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盛頓DC聯邦眾議員、民主黨人埃莉諾·霍姆斯·諾頓(Eleanor Holmes Norton)近日提出一項法案,尋求拆除仍在國會大廈周邊豎起的圍欄,以確保首都「看起來不像個獨裁政權」。她認為,當局可以通過更現代化的方式來保護該地區。

諾頓上周提出了一項新法案,禁止在國會大廈周圍設置永久性圍欄。這部份是為了回應國會警察局(Capitol Police)局長尤加南達·皮特曼(Yogananda Pittman)的提議。皮特曼提出在國會大廈周圍設置永久性圍欄。

諾頓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我非常清楚,安全官員認為,短期內對圍欄還存在一些需求。而且我了解到,有人擔心,它(圍欄)使用的時間可能會比我先前預料的長幾個月。我確信這是建立在情報基礎上的。」

「但我的目標、我的法案的目標,是確保國家的首都看起來不像是個獨裁政權,確保首都的開放性(這是首都的標誌之一)不被破壞,因為我們在1月6日未能盡職。」

1月6日當天,抗議者們衝進了國會大廈,打斷了國會聯席會議。執法部門對這宗事件的預備和反應受到了嚴格的審查,也正受到議員們的調查。此外,出於對1月6日事件的擔憂,國會警察局局長以及參、眾兩院的兩位警衛官均已辭職。

諾頓決非唯一一名推動拆除圍欄的國會議員。本月早些時候,42名共和黨人就曾向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要求拆除鐵絲圍欄,並讓國民警衛隊回家。

他們寫道:「特別是,我們關注最近的報道,即國會大廈周圍的圍欄可能變成永久性的。」

1月7日,時任陸軍部長(Army Secretary)瑞安·麥卡錫(Ryan McCarthy)對記者說,這個7呎高、「不可伸縮」的圍欄將保留至少30天。

華盛頓DC市長、民主黨人穆里爾·鮑澤(Muriel Bowser)上月末稱,該市官員「不會接受額外的部隊或永久性圍欄在華盛頓DC長期固定下來。」她還補充說,「在適當的時候,白宮和國會大廈周圍的圍欄,就像我們太長時間以來在業務上見到的膠合板一樣,將被拆除。」

鮑澤的發言人已將徵求意見的請求送交國會警察局。

諾頓表示,圍欄影響了附近居民的生活質量,例如,在近來降雪後,圍欄讓他們無法使用國會大廈周圍的區域來滑雪橇。她在最近的一封信中,告訴皮特曼和國會警察委員會(Capitol police Board)其他成員,永久性圍欄「將把我們的民主從可及的、民有的,變成排斥性的、懼怕公民的,從而向這個國家和世界發出錯誤的信息」。

總統拜登就職後不久,其政府就對南部邊境隔離牆的建造喊停。拜登宣稱,隔離牆是不必要的。

諾頓告訴《大紀元時報》,之所以做出這一決定,是因為現在有「最先進的那種措施」,並補充說:「如果我們不打算在邊境使用圍牆,那麼為何要在國會大廈使用圍欄呢?」

諾頓說,在不設圍欄的情況下加強安全的一種方式,就是加強情報收集。

「我們現在能夠通過人們使用的設備,來了解人們在想甚麼和在做甚麼。」她說,「而且這些(設備)對情報官員也是可得的。」

在參議院,她告訴同事,永久性圍欄是「一種維安劇場(security theater)——它會使國會大廈『看上去』安全,但卻掩蓋了最先進安全措施的不足,而這些措施實際上可能防止將來發生襲擊」。

她相信,大多數民主黨人也希望拆除圍欄,有可能發起兩黨共同努力。

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眾議員泰德·巴德(Ted Budd)的發言人柯蒂斯·卡林(Curtis Kalin),通過電子郵件告訴《大紀元時報》,巴德「當然同意國會大廈不應設永久性圍欄這一前提」,但他拒絕就諾頓的法案專門發表評論。

就目前而言,萬一皮特曼繼續推動讓圍欄永久化,該立法就可作為一種工具來阻止這一嘗試。

諾頓表示:「豎起它(圍欄),(當時)並不需要通過一項法案。」她說,「依我看來,我們(也)可以在不通過法案的情況下拆除它。但是,假如不通過法案就不能拆除,那麼我(現在)就有了一項法案來確保將它拆除。」#

(英文大紀元記者ZACHARY STIEBER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