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衛調查組否認病毒實驗室起源後,一位德國物理學家和一位基因學家更堅信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同樣的證據來源卻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在武漢肺炎(COVID-19,簡稱武肺)爆發一年餘,危害全世界未停歇的病毒其來源再度成為世人關注的焦點。而更多的線索曝光,也讓世人了解武漢肺炎起源地和病毒的爆發時間。

梅茨堅信病毒來自實驗室

《法國觀點周刊》採訪世界知名的基因學專家梅茨(Jamie Metzl),世衛調查團的中國之行,使他更堅信,這波疫情的冠狀病毒SARS-CoV-2(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梅茨是世衛組織的顧問,也是美國總統拜登的親近人士。

梅茨指出,世界衛生組織(WHO)調查團去中國調查武漢肺炎病原體,無論專家團體的組成或是在中國的調查方式都是由中共制定,專家們不能獲得所需要的數據,也不能自由獨立的展開調查。這些「世衛專家」並未查到明確證據,只是背書中方的論點,更令他震驚的是世衛調查團竟在與中共當局共同舉行的調查記者會上宣稱,冷凍食品可能為傳染源,而否定了實驗室意外洩漏的可能性。

梅茨認定,在野外持續缺乏任何人畜共患的傳播和突變的人畜共患病鏈,以及其它證據的積累,越來越多地表明實驗室意外洩漏是武漢肺炎的最可能來源。

2012年,在中國雲南省一個蝙蝠出沒的銅礦上工作的6名礦工感染了蝙蝠冠狀病毒。他們都出現了與武漢肺炎癥狀完全相同的症狀,其中3人死亡。

這些來自雲南的病毒樣本,被送到武漢病毒研究所(WIV),WIV開展了功能研究。中共對於WIV樣本集和數據庫中存在哪些病毒,從來沒有一個完整的公開說明,並且數據庫的關鍵元素已脫機或刪除。

武漢疫情爆發後,鑑於共軍與WIV的緊密關係,1月下旬,中共頂級生物武器專家、共軍少將陳偉被任命負責武漢的圍堵工作。

維森丹格:WIV事故導致疫情

武漢肺炎爆發已導致一年多的全球性危機,中共不斷拖延外界調查病毒起源的要求,也不提供病毒數據給世衛專家,只是一再的引導世衛專家團朝著中共官方口徑定論方向規範的病毒起源。

德國漢堡大學(Universitat Hamburg)著名物理學家維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發表研究得出結論,闡明武漢病毒所發生實驗室事故是當前大流行的原因。

維森丹格根據2020年一整年的科學文獻、印刷和在線媒體上的文章以及與國際研究人員的私人交流。雖然,這些來源沒有提供任何科學的證據,但確實提供了許多重要跡象,一一列舉如下。

與早期的基於冠狀病毒的流行病,例如沙士(SARS)和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相反,科學界尚未確認使SARS-CoV-2從蝙蝠傳播到人類的臨時宿主。

由於其特殊的細胞受體結合結構域與冠狀病毒刺突蛋白的特殊(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相結合,中共病毒在與人細胞受體結合和感染人細胞方面具有驚人的效果。這是冠狀病毒首次同時具有這兩個特徵,並表明SARS-CoV-2病原體非天然來源。

武漢市中心的海鮮市場上並沒有蝙蝠出售,武漢市中心被認為是爆發中心。而武漢病毒研究所(WIV)是世界上最大的蝙蝠病原體中心之一,其中一個研究小組多年來一直在研究冠狀病毒的基因操作,目的是使這些病毒更具傳染性、更加危險和致命,許多發表的研究結果已經證明。

有跡象表明,中共當局於2019年10月上半月對該研究所進行了檢查;也有許多直接跡象表明,WIV的一位年輕研究員是第一個被SARS-CoV-2感染的人。

武漢2020年前已上千人染疫

世衛專家調查團首席研究員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從中國回到瑞士後15日向CNN透露,2019年12月疫情就在武漢廣泛傳播,估計在2019年12月時就有超過1,000人染疫。他表示,他們首度發現武肺在武漢爆發當時,已有13種不同的病毒株。

CNN報道,恩巴瑞克表示,中國科學家向他們提供了2019年12月武漢及其附近地區的174宗病例,當中的100例是透過實驗室檢驗確認的病例,另外74例是透過患者臨床症狀確認他們感染。他表示,在感染比例中,約15%為重症,絕大多數為輕症。

《布魯塞爾時報》(Brussels Times)報道,荷蘭病毒學家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2月12日在世衛線上記者會上說,他們在對中國疾病統計數據庫深入調查後發現,一些省份共有92人在武漢疫情爆發前,已經出現類似武肺症狀。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2月15日表示,「我認為相當明顯地,大部份證據看來都表明,疾病起源於武漢市。」 世界強國應該達成一項與大流行病有關的全球條約,以確保各國在中共病毒(SARS-CoV-2)爆發後,處理大流行病時有恰當的透明度。

由於中共刻意隱瞞,導致武漢肺炎疫情迅速蔓延全世界。截止目前為止,全球已有超過1億多人感染,超過240萬人死亡。

美前情報總監批世衛替中共撒謊

希望之聲報道,美國前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 John Ratcliffe)2月10日接受霍士新聞主持人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的採訪時指出,他與美國前務卿蓬佩奧在卸任幾周前得到了SARS-CoV-2(中共病毒)來源的最佳情報,批評世衛調查團的說詞「非常不誠實、不坦誠」。

世衛調查團到武漢的任務是收集數據,尋找病毒起源和傳播方式。他們在便衣保安和中共外交部人員的陪同下,在武漢病毒研究所(WIV)停留了大約3個半小時。

拉特克利夫說,美方所得到的情報顯示,中共軍方於2017年就開始命令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的科學家去研究冠狀病毒,其中的一些病毒與當前的武漢肺炎的基因排序相似度高達96.2%,而且期間一些從事這種病毒研究的科學家還出現了與武漢肺炎病患類似的症狀。

拉特克利夫質問:如果冠狀病毒是自然出現的病毒,中共為何要壓制大陸的吹哨人,噤聲大陸的醫生、護士和科學家,並禁止大陸的記者報道這方面的消息?如果這件事情無人需要負責,中共為何阻止全球最優秀的科學家(在疫情爆發後立即)去武漢調查此病毒的源頭?

拉特克利夫認為,世衛的專家被中共利用傳播了中共的謊言。他說,在大陸調查兩周的世衛人員希望人們相信,他們與被中共挑出來的、受到中共監控的科學家和醫師交流之後,得出的結論「中共病毒源頭與WIV無關係」。

拉特克利夫還說,中共官員事先知道當時爆發的疫情是可以控制住的,但是他們採取的措施是令疫情在全球蔓延,這個大傳染導致美國40多萬美國人死亡。

中共內部文件曝疫情真相

《大紀元》獨家獲得的一份內部文件顯示,北京當局2020年2月19日曾要求武漢防控指揮部協助搜尋2019年10月的一些早期病例。病毒學專家推斷,這說明中共當時就已經知道了最早病例起源於去年10月,但卻一直對外隱瞞真相。

該文件要求「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函,要求相關醫療機構提供2019年10月1日至12月10期間的發熱病例、冠狀肺炎影像學特徵病例,及不明原因肺炎的死亡病例信息。

另外,《大紀元》近日獨家取得廣西衛健委在2020年1月15日的內部文件提及,習近平、李克強指示中共國家衛健委進行部署,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傳達了習近平指示、李克強的批示及副總理孫春蘭的專題會議內容。

馬曉偉在會議上稱,「此次疫情是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來的最為重大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並要求湖北省範圍內減少大型活動。

文件提到廣西當局,在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月7日先後召開專題會議進行研究部署,2020年1月14日舉行全國疫情防控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後,廣西當局迅速成立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但卻獨漏屢屢被中共綁架的「中國人民」。

在「加強疫情相關生物樣本的管理」一節中,文件稱,除各級疾控機構以外,任何機構和個人採集、檢測疫情相關標本都要預先通過當地衛健委審批,對沒有批准的任何機構一律不允許採集疫情標本。

2020年1月15日下發給各省「不予公開」的文件等級為「特提(最高級)・明電(明碼電報)」,已說明此病毒會人傳人,並要求醫院和醫務人員做好防護工作,避免醫院感染發生。

而武漢當局在已知疫情會人傳人情況下,仍然決定在2020年1月18日舉辦萬家宴,3天後武漢封城,病毒開始向世界散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