。報道稱,政治局常委全體共同會見探月工程代表、參觀月球樣品和探月成果展覽,但中共的探月工程真的為了和平利用太空嗎?

探月工程有甚麼前景

習近平的現場講話中,高調肯定成就,讚揚「新型舉國體制優勢」,服務「發展大局」,但是始終沒有解釋到底為了服務甚麼樣的「發展大局」。在會見和參觀過程中,也沒有人能匯報,探月工程到底能帶來甚麼樣的和平利用太空的前景、或科技轉化。

習近平也僅稱,探月工程是「航天強國建設徵程中的重要里程碑」,對「航天事業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難道中共砸大錢的探月工程只是為了展示「強國」形象,單純為了政治宣傳嗎?

習近平在講話中要求「繼續發揮新型舉國體制優勢,加大自主創新工作力度」,這應該算說了實話。中共目前的探月工程,有多少是真正的自主創新呢?

冷戰時期,美蘇展開太空競賽。1959年,前蘇聯的月球1號登陸月球失敗;之後,從1966年至1976年間,有12艘前蘇聯和美國的太空飛行器著陸月球。1969年,美國的阿波羅11號首次載人登陸月球,取得了月芯標本和22千克的月表岩石標本。1970年,前蘇聯的月球16號探測器也在月球採樣返回。1972年,美國的阿波羅17號第6次登月,收集了最多的111千克岩石標本。1976年,前蘇聯的月球24號最後一次採樣返回後,始終無法載人登陸月球,月球探索的競賽宣告結束。

美蘇耗費巨資的月球探索,更多是冷戰競賽的一部份,結果證明並無太多的實際意義,最終各自偃旗息鼓。美國的航天技術獲得了部份轉化,前蘇聯是否真正獲益就很難說。之後長達40多年裏,發達國家都再也沒有後續計劃,也證實並無中共所說的有多大和平利用的價值。中共散佈的當然是一個謊言。

技術創新還是遭遇瓶頸

探月和登月早就不是甚麼新鮮事,中共的探月更算不上甚麼創新,至於能否帶來所謂的技術轉化也一目瞭然。中共可以模仿前蘇聯的技術開展探月項目,但卻造不出大飛機,各大航空公司仍然要不斷從美國波音公司或歐洲空客公司大量進口飛機,中共的航天技術沒能真正轉化成急需的航空技術。那麼中共的「發展大局」又是甚麼呢?

2020年12月17日,中共的嫦娥五號才第一次從月球採樣返回,採樣比美國晚了51年,載人登月無疑將會更晚,能否實現也是未知數。前蘇聯始終沒能實現載人登月,中共的模仿似乎也走到了盡頭。

前蘇聯曾實現了太空載人飛行,並獨自建立了大型空間站,之後的俄羅斯沒有財力支撐、無法繼續。中共模仿的技術,至今無法長時間維持一個正常運作的空間站,又怎麼和平利用太空呢?

美國當然會拒絕與中共的合作,俄羅斯、日本、歐洲也都沒有答應與中共在太空的進一步合作,中共始終無法與國際太空站的合作沾邊。因此,習近平才說,要加強「國際合作」,表明中共的「航天事業」遇到了瓶頸,「發展大局」受阻,從前蘇聯獲得的技術還沒能全部吃透,自主創新就更無從談起了。

中共想利用太空破壞和平

世界各國如此防備中共,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的「航天事業」根本不是甚麼和平利用,而完全是軍事目的,完全要破壞和平。中共真正關心的是太空武器技術,並無真正的興趣進行甚麼太空探索。

2015年12月31日,中共軍隊成立了一個新的軍種——戰略支援部隊,習近平親自授旗,並宣稱一隻新型作戰力量正式成立。這個部隊中最大的一個分隻,就是航天系統部,下屬的機構至少包括: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解放軍第二十試驗訓練基地)

中國核試驗基地(解放軍第二十一試驗訓練基地)

中國洛陽電子裝備試驗中心(解放軍第三十三試驗訓練基地)

中國衛星海上測控部(解放軍第二十三試驗訓練基地)

中國太原衛星發射中心(解放軍第二十五試驗訓練基地)

中國西安衛星測控中心(解放軍第二十六試驗訓練基地)

中國西昌衛星發射中心(解放軍第二十七試驗訓練基地)

中國空氣動力研究與發展中心(解放軍第二十九試驗訓練基地)

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

北京跟蹤與通信技術研究所

航天研發中心

工程設計研究所

電視藝術中心

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航天工程大學

解放軍航天員大隊

戰略支援部隊航天偵察局

戰略支援部隊的正式成立,才令外界最終證實,中國大陸所有的航天領域實際一直都掌控在中共軍隊手裏,連所謂的「軍民融合」都直接省略了。北斗衛星系統,也在這支部隊的掌控下,哪個國家要用,也就都在中共軍隊的監視之下。

中共自始至終就根本沒有和平利用太空的願望,中共的「航天事業」完全是為了打造太空武器,也就難怪無人願意合作了。

中共政治局常委們集體參觀探月成果,主要是為了政治宣傳,但模稜兩可的講話或報道,卻洩漏了實情。只有中共解體,太空和平利用和探索才真有機會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