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原做空少的傭仔已轉行做全職插畫師快一年了,去年疫情的出現導致航空業大量裁員,傭仔也無奈成為其中的一員。去年3月,他脫下制服,結束了5年的飛行生涯。當初「傭仔」這一形象的誕生,也是因為做空少的經歷而出現:「傭仔是七成的我,我加入航空公司,在飛機上發生的事情,加入航空公司的心路歷程,飛機上發生的趣事,下班之後,我就會在機場拿畫板出來,畫完才會搭車回家。」如今的傭仔,已經更為成熟,從「空中飛傭」的單一角色,發展成「傭仔日記」,變得更加生活化,在更多不同的領域發光發熱。

對於傭仔而言,創作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希望一切都圍繞創作而生。(陳仲明/大紀元)
對於傭仔而言,創作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希望一切都圍繞創作而生。(陳仲明/大紀元)


傭仔為《大紀元》創作的漫畫。(陳仲明/大紀元)
傭仔為《大紀元》創作的漫畫。(陳仲明/大紀元)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的傭仔,自小對畫畫就頗感興趣,曾在廣告、設計公司工作過的他,並不喜歡「坐定定」的文職工作。熱衷旅行的他選擇了做空少,在工作中發掘樂趣。因有畫畫的功底和興趣,很快他在飛行生涯中找到了自己的消遣方式,將自己在旅途中、生活中經歷的趣事,以漫畫形式記錄下來,放在社交媒體上與眾人分享,「傭仔」逐漸被更多人認識,5年間累積了約5萬粉絲,還出了多本漫畫書。但畫畫對於他來說,始終是興趣愛好,沒有想過要成為全職插畫師。


傭仔曾出版多本漫畫書。(陳仲明/大紀元)
傭仔曾出版多本漫畫書。(陳仲明/大紀元)

疫情重創航空業,傭仔無奈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現實生活中的他一度迷茫:「一開始很不習慣,很怕很擔心,沒有了穩定職業,怕沒有收入。」對於自己多年經營的「空中飛傭」專頁,他也想過放棄:「因為我以前是畫空少的內容,講航空的故事,我覺得我的粉絲是航空界或者喜歡旅行的人,我沒有了這個主題,畫甚麼好?還有沒有人看?他們會不會不再追蹤我?」


疫情重創航空業,傭仔無奈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現實生活中的他一度迷茫。(受訪者提供)
疫情重創航空業,傭仔無奈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現實生活中的他一度迷茫。(受訪者提供)

決心轉型 全職投入插畫設計

傭仔的擔心和顧慮很快就煙消雲散,他筆下的人物形象也和他一樣,脫下了航空公司的制服,換上便裝,重新出發。傭仔比以往更加努力,毛遂自薦,尋覓不同的廣告合作機會。傭仔沒有想到漫畫人物轉型後會更受歡迎:「我畫的題材廣泛了很多,有些品牌跟我合作,以前覺得這個卡通人物穿著制服,好像是幫這間航空公司做宣傳,還有顧慮是否合作,現在這些公司沒有這個顧慮,覺得我創作的這個角色不只是講旅行的,不只是講航空的,其實都可以很多變化的,反而會多了很多機會!」

此時卡通人物「傭仔」的世界更加豐富,融入在居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傭仔」的卡通形象化身在不同的產品中——口罩、筆、襟章、利是封、明信片、匙扣、月曆等等。「傭仔」到訪的地點也不僅僅侷限在飛機上,他的足跡來到老人院、餐廳、市集,用積極正面的故事激勵大家。


近日在南豐紗廠舉辦的「白紙市集」,傭仔受邀創作一系列作品成為市集佈置的一部份。(受訪者提供)
近日在南豐紗廠舉辦的「白紙市集」,傭仔受邀創作一系列作品成為市集佈置的一部份。(受訪者提供)


傭仔在「白紙市集」中的攤位。(受訪者提供)
傭仔在「白紙市集」中的攤位。(受訪者提供)


每年傭仔都會創作一本月曆,今年以「疫市旅行日記」為主題。(陳仲明/大紀元)
每年傭仔都會創作一本月曆,今年以「疫市旅行日記」為主題。(陳仲明/大紀元)

畫畫為社會傳播正能量

疫情蔓延下,各大安老院舍暫停探訪安排,電台主持Nicole找到傭仔,提出想在聖誕節做一個活動,聯同品牌ChargeSpot與香港盲人輔導會,為九龍盲人安老院視障院友送上溫暖。熱心的傭仔一口答應,承擔起設計的工作,以芬蘭、德國、澳洲、日本、菲律賓五大特色聖誕旅行為主題,畫出不同的場景,特別選用繽紛的色彩,讓輕度視障的院友除了聽聲音外,也能感知溫暖的色彩。他設計出聖誕心意咭,配合五大特色聖誕旅行主題,在幼稚園及小學生聖誕心意咭填色設計比賽中擔任評審,將孩子的愛心和長者們聯繫在一起。


傭仔(左)近日與電台主持Nicole(右)合作,為九龍盲人安老院視障院友送上溫暖。(陳仲明/大紀元)
傭仔(左)近日與電台主持Nicole(右)合作,為九龍盲人安老院視障院友送上溫暖。(陳仲明/大紀元)

傭仔對於這次合作感到非常滿意,他沒有想到自己的畫作,能以不同的形式為社會貢獻力量。看到小朋友們在自己漫畫的基礎上填上的色彩,變成一個新的演繹,他也頗感欣慰。


傭仔為安老院的活動承擔起設計的工作,推出系列聖誕心意咭。(陳仲明/大紀元)
傭仔為安老院的活動承擔起設計的工作,推出系列聖誕心意咭。(陳仲明/大紀元)

堅持原則 廣告有所為有所不為

轉型全職插畫師後,傭仔的收入也變得浮動,不像過去做空少那樣穩定,很多做廣告的機會需要自己去爭取。在他眼中,並非所有廣告他都會接:「我自己有兩個原則會堅持,第一個是不會做借貸以及過於吹捧某產品的廣告,第二是我想把心思專注在我的畫畫方面。」

傭仔明白每次自己的創作或幫忙推廣某個事物時,承載著粉絲們對自己的信任:「有的產品我判斷不到質量的,我就不會做,雖然這些合作會來一些收入,但是作為一個網上的我的粉絲,可能他們真的會,我講甚麼他們就信。我覺得我有責任選擇我幫忙宣傳的內容,譬如借錢的廣告,我覺得如果這件事不好的話,都不會勉強說它好。」

談到自己所堅持的第二個原則,便是他想踏踏實實做好自己擅長的工作,而非三心二意盲目尋找不同的方向:「當我有越來越多不同的合作時,有人會邀請我拍微電影等等,但我會定位自己是插畫師,我做這件事是因為我喜歡做這一行。」他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嫁給了畫畫」,對於他而言,創作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希望一切都圍繞創作而生:「我希望我可以繼續一年出一本繪本,因為我從小到大都很喜歡做畫畫這件事,而做到『插畫師』這個名銜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我覺得當我是一個插畫師的時候,會很喜歡這樣的自己,我就會繼續做這件事。希望可以在未來有一個小小的展覽,我的畫可以展示出來,這個就是一個小小的夢想。」

*********

傭仔透過今次職業的轉型,體悟到在任何時候都不要輕易放棄,世界其實很大:「有很多朋友面臨失業的問題,其實可能很多東西你以前覺得,我就是做這行,或者我就是做這件事,這樣你會不夠膽去試。其實可能放下以前你的觀念,你闖出去之後,你會發覺原來世界很大,不只是以前自己想的這樣。」◇

 

喜歡旅行的傭仔在澳洲。(受訪者提供)
喜歡旅行的傭仔在澳洲。(受訪者提供)


傭仔做空少時飛行的日常,如今已成為過去式。(受訪者提供)
傭仔做空少時飛行的日常,如今已成為過去式。(受訪者提供)


傭仔曾出版散文作品《追夢不傭易》,講述做空少時的心路歷程。(受訪者提供)
傭仔曾出版散文作品《追夢不傭易》,講述做空少時的心路歷程。(受訪者提供)


傭仔透過今次職業的轉型,體悟到在任何時候都不要輕易放棄,世界其實很大。(受訪者提供)
傭仔透過今次職業的轉型,體悟到在任何時候都不要輕易放棄,世界其實很大。(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