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常說: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對於生活在全球各地的億萬法輪功學員來說,那種身體無病一身輕的美好、內心祥和而又踏實的感覺難以言表。在中國新年之際,費城法輪功學員在回顧自己修煉中的體會時,都按捺不住內心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感恩。

各族裔的感恩

Anchi來自台灣,父母經常帶她去教會。雖然台灣也有許多佛教與道家的活動,但她覺得與自己沒有甚麼關係。但在教堂裏,她能感受那種與神的溝通,非常的直接與神聖。在接觸大法之後,她的這種感覺更為強烈,而且書中講到善與做好人的法理也讓她內心裏產生了共鳴。

「不僅如此,當我讀《轉法輪》並且靜下心來讀時,就感覺到了天目,就像書中描述得一樣。還有就是關於德與業力,過去我只想著做個好人,但對於如何去做以及為甚麼這樣做沒有清晰的理解,但《轉法輪》一書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

Ivette來自於一個非裔家庭,從小就經常隨父母去天主教堂。儘管參加了很多這樣的活動包括周日的彌撒,但內裏還是有許多不解之處,而且她覺得似乎那些與自己之間隔了一層東西。「記得在婚禮上,我與先生的證婚人在給我們談話時提到了法輪功,並說這是一種真正能讓人修煉的高層次上的法。出於好奇,我就開始閱讀《轉法輪》,然後發現書中內涵很深,但語言樸實,講述了德的重要性,真善忍的重要性。這些與過去我在宗教中接觸到的都是相通的,不僅讓我能夠把這些聯繫起來,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還帶來了內心的寧靜。」

Terri是一個典型的美國人,她說自己過去就在想一些人生基本的問題:比如我是誰,我來這兒幹甚麼?她曾經在佛教與基督教裏尋求答案,但是並沒有根本解決她的問題。「得知法輪功後,我發現師父把這些講得很清楚,而且這種明白是超過知識層面的,是那種內心深處的領悟。這讓我知道真善忍是一切的根本,也構成了我們生命中最本質的因素。但是如何達到這一點,如何返回去就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不斷地去掉執著、不好的想法與觀念,我們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返回真正的家園,這也就是修煉。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對大法與師父充滿了感恩。」

 生命久遠的期待

 張女士出生在中國大陸,父母親家庭與許多親戚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也飽受迫害。這給她帶來許多關於人生與命運的疑惑,對於佛教與寺院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來到美國後,她繼續探求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也加入了教會(包括中國人的、美國人的基督教會,甚至到天主教機構工作)。但是讀了這麼多書,做了這麼多嘗試之後,她得到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就像教會而言,許多人人從青少年開始就待在那裏,應該說很虔誠了吧,但他們的表現的確讓我不敢苟同」,她回憶說。

幸運的是,兒子的一位朋友在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就向他們推薦了這個性命雙修的功法。因為當時工傷殘廢,張女士當時坐在輪椅裏,胳膊也舉不起來。但她對著電視中師父教功錄像比划動作時,奇蹟出現了。「記得有一天,我正在對著電視學功時,不經意發現兒子已經放學回家,站在門口,眼裏噙著淚水。我很納悶,就問他是不是在學校裏受欺負了」,她回憶說。

兒子說沒有。「你還記得嗎?」他說,「醫生曾經告訴過我,如果你媽媽的胳膊能夠抬到比肩膀還高,那就說明奇蹟出現了。這就是我今天看到的。」

張女士感到自己很幸運,一生久經坎坷,一直找不到答案,飄洋過海來到美國後居然通過兒子的朋友得知了讓人返本歸真的高德大法。這一切似乎是冥冥中註定的,也是自己生命久遠的等待與期盼。

Aaron來自台灣,目前在大費城地區一所大學讀研究生。他說自己小學三年級時由老師介紹走入修煉的,開始參加了學校裏的法輪功俱樂部。「我想自己的家庭環境也與修煉相關,有的人喜歡打坐、有的人信教,所以走入修煉對我來說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回憶說。

Susan則是為了健身走入修煉的。在上了九天班之後,她發現自己身體好轉很多,有使不完的勁。後來中國大陸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她也意識到了修煉的珍貴,慢慢地開始學會了如何遇事向內找,不斷地提高自己。

內心的昇華

Santosh是一位在銀行工作的軟件工程師。他說法輪功與眾不同的是注重心性修煉,也就是做好人。李洪志大師在講法中多次提到這一點。氣功和修煉法門繁多,但大多是為了袪病健身,很少有強調內心的昇華。

Santosh舉例說,法輪功要求修煉人在家庭、工作與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善、要慈悲。雖然他在印度出生、並成長在一個有宗教信仰的家庭中,這樣直接針對內心的改變還是讓他很震撼。回顧自己五、六年來走過的修煉路,他說領悟到很多,漸漸知道了甚麼是修煉人、甚麼是返本歸真。

「我覺得最讓我感觸的是善。當別人罵你、說你壞話、甚至做對你不好的事情時,你不會去怨恨他,而是慈悲大度地對待」,他說,「從中我看到了法輪功的可貴之處。對我來說,修煉法輪功不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而是切切實實地追尋生命中最美好的。」

在生活的點滴之中去做好人

Alex在一家大型證券公司做管理工作。他說當初是自己的父親向他介紹了法輪功,「當時我還是十幾歲的青年,所以一開始沒有太當回事。但當我真地去讀大法書時,我發現大開眼界。」Alex是猶太族裔,其祖輩是法西斯大屠殺的倖存著,他本人也對許多宗教信仰很崇敬。但是接觸後發現,許多法門與現實生活相差太遠,似乎有種可望不可及的感覺。而且許多內容眾說紛紜,令人摸不著頭腦。

相比之下,法輪功用樸實平白的語言解釋了人為甚麼來在世上,我們將何去何從,以及怎樣從做好人開始一步步地提升自己。「這也就是為甚麼他吸引我的地方,因為他指導了一個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去不斷地做好。你不需要去廟裏、也不需要高學位,而是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按著真善忍去做,從而讓自己的生命走上回歸之路。」

他說作為猶太裔,過去對於做好人、打不還手等說法並不完全理解,甚至想著做人就要強硬一些免受欺負。「而大法則從本質上把這些解釋得清清楚楚,讓我們知道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業力轉化的道理等許許多多。而且當我們真的做到這些時,大法的威力就能體現出來,不僅自己能達到內心祥和,而且周圍的環境也會向好的方向轉變。」

令Alex驚喜的是,雖然他當初修煉只是為了做好人,但他真地一步步去做時,發現自己的身體也開始好轉。而且家庭也變得更加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