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警告,中共近年來在老撾大力發展「一帶一路」項目,恐使老撾掉入「債務陷阱」,進而受制於北京。其中耗資60億美元的鐵路項目不僅加劇了老撾的債務負擔,且效益也難以預測。中方的可行性研究被指包含不切實際的假設。

據《南華早報》報道,作為最大的貸方和投資方,中國(中共)通過785個項目向老撾投入了超過120億美元,鎖定項目涵蓋經濟特區、工業園區到大型基礎設施。

耗資60億美元的中老鐵路 可行性備受質疑

報道稱,中老鐵路項目是中共在老撾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中國投資項目。這條價值60億美元的鐵路於2016年開工。據報,現已完成了90%,萬象—萬榮(Vientiane-Vang Vieng)段預計將於12月開通。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國際事務教授Selina Ho說,儘管因疫情而延誤,但預計鐵路將如期完工。Ho補充說,儘管有人批評說,對老撾普通民眾來說,車票將會太貴,而且市場太小,不適合如此規模的投資,但老撾還是決定繼續修建這條鐵路。

Ho說,項目的可行性研究是由中方執行的,北京的理由是老撾沒有能力進行此類研究。而這個可行性研究因包含不切實際的假設和過於看好客運和貨運預測而飽受批評。

Ho表示,包括日本在內的其它主要強國都不願意接受這個項目。

澳洲國立大學(ANU)克勞福德公共政策學院高級講師 Keith Barney 說,老撾需要就鐵路如何推動投資和收入制定積極和切實可行的戰略,比如建設和運營倉庫和倉儲設施,組織運輸和供應鏈,以及解決移民和簽證管理問題。

Barney指,危險的是,老撾政府將只會邀請中國投資者在鐵路沿線建立一連串的特區,這些特區將成為老撾新的中國飛地。老撾已經存在的與中國有關的賭場飛地。

昆士蘭大學名譽歷史學教授 Martin Stuart-Fox 直言,這條鐵路將增加中共在東南亞的滲透,並可能增加已經在大量流入老撾尋找商機和老婆的中國移民。

紐約長島大學經濟系主任 Panos Mourdoukoutas 教授2019年7月在《福布斯》上發文,披露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存在的三大問題:1)在經濟上不可行;2)它們是以誇大的成本被建造;3)讓合作國背上沉重債務。文章說,這給合作小國帶來很多造價昂貴卻不實用的「白象」工程,而中共運用賄賂手法來推廣「一帶一路」項目。

中共在老撾的大壩項目缺乏創收能力考量

除了鐵路項目外,中共還資助老撾在湄公河及其支流上修建大壩。荷蘭國際水利環境工程學院副教授 Susanne Schmeier 表示,此舉已經引起柬埔寨和越南等下游國家的重大擔憂,他們擔心這些大壩會造成洪水和乾旱,阻礙魚類洄游路線,從而影響糧食安全和生計。

Barney 說,老撾承擔了太多的大壩項目,卻沒有充分考慮到其創收的能力,也沒有考慮到是否存在一個有效的電力市場和將電力輸送給客戶的基礎設施能力。

「中國投資者和中國的政策性銀行對這種局勢也有不小的責任。」Barney 說。

老撾恐陷入債務陷阱

分析師警告說,中老鐵路和其它中共投資一起,最終可能讓老撾掉入債務陷阱。

各種估計顯示,中共在老撾的投資超過100億美元。根據澳洲洛伊研究所的研究,這約佔老撾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5%。

信用評級機構表示,老撾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債務困擾和主權違約風險——這些問題因中共病毒大流行和電力部門債務纏身而加劇。該國的外匯儲備已經將低於10億美元,低於該國每年的需要償還的債務。

去年9月,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老撾已向其最大的債權人中國尋求可能的重組建議。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老撾認為這種重組確實是必要的,它可能會發現除了讓中共更多地獲得老撾的能源和自然資源之外,幾乎沒有其它選擇。

施邁爾說,這甚至還可能使得老撾做出政治讓步。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及其領導的政府極力反對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前副總統彭斯指那是條約束他國的「不歸路」,是中共擴大全球影響力的「債務陷阱外交」。特朗普政府譴責,「一帶一路」使合作國家通過向中共借款來支付中國承包商的工程,建造合作國無法負擔的基礎設施項目。當合作國無法還債時,中共就會趁機掠奪他們的戰略資源。

「一帶一路」的重點攻堅國家斯里蘭卡向中共貸款了數十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由於資不抵債,斯里蘭卡2017年不得不將該國南部的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深水港(Hambantota)及周邊15,000英畝土地轉租給中國,租期為99年。此舉引發國內大量的譴責和抗議,抗議者表示國家主權已經遭到侵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