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過年期間,全國各地疫情突然銷聲匿跡,但民眾認為這是中共的政治清零,並且已有證據顯示中共在疫情方面持續掩蓋造假。

中國大陸各地疫情,除了大年初三(2月14日)這一天有一例河北的新增病例之外,全國各地疫情在2月14日前後全部持續清零10天。

無感染 民間質疑中共隱瞞數據

大陸多省市在這一波疫情中發現了變異毒株,但感染人數突然從2月7日開始持續清零,面對這樣的疫情「戰績」,大陸民眾以及海外華人並不相信中共公佈的數據。

政論作家姜福禎向大紀元表示:「國內的疫情是不可能馬上就降下來。如果說降下來了,這是一個政治需求,他們一般都是根據領導要求,領導說降,數字就降下去了。」

「國內現在是東北、石家莊,有幾個地方是挺厲害的。如果你說石家莊前些天還那麼厲害,一下子清零了,我覺得還是數字造假吧,領導要求無非是這幾個原因。」

他還介紹,根據種種跡象表明,大陸這一波的疫情相當嚴重,比如北京要求不要離京,如果離京再想回去基本上就回不去了。比如山東,這一波疫情官方並沒有提及山東,但據他所知,山東的農村都封了,不讓陌生人進入,並且當局要求過年期間村裏的人都不要串門。

武漢市民吳先生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是中共當局的「政治清零」,如果疫情沒有這麼嚴重,中共不可能提出「就地過年」的要求,而且河北邢台的南宮市、吉林通化東昌區部份降為低風險區也依然封城,一天只能外出一個小時採購東西。

他強調:「這裏面肯定有鬼,(中共)為了政治需要做的假數字,真實數字可能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過年疫情數據全是海外輸入型」遭質疑

中共在過年期間本地疫情清零,但每天都出現海外輸入性確診病例。

中共國家衛健委公佈,2月7日14例、2月8日14例、2月9日14例、2月10日2例、2月11日12例、2月12日12例、2月13日7例、2月14日9例、2月15日16例、2月16日7例均為海外輸入型。

中共甚至還將這些海外輸入確診病例分為大陸具體地點,比如2月8日14例均為境外輸入病例(廣東7例,上海2例,江蘇1例,浙江1例,福建1例,山東1例,四川1例);2月15日,16例均為境外輸入病例(廣東8例,上海5例,陝西2例,四川1例)。

而中共對入境人士實施嚴苛的檢查。以澳洲為例,入境者需要擁有雙陰性檢測報告,有效期為採樣日+2日,登機時有效。並且,需憑雙陰性證明向中共駐當地使領館申領「HS」健康碼(適用於中國公民)或「HDC」健康碼(適用於外國公民)。登機前如果沒有雙陰性證明和健康碼則不允許登機。

如果這些人前往中國上海,在抵達上海後將通過專用通道直接進入為他們準備的隔離地點進行嚴格的防範審查及隔離,一般隔離14天,核酸檢測陰性後再前往當地居家隔離7天。

經過如此嚴格檢查的人在登機進入中國後,還有這麼多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確診病例,外界一直認為這是中共在推卸責任。

姜福禎表示,中共的這種做法從去年就開始了,為了政績既然清零了,再出現怎麼辦?它就說是海外輸入了,海外輸入就涉及到核酸檢測標準問題,存在中國標準和海外的標準。按它的說法,人家檢測的都不準,這是其一;其二,它不僅是從回國人員找問題,還拿海外冷凍食品和進口食品來說事,說核酸檢測是陽性。

他還強調,中國無論是非典時期的數字還是現在的數字都是不能相信的。

武漢的吳先生也表示,這些海外輸入性的病例不排除是中共偽造的數據,來配合它的政治清零,將責任推給海外。

多地出現新病例 相關人員被帶走集中隔離

2月15日是黑龍江哈爾濱呼蘭地區第七次核酸檢測。當地民眾透露,現在呼蘭微信群很少有疫情消息,年前是有各類消息,但這幾天都沒有,都很安靜,似乎歲月靜好。

不過網絡流傳出的幾段影片顯示,多地出現新病例,多地小區人員被帶走集中隔離,但官方並沒有任何相關報道。

大年初二,呼蘭區的怡園小區5號樓有人確診,身穿防護服的醫護人員正在房屋裏處理,樓下停著120救護車,小區有人被帶走。另一段影片中,該小區的居民部份被帶走上大巴送走集中隔離。

大紀元記者致電呼蘭地區應急辦的一名官員,詢問大年初二影片出現集中隔離事件,大年初三的官方公佈未提及一個字,這究竟是甚麼情況?對方沒有否認,只是反覆稱自己不清楚,不是負責人。

2月8日,呼蘭地區也出現一段影片,當地幸福小區2號樓6單元有人確診後,導致二百多人全部被拉走隔離。中共衛健委等官方機構也未有任何公開說明,還是清零。

網上流傳的關於該確診病例的流調報告是呼蘭疾控中心2月8日所公佈。

當地官方曾介紹稱,截至2月7日24時,黑龍江仍有350例確診病例,同時還有320例無症狀感染者,而這些無症狀感染者的這十天過年期間,並無一例轉為確診病例。官方隨後對此也無交代。

呼蘭信息網發佈的確診病例流調報告,但中共官方中央到地方的衛健委、黨媒都未曾報道,聲稱清零。(網頁截圖)
呼蘭信息網發佈的確診病例流調報告,但中共官方中央到地方的衛健委、黨媒都未曾報道,聲稱清零。(網頁截圖)
 

而2月15日,呼蘭當地民眾告訴大紀元,這是他們進行第七次核酸檢測的日子,但是官方並未對此報道並公佈相關結果。

而河北石家莊市稿城區在大年初一同樣又開始封戶。官方當時並沒有任何公開說法,一直到2月14日大年初三才承認有一例確診病例。

官方內部資料證實此波疫情傳染性強

根據黑龍江省內部的「全省隔離人員培訓班課程影片」顯示,主持人在培訓課的開場白就介紹:「從目前掌握情況看,這波的疫情傳染性極強,密接者和次密接者核酸轉陽的比例很高,這就要求我們在集中隔離的過程中,必須按照對待確診病例的規範去操作,嚴防內部的交叉感染。」

培訓人員還透露,集中隔離點發生過交叉感染,「之所以會發生隔離觀察點的交叉感染,追溯過程,大都是因為工作人員的操作不當,隔離防護不正確,消殺不規範等原因造成的」。

但官方向外公佈的數據和資料從未提及過「密接者和次密接者核酸轉陽的比例很高」,以及集中隔離點發生交叉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