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大多數留港的市民來說,未來最重要的,便是如何抵制中共對你孩子的洗腦。

一個人一生最重要的作品,是你自己的孩子。你不但把他生下來,還要把他養他,還要把他教育成人。你是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你的孩子就會成為甚麼樣的人。

把孩子教育好,你就完成了自己一生最重要的志業,你可能有機會自我實現,也可能沒有機會,但只要把孩子教育好,你就可以對得起自己了。

中共要改變香港,一定要改變香港人,中共已經沒有辦法改變目前這兩三代香港人了,所以中共把希望寄託在改變我們的下一代身上,為此,洗腦教育便是往後香港人不可不面對的事。

中共對洗腦教育有豐富經驗,有數之不盡的手段,在大陸他們就是這樣做的。他們手上有權,有法,有行政措施,普通市民很難正面去抵擋,因此如何更聰明﹑更有韌性﹑更細緻地去應對,便是留在香港的手足們要思考的事。

香港人有那麼容易被洗腦嗎?比起大陸人,我們有更多抵制洗腦的有利條件。首先香港有百年自由的環境,我們有崇尚自由﹑愛護自由,為自由不惜一切代價的傳統,這種傳統深植在我們的骨髓裏,沒有人可以剝奪。

其次,在當下的法治環境下,除了國安法覆蓋的部份,我們還享有不少自由的範疇,在這些地方,仍然可以讓我們的思想自由馳騁,行動有相當程度的自由空間。

再其次,香港目前還有資訊自由,網絡未受管制,世界各國的資訊仍舊在香港自由流通,全面禁網和焚書有損香港的國際地位,在可見的將來,資訊自由尚有機會維持。

最後,自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自由的訴求更加深入人心,經過一年多的抗爭,我們更堅定自己的政治訴求,更不輕易放棄維護自由的決心。

我們把孩子交給學校,原本是基於對一個教育制度的信心,我們不會擔心孩子在學校裏受到不良影響,相信他們身心會得到正常的發展。但從今以後,這份信心要變成擔心,就是我們不知道學校會教給孩子甚麼知識,灌輸甚麼思想,我們要時刻留意孩子的言行,觀察他們性格的變化,留意他們對日常生活產生的微妙反應。

現在我們還不知道中共如何實施洗腦,他們灌輸一些甚麼謬論,我們要更用心對孩子進行正向的教育,引導他們多讀一些課外書。很多世界著名的童話裏,都包含善良積極的理念,都有對邪惡社會現象的揭露和批判,這些人生的初階教育,是課本上無法提供的。

對孩子的教育要注重言傳身教。父母怎麼說話,怎麼做事,孩子都看在眼裏,有機會的話,應該隨時向孩子解釋,你的理由是甚麼,依據在哪裏,有甚麼好處,有甚麼惡果。不要小看這種隨時隨地的溝通,孩子們很精靈,他們都會記在心裏。

此外,應該鼓勵孩子建立獨立思考的習慣,大小事都和他交流討論,對他的看法給予尊重,讓他保留自己的意見。孩子養成討論問題的習慣,敢於堅持自己的看法,他在課堂上就敢於向老師提出問題,敢於和老師爭辯。

洗腦最怕的是討論,最好是孩子甚麼都不問,全盤被動接受,不斷重複,讓那些錯誤的觀念潛移默化佔據孩子的心靈。孩子敢於發問,敢於堅持自己的看法,這對洗腦工程就是無形的抵制,就是一種預防針。

孩子養成討論問題的習慣,就敢於質疑成年人的世界。世上沒有甚麼權威是不能質疑的,質疑不是虛無主義,不是自我中心,質疑是對所有眼前的現象和理念的拷問。正確的觀唸經過質疑會屹立不倒,不正確的觀念一經質疑就會瓦解。經過你質疑的觀念最終還站得住,那就是真理,就應該服膺它。

還有,父母親應該帶孩子多參加一些社會活動,去看一個展覽,參加一種活動,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聚會,無拘無束交談。孩子會從父母親的社交活動中,接觸很多陌生的話語和觀念,這些無形的影響,有助他們人格的塑造。

反送中運動中,很多父母帶孩子參加遊行。有一次,一個四五歲的孩子,站在天橋上引領遊行隊伍喊口號,那個場面真是令人感動。這種參與將在孩子幼小的心靈留下深遠的影響,啟發他們確立一生受用不盡的理性和感性。

你和一個邪惡的政權爭奪你的下一代,如果你甚麼都無所謂,把孩子交出去了事,日後你將得到一個和自己離心離德的孩子,那時你要後悔就來不及了。

孩子是你一生最重要的作品,孩子被洗腦,證明你的一生失敗,你不想失敗,就要看緊自己的孩子。#

——作者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