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美軍伯克級驅逐艦在南沙群島進行航行自由行動。這是2月份以來美國海軍第三次派出軍艦進入南海航行。之前,2月5日,美國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在西沙群島附近進行航行自由行動。2月9日,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兩個航母戰鬥群在南海進行聯合演習。外界認為,新一屆美國政府在南海問題上不斷向中共施壓。

美媒披露,五角大樓在重新審核全球軍事力量部署,尋求在印太地區建立一個更具彈性和分佈式的部隊態勢對抗中共。兩位美國國防專家呼籲,為了應對中共對台灣日益增長的軍事威脅,美國、日本和台灣必須加強軍事合作,建立國防聯合司令部。

美軍艦在南沙群島進行航行自由行動

美國海軍第七艦隊2月17日發表聲明說,伯克級驅逐艦拉塞爾號(USS RUSSELL DDG-59)當地時間2月17日在斯普拉特利群島,也就是中國所說的南沙群島,實施了航行自由行動,通過「挑戰中國(中共)、越南和台灣對無害通過提出的非法限制」,來捍衛國際法所賦予的海洋權利、自由以及合法使用。

中共、越南、台灣、馬來西亞、汶萊和菲律賓都聲稱對斯普拉特利群島的全部或部份海域擁有主權。第七艦隊的聲明中說,中共、越南和台灣都要求外國軍艦在領海做無害通過時得到允許或事先發出通知,但國際法不允許這些國家單方面作出這樣的規定。聲明說,美國在不事先通知這些聲索方或徵求他們許可的情況下實施無害通過,目的就是要挑戰這些不合法限制,並向世人示範,無害通過不受到這些限制,無論主權聲索方是誰。

這是2月份以來美國海軍第三次派出軍艦進入南海航行。2月5日,美國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在穿航台灣海峽後,在西沙群島附近進行航行自由行動。2月9日,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兩個航母戰鬥群在南海海域進行聯合演習。

路透社報道認為,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台後,美國已派出多艘軍艦進入南海海域,意味新一屆美國政府在南海問題上不斷向北京施壓。

美雙航母打擊群南海軍演 指揮官揭內情

美國太平洋艦隊2月9日表示,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航母打擊群當天在南海進行了多項演練,旨在提高海軍各項資源之間的協同作戰能力以及指揮和控制能力。

太平洋艦隊指,兩個打擊群的艦艇和飛機在交通繁忙的地區協調行動,展示了美國海軍在挑戰性環境下的行動能力。

據悉,這兩個航母打擊群都是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一部份,兩艘航母以及隨行軍艦,包括1萬名水兵和海軍陸戰隊員,在該區域進行了一次大規模演習以展示武力規模。

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指揮官韋裏西莫(Doug Verissimo)少將在記者發佈會上表示,近年來中共加強了對海軍和空軍力量的部署,它們(中共軍隊)的活動也一直在增多。

他說,雙航母打擊群的聯合演習,目的是加強該區域盟友的力量,並確保這條戰略海上水道仍是「對所有人都是自由和開放的」國際公海海域。他補充說,此次雙航母打擊群是自2017年以來第三次在海上集結,「我們所集結的力量在方方面面都有明顯的加強」。

尼米茲號航母打擊群指揮官柯克(James Kirk)少將表示,美國支持國際公海自由航行的權利,雙航母戰鬥打擊群此次在該海域軍演,展示了美國支持該區域安全的決心,也保障了印太地區所有國家的安全。

他說:「我們的演習方式是考慮到中共的反艦彈道導彈對美國航母構成了潛在危險。而我們決定採用這樣的軍事行動,也說明了我們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艦隊。」

美國國防部審核全球軍力部署 重點應對中共

美聯社2月17日報道,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上任後幾天內,就下令進行為期一個月的 「全球態勢」審核。它將評估美國如何能夠最好地安排和支持其遠距離的部隊、武器、基地和聯盟網絡,以支持拜登總統的外交政策。

報道指,與特朗普政府一樣,拜登的國家安全團隊將中共而非阿蓋達組織或伊斯蘭國組織等好戰極端分子視為頭號長期安全挑戰。但與他的前任不同,拜登認為美國對北約聯盟中的歐洲國家的承諾非常有價值。審核結果可能會導致美國在中東、歐洲和亞太的軍事部署發生重大轉變。
 
在拜登上任之前,變革的苗頭就已經出現。2020年12月,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將軍表示,技術和地緣政治的變化要求重新思考組織和部署部隊的舊模式。米利說,美軍的生存將取決於能否適應中共的崛起、人工智能和機械人等技術的普及,以及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和氣候變化等非常規威脅的出現。他表示:「未來越小越好。一支幾乎看不見、摸不著的小力量,它處於不斷移動的狀態,並且分佈廣泛,這將是一支可以生存的力量。」他強調:「如果你死了,你就無法完成任何目標。」

報道說,奧斯汀上個月就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部隊定位提出了類似的觀點。他在參議院確認提名聽證會上說:「毫無疑問,我們需要在印太地區建立一個更具彈性和分佈式的部隊態勢,以應對中國(中共)的反干預能力和方法,並得到新的作戰概念的支持。」奧斯汀還表示,擔心在北極地區與俄羅斯競爭。他說,「這正在迅速成為一個地緣政治競爭的地區,我對俄羅斯在北極地區,以及全世界的軍事集結和侵略行為感到嚴重關切」,「同樣,我也對中國(中共)在該地區的意圖深感擔憂」。

報道指,這並不主張放棄美軍的大型海外基地。但它建議更多地強調將較小規模的部隊群體以較短的輪換方式部署到非傳統的目的地。

報道還提到,紐約智囊外交關係委員會 (CFR)本月的一份報告說,台灣是美中戰爭最有可能的導火線,這種具有可怕人類後果的前景 「應該引起拜登團隊的關注」。報告警告:「數百萬美國人可能會死在兩個核武器國家之間的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戰爭中。」華盛頓還對中共在拒絕參加任何國際核軍控談判的同時,努力實現核武庫的現代化並可能擴大核武庫表示擔憂。

美專家籲美日台建聯合司令部抵禦中共攻擊

前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參謀長、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國防研究高級研究員史蒂芬·布萊恩(Stephen Bryen)2月17日在美國智囊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網絡研討會上重申美國與日本、台灣建立國防聯合司令部的重要性。他認為,一旦美國介入,中共政府將重新權衡在亞太地區的軍事策略:「最大的問題是,和中國(中共)相比,台灣就像一粒花生,雙方實力十分懸殊。台灣自身的防禦能力十分薄弱。另外,台灣所面對的來自中國大陸(中共)的軍事恐嚇和威脅,將會影響到日本的利益及其與中國(中共)的關係。美國必須與日本和台灣建立國防聯合司令部,以應對中國大陸(中共)日益增長的威脅。一旦軍事關係建立,中國(中共)將面臨的是三倍甚至以上的軍事抵禦能力。」

美國前外交官、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Grant Newsham)說,台灣作為第一島鏈上的關鍵環節,是兵家必爭之地。台灣一旦被中共掌控,中共將大大增強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投射。因此,和台灣加強軍事合作,幫助台灣抵禦中共入侵,對日本、美國應對中共軍事擴張、穩定地區局勢至關重要。同時,他認為,從過去四年澳中關係日趨緊張來看,澳洲也意識到中共的威脅。

紐瑟姆警告說,多方利益使中共認為佔領台灣是值得的,即使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會引起美國的介入。無論是在軍事力量投射還是影響力投射方面,中共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布萊恩說,美國、日本等國際軍事力量介入台灣,將保護地區乃至全球的民主:「在軍事和戰略之外,中國(中共)對太平洋地區的自由和民主也構成了威脅。台灣是民主制度的一個巨大勝利,自由和民主對日本和其他太平洋地區的國家來說也很重要。我們看到了香港的先例,香港的民主制度不會變好,甚至在惡化。」他強調,國防聯合司令部的建立將告訴中共,武力攻佔台灣不是好時機,他們會輸掉這場戰爭。

此外,布萊恩提出,美國還需針對薄弱的防空系統、空中作戰力量和防區外武器做出重點改進,以確保台灣空軍基地及美國、日本空軍基地應對中共侵略的生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