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註:非裔作者馬克·利特爾(Marc T. Little)是CURE America Action, Inc的執行董事,他在商業和經濟發展領域、公民參與、法律政策和教育方面都起了積極的作用。

作為一名洛杉磯的黑人律師、基督教牧師和教育領袖,我對那些打著「平等」的旗號,卻針對黑人家庭和孩子進行欺騙和心理操縱的行為感到震驚,加州教育部(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Education)和教師聯盟(teachers union)正在推廣「黑命貴」BLM(Black Lives Matter)課程,他們從學前教育就開始向黑人兒童們灌輸一種觀念,即性別是(自己)基於感覺或認知的選擇。

在BLM課程的一張彩頁上說:「每個人都有權利通過傾聽自己的心靈和思想來選擇性別,可以選擇是女孩或者男孩;或者兩者都是;或者兩者都不是;或者是別的性別,而別人不能為他們選擇。」 這一觀點非常令人困惑,特別是對年幼的孩子們來說,更是如此。

作為一名律師,我看到了他們如何通過語言策略(使用「或」字)踐踏了父母的權利。根據加州學區(California school districts)提供的關於AB1226法案的問答錄,只需一名「健康工作者」就可以確認兒童的性別,兒童的年齡和父母的意見都不會被考慮。

加州教育部表示,一旦該「健康工作者」確認了孩子的性別,學區就不能再質疑確認的結果,教師必須使用孩子喜歡的代詞(無論是ze、hir、they、tree、xe、per中的哪個);因為根據加州教育部2019年的健康框架(2019 Health Framework)和美國幼兒教育協會NAEYC(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ducation of Young Children),性別是可以不斷變化的。

這個從學前班至三年級(PreK-3rd grade)的性別轉變課程,得到了美國教育工作者協會(National Educator』s Association)和加州學校管理協會(Association of California School Administrators)的支持,並通過人權運動(Human Rights Campaign)組織在各學區推廣。(人權運動組織是美國最大的LGBTQ宣傳和政治游說團體,致力於保護和擴大LGBTQ的個人權利。)

黑人兒童成為性別混淆(教育)針對的目標,一些卡通片被冠以「教學寬容」的理由,得到了加州教育部和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的認可。由於這些卡通片在網上是免費觀看的,所以被許多學區用作於遠程學習的教材,並針對黑人兒童介紹「不符合性別」(「non-conforming」genders)概念和青春期阻斷劑。

許多黑人父母以為這個多元化(Diversity)課程能提升黑人兒童的質素,但BLM課程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讓黑人兒童質疑自己的性別。一旦孩子對自己的性別說「不確定」,他們就會被歸入「LGBTQ +」的類別;其中Q表示酷兒(Queer)或「質疑」,孩子們將在「可信任的成年人」輔導下,在學校通過性別表達方式來「探索」或「實驗」自己的性別。

與此同時,正當我們的黑人孩子們被灌輸性別可改變的概念時,學區與那些為未成年人提供諸如青春期阻斷劑或激素治療等醫療服務的機構建立了夥伴關係。該合作是在諒解備忘錄(Memorandums of Understanding)下通過多層次支持系統完成的,計劃生育(Planned Parenthood)和兒童醫院等提供性教育或心理健康諮詢的機構,也會提供醫療服務,而加州的許多家長對這些都不知情。

教師工會同樣支持「無限制性別」觀點以及削減父母的權利,他們還在2020年1月通過了一項政策,規定兒童可在未得到家長同意的情況下進行變性治療。根據《跨性別者和非二元性別者的基本和性別確認護理指南》(Guidelines for the Primary and Gender Affirming Care of Transgender and Gender Non Binary People)中所述,以及內分泌學家的說法,這些變性治療並沒有得到FDA批准,而且會導致絕育和其它健康問題。

眾所周知,墮胎是造成美國黑人死亡的第一大因素,這已經夠糟糕了,但現在瑪格麗特·桑格(Margaret Sanger)的黑人優生學計劃(Eugenics Negro Project)正以一種新的形式,打著生育正義(墮胎權)(Reproductive justice)、公平(Equity)和同情的幌子,對我們的孩子進行絕育,並且黑人父母們掉進了這個陷阱,這是最悲哀的。

加州是美國國家政策的孵化器,這種有害和扭曲的同情心是故意設計(或未經設計)來威脅美國下一代持續穩定的,並且正在來到您附近的學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