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拜登在G7領導人會議講話之日,中共又大尺度試探,派出4架殲-16、4架殲轟-7、1架運-9騷擾台海。G7領導人會議並未展示對中共的強硬,也沒有提出具體的共同應對之策;美國國防部長與北約國家的會議,對中共傳遞的信號也力度不夠,中共再次加大了挑釁尺度。2月20日,中共又派出2架殲-10、2架殲-16、4架殲轟-7、2架轟-6K、1架運8騷擾台海。

這幾天G7領導人會議和相關的軍方會談,如何共同應對中共的挑戰,是外界關注的一大焦點。中共此時的挑釁、測試升級,目標已經主要不是在台海,而是直接針對美軍。

近期美軍動作強度並不小,但美國新任總統拜登的態度卻很含混、低調,美國新任國防部長的第一次公開亮相也沒能展示出對中共的足夠強勢,沒能令中共高層消除誤判,反倒認為有機可乘,開啟了新一輪的軍事挑釁。

中共被迫從印度邊境撤軍後,試圖用勝利宣傳來掩蓋戰略收縮,就是想全力應對美軍。2月17日,美軍驅逐艦駛入南沙海域後,中共罕見沒有聲明抗議,但2天後,2月19日卻在台海出動9架戰機;2月20日再出動11架戰機。按照台灣國防部繪製的飛行路線,這些飛機僅僅象徵性飛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的邊緣,更多地接近巴士海峽。這兩天,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恰恰從南海經巴士海峽進入菲律賓海,中共戰機的出動,亮出了針對美軍航母的姿態,直接挑釁美軍的信號更明顯。

2月20日,新華社還專門報道,習近平批准、中共軍委印發《關於構建新型軍事訓練體系的決定》,稱「全軍要貫徹習近平強軍思想,貫徹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堅持聚焦備戰打仗,堅持扭住強敵對手……提高訓練水平和打贏能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

新華社的這則報道,與中共戰機的挑釁相呼應,高調聲稱要「扭住強敵對手」,公開與美軍叫板。這與中共一直重複的「不衝突、不對抗」,「防止誤解誤判」完全相反。

美軍近日強勢威懾,中共僅僅消停了幾天,中共高層就又開始挑釁,與美國新政府的模糊態度應該不無關係。

2月19日的G7領導人會議上,討論了諸多議題,但美國新任總統拜登並未像之前所說,與盟友商討共同針對中共的策略。會議的大多數時間都在討論疫苗分配、氣候協議、貿易、社交媒體、東京奧運會,僅提到了中共一次,即針對中共的非市場導向政策和行為,將在共同應對方式上相互諮詢(will consult with each other on collective approaches to address non-market oriented policies and practices)。

這樣的信息,無疑會令中共產生誤判,很可能認為美國和西方無暇顧及,甚至可能認為在示弱。不僅如此,2月16日,拜登面對CNN提問,稱「如果你對中國歷史有所了解的話,中國一直以來……當中國受到外部世界傷害的時候,就是他們在國內沒有統一的時候。所以,習近平的中心原則就是,必須要有一個統一的、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國。基於這一點,他採取了那些行動並將其合理化」。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馬上評價說拜登在呼應「中共的宣傳」。

拜登還說,「從文化上看,不同國家有不同的規範,每個國家和他們的領導人都期望遵從」,參議員比爾‧哈格蒂(Bill Hagerty)發推特說,「為甚麼我們的總統要為中共的掠奪行為找藉口?」

美國新任總統的表態似是而非,很可能令中共高層決定再次試探、挑釁。美國新政府實際也在迴避疫情追責,2月18日,新華社報道《華春瑩就病毒溯源問題三問美國》,直接向美國甩鍋。

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奧斯丁與北約國家的對話,是他的首次公開亮相。在他的號令下,美軍對中共的威懾動作繼續保持了強勢,但他的公開發言卻不夠強勢。雖然他也談到了中共的威脅和挑戰,但強度明顯不足。

他的前任埃斯帕曾公開說,準備與中共「打一場高烈度戰爭」,並「取勝」,新任美國防長的首次公開談話,給中共傳遞的信號明顯減弱,相比之下,北約秘書長針對中共威脅的態度似乎更堅定。這當然也會令中共高層誤判。

看來,美國新政府、新任國防部長對中共的了解還不夠徹底,與中共對抗的信號還不夠強烈,沒能令中共高層真正退卻,還又一次發起了挑釁。若美國不能及時總結、迅速調整,中共還會誤判、挑釁還會持續,可能會製造更多麻煩,衝突的風險也會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