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6,美國新任總統拜登被CNN問到對華政策,他表示沒法在10分鐘內討論清楚。但他卻說了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話,不但曲解了中國歷史,也被認為在替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開脫。美國新政府對華策略的走向,再度引起了外界的擔憂。

拜登說,「如果你對中國歷史有所了解的話,中國一直以來——當中國受到外部世界傷害的時候,就是他們在國內沒有統一的時候。所以,習近平的中心原則就是,必須要有一個統一的、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國。基於這一點,他採取了那些行動並將其合理化」(if you know anything about Chinese history, it has always been — the time when China has been victimized by the outer world is when they haven’t been unified at home.  So the central — to vastly overstate it — the central principle of Xi Jinping is that there must be a united, tightly controlled China.  And he uses his rationale for the things he does based on that)。

這樣的話,從拜登的口中說出,顯然令人感到迷惑,因為這通常就是中共大外宣的說法。難怪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馬上評價說,拜登在呼應「中共的宣傳」。

拜登所談到的歷史,應該僅僅是中國過去71年的歷史,也就是中共奪權後的歷史。拜登1942年出生,對中國歷史缺乏了解也不算稀奇,實際上絕大多數美國人都不了解中國的歷史,包括很多中國人也並不真正了解,中共篡改的中國歷史課本欺騙了幾代人。

拜登所說的「當中國受到外部世界傷害的時候」,似乎也僅僅是中共奪權之後的說法。實際上,中國最近一次受到外部傷害的時候,應該是抗日戰爭。中共可能會說是韓戰,但那是中共支持並發動的侵略戰爭,外部世界並未傷害中國。

中共可能還會說中美建交前,被世界排除在外,但那是因為中共攆走了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一面倒向了前蘇聯的共產陣營,站到了西方民主國家的對立面,自己閉關鎖國。韓戰中,中共軍隊多次入侵南韓,還一直打到漢城,聯合國決議也認定了中共入侵,派出了聯合國部隊,中共又繼續與聯合國軍對戰,如何還期望被各國承認呢?

中共與前蘇聯交惡後,雙方發生過軍事衝突,前蘇聯威脅要對中共動用核彈,這或許應該算某種傷害。中共恐懼之下,從共產陣營叛離,假意表示不再與西方民主國家為敵,中美才建交,中共政權才被各國承認。這都不是外部世界傷害中國。中美建交後,西方社會開放了大門,實際擁抱了中共政權,又哪來的外部世界傷害中國呢?不知拜登為何有此一說。

近代中國所遭受的最大外部傷害,應該是日軍侵華,中華民族意外地空前團結,各路軍閥都一致抗日,唯有武裝割據的中共例外。國難當頭之時,1937年7月7日,中共卻指使張學良的部隊扣押了蔣介石,並一度要置其於死地,只是因為史太林需要蔣介石領導抗日、拖住日軍,中共才不得不放了蔣介石。按照拜登的理解,中共應該很懂得外部傷害時的統一,但中共卻恰恰是最大的賣國者,八年抗戰中,中共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才有了內戰的資本,也才能靠暴力奪權。

如今,中國並未受到外部傷害,而是中共要爭霸世界,不斷加大出口傾銷、間諜滲透各國、大外宣。2020年中共試圖以疫謀霸,導致了全世界瘟疫,還繼續甩鍋、戰狼外交,結果陷入國際孤立,這是中共傷害世界,還是世界傷害中國呢?美國被中共視為最大的敵人,實際被中共傷害得最深,拜登卻似乎很理解習近平的難處,僅稱中共是「最嚴峻的競爭者」,而不是敵人,的確令人費解。

放眼中國更長的歷史,1949年之前的中國社會,5000年的中國並不是一個「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國」。中國歷史上出現過諸子百家,民眾大量信佛、信道,自發遵從儒、釋、道的道德規範,相信善惡有報,根本沒有過所謂的「嚴格控制」。秦朝統一中國時,本順應了天意,但秦氏父子曾一度試圖使用嚴苛律法,又違背了天意,很快就退出了歷史舞台。中國更多朝代實行仁政,才得以綿延數百年,也從未干涉老百姓的生活,更沒有試圖左右人們的思想。拜登所說的「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國」,根本不是中國的歷史。

即使是中共一貫誣衊的前國民黨政府,也容許中共的機關報《新華日報》發行,中共曾一再吹捧的魯迅,一直寫文章痛罵國民黨,仍然可以任意發表文章。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後,也最終實現了民主。拜登所說的「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國」,只發生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大陸,中共現在迫不及待地要嚴控香港,下一步就要動到台灣。這樣「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國」,拜登也試圖要理解中共領導人嗎?

拜登還說,「從文化上看,不同國家有不同的規範,每個國家和他們的領導人都期望遵從」(Culturally, there are different norms that each country and they — their leaders — are expected to follow)。

這樣的話也同樣蹊蹺,參議員比爾‧哈格蒂(Bill Hagerty)發推特說,「為甚麼我們的總統要為中共的掠奪行為找借口?」

拜登不了解中國的歷史,當然也並不了解中國的真正文化。「嚴格控制」從來就不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份,中共幾乎徹底毀掉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推行了中共禍國殃民的黨文化。拜登理解的中國文化,實際是中共的黨文化。

拜登不了解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化,作為美國總統,如果基於這樣的曲解,如何能確定適當的對華政策呢?

相信拜登團隊裏,應該有真正懂中國歷史和文化的人,希望能儘快互相溝通。需要指出,拜登團隊目前還沒能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沒能明確區分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拜登的話中,應該沒分清中國傳統文化和中共黨文化,確實令人感到憂慮。這恐怕與中共在美國的孔子學院不無關係,習近平恐怕也會極力向拜登宣傳這些的說辭。

建議拜登本人和其團隊儘早補課,了解一下中國真正的歷史和文化,當然不要繼續從孔子學院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