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2020年3月13日德國因疫情首次決定關閉學校以來,接近一年的時間,德國學生幾乎沒有正常上過課。網上授課成了勢在必行的方式,然而教學效果卻令人擔憂。人們質疑,這樣的措施是否真的必要和有效。

網上授課效果令人擔憂

根據Infratest Dimap研究機構和德國經濟研究所的最新調查,目前德國有88%的家長擔心孩子的教育問題;有55%的家長甚至「非常擔心」。另外,還有很多畢業班的學生擔心自己是否能順利通過畢業考試。

一夕之間,老師和學生都必須要適應數字化教學,然而很多老師顯然並沒有做好準備。在德國,許多教育工作者拒絕接受進一步的數字技術培訓。很大一部份德國教職人員不願意通過Teams、Zoom或Skype向學生展示自己。

根據聯邦統計局的數據,在2018/19學年,有38%的教師年齡在50歲以上。在他們的私人生活中,數字化所佔比重並沒有那麼高。雖然德國很多專業培訓團體多年來一直提供在線學習平台,但普通的公立學校在數字化教學方面並不成熟。

這次疫情猶如一次廣泛的在線教學平台測試,結果很多學校的在線平台無法正常運轉,很多教師也沒有做好準備。自從2020年3月開始,德國各地都在加強對於教師數字化技能的培訓,不過這種臨時抱佛腳的培訓效果,不能不讓家長感到憂心。

關閉學校是否必要引質疑

另一方面,很多人提出質疑,這種關閉學校的做法是否真的必要和有效,其造成的負面效果是否遠大於疫情本身帶來的危險。儘管兒科醫生和心理學家多次對關閉學校的嚴重後果提出警告,但政客們還是反覆強調要提防謹慎。

根據研究,到目前為止,沒有數據能明確說明,學校的開放會對感染率產生重大影響。相反,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面對面教學並不一定會導致更高的感染率。

例如,美國有項研究名為「面對面的教育對COVID-19病毒的傳播有多大作用?」(To what Extent does in-person schooling contribute to the spread of COVID-19?)研究人員認為,在感染率並非很高的情況下,保持學校開放對感染率幾乎沒有任何負面影響,在某些情況下甚至還有積極影響。(因為人們心情放鬆,沒有過份壓抑和擔憂,反而會增強免疫力。)但如果感染率已經很高,那麼學校的開放顯然也會導致傳染危險。

另外,美國七位經濟學家(Dan Goldhaber、Scott Imberman、Katharine Strunk等)剛剛發表的論文,也對課堂教學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傳播做了研究。研究顯示,在不考慮任何其它方面的大大簡化的統計模型中,面對面教學與感染率的提高之間是存在很強的相關性。

但是,一旦使用更有意義的、更為詳細的統計方法,這種簡單的聯繫就消失了。而實際上要做這種相關性研究,需要考慮很多因素,不能僅做簡單的數據比較。

柏林德國經濟研究所(DIW)的教育經濟學家史碧斯(Katharina Spies)表示,「學校停課的長期後果是相當大的。很多國際研究表明,課堂教學與感染率之間的聯繫很少或根本沒有聯繫。」也就是說,學校在影響感染率方面沒有扮演主要角色。史碧斯建議,只要遵循一定的衛生條件,德國應該馬上重新開放學校。

在這方面德國下薩克森州顯然做了積極嘗試,該州的第一批小學生,自1月18日以來就已經恢復了面對面上課,但其它州還在猶豫到底甚麼時候讓學校恢復上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