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5日、16日仍在新年休假中,中共高層沒有公開活動,中共黨媒只能炒舊聞,連續兩天突出宣傳《求是》雜誌發表習近平文章《在河北省阜平縣考察扶貧開發工作時的講話》。文章總結扶貧成果稱,「到2020年穩定實現扶貧對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其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還稱「農村要發展,農民要致富,關鍵靠支部」。

這樣的話語頗有文革風,無形中也透露了真相,中國農民長期貧困,特別是至今仍然在造假脫貧,中共的農村黨支部顯然是最大的責任者,或者說,正是中共過去71年不斷人為擠壓農村的政策,才導致了城鄉的巨大差距,也堵死了中國農民改善自身生活的出路。

中共根本沒有農民脫貧致富的辦法

文章除了喊口號,並未提出農村脫貧致富的解決之道。文章稱,「要堅定信心,找對路子。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這類口號式話語根本解決不了農民的貧困問題,更難以致富。

文章也僅僅指導性地說,「因地制宜、科學規劃、分類指導、因勢利導。」這表明,中共上下都知道,農民若仍然只盯著那兩畝三分地,就根本沒有真正的出路。但中共的政策並不想改變,還要把農民繼續拘禁在劃定的土地上,實際也就擋住了農民嚮往更好生活的夢想。

文章稱,「農村要發展,農民要致富,關鍵靠支部」,認為村黨支部是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的主心骨、領路人」。但是,中共的黨支部領導了71年,農村的生活與城市的差距卻越來越大,這到底算功勞、苦勞,還是無能、失職呢?

習近平的文章,實際也點出了關鍵問題,假如繼續允許中共的黨支部領導下去,農民的脫貧實現不了,致富更是沒有指望。

文章稱,「心裡裝著困難群眾,多做雪中送炭的工作,常去貧困地區走一走……多解決困難群眾的問題。」

解決貧困問題的根本出路,並不在於持續不斷的救濟,而是要找到有效的提高農民收入的途徑。假如農民被繼續禁錮在原有的土地上,靠手工勞作耕地種田,如何能脫貧致富呢?但是,文章卻繼續強調「因地制宜」,這還是過去71年的老路,重複這樣的政策,自然也只能宣傳脫貧,而無法真正脫貧。

對於年老、體弱、病殘等的困難戶,主要依靠社會保障體系,以及民間的慈善事業,這是可以理解的,但農民貧困的根本原因,主要是中共長期霸占了土地所有權;人為製造城鄉差別;限制農村人口移動;拒絕私有制和市場經濟造成的。

中共人為製造了中國農民的貧窮

1945年,中國取得抗戰勝利後,中共為發動內戰,假意在占領區的農村進行土地改革,把地主、富農的土地暫時分給了農民,實際為了哄騙農民參軍充當中共的炮灰,並動員了更多民工支援前線戰事。中共自己吹噓,當時僅山東就有59萬青年參軍,700萬民工隨軍征戰;遼瀋戰役中,動員支前民工183萬人;淮海戰役中,動員民工543萬人;三大戰役總共動員民工880萬餘人次。陳毅曾說,「淮海戰役的勝利,是人民群眾用小推車推出來的。」

中共靠農民出力奪權後,雖然繼續推動土地改革,但真正目的是砸爛農村原有的治理體系,並啟用大量農村盲流為中共效命,殺掉了大批地主、富農後,中共掌握了農村的實權,也就是中共的黨支部。

這一切剛做完,毛就迫不及待地大搞人民公社,又把土地收回,100%的農民都成了中共的佃農,給中共這個最大的地主耕地,種出的糧食全部統購統銷,價格由中共說了算。農產品被中共人為壓低價格後,製造了城鄉的剪刀差,社會資源主要集中在城市,特別是北京等大城市,城市可以有口糧、商品配額、醫療保障、免費教育和公共設施,以對外顯示所謂的社會主義優越性。農民廉價地貢獻了自己的勞動,卻一無所有,不允許離開土地,更不能進城,城鄉戶口的差別,在中國大陸硬生生隔離出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包產到戶遠離了農業現代化

毛死後,鄧小平走投無路之下,只好允許再一次變相分田地,但農民仍然是佃農,沒有土地所有權,只是從公社集體勞作,變成了各家單幹。農民在某種程度上被鬆綁,為自家幹活當然會賣力,也可以有自留地,還允許養家禽家畜,大部分糧食仍然統購統銷,但終於有一小部分農產品可以自主,並進入自由市場,生活得到了一些改善。中共當然把這也算稱了自己的功勞,各村黨支部在分田地上也有了新的特權。

農村的包產到戶,提高了農產品的數量和品種,但因為土地並未私有化,農民仍然不能輕易離開原住地,只能繼續從事原始的手工農業勞動,還被中共黨支部時時監控、制約。中國農村的勞作模式,並未從過去幾千年的模式中擺脫出來,反而因為大量農村人口被禁錮,實際還落後了。更大的落後在於,中國的農業生產再一次被發達國家大規模農業現代化的進程拋在了後面,中國農業的生產效率與世界發達國家的差距越來越大。

中共從美國引進了實驗室種子、化肥、飼料後,才真正解決了中國人的吃飯問題,但中共也緊緊控制了農業生產資料的源頭,中共各個農村黨支部,開春時高價向農民出售種子、化肥、飼料、農具,秋天時繼續低價收購大部分農產品,大多數農民種什麼都自己說了不算,各種稅賦卻越來越多,農民很難賺到錢。

2020年,李克強曾多次到農村考察,稱掰著手指頭與農民算帳,想知道多大的農業規模才能賺錢,至今也沒有公布詳細的數據。可見,在中共兩頭控制之下,一家一戶的農業勞作根本不可能致富,如果土地不能私有化,大規模農業生產、經營不可能產生,農業現代化就更談不上。

農村的出路何在?

過去二十多年,全球供應鏈進入中國,就是看準了中共在中國農村製造的大量閒置而廉價的勞動力,中共這才允許農民工進城打工,但卻始終無法成為真正的城市人,同時也製造出了世界上絕無僅有的春運高峰。

農民子女唯一正式的進城出路,就是通過高考。長期在城市做些生意的農民若想獲得城市戶口,當然要在中共官員和公安系統中找對人,還要付出不菲的賄賂,否則,子女無法落戶,還要高價上學。大多數只靠打工餬口的農民工,子女只能與老人一道在農村留守。

縱觀世界各發達國家的富強之路,都是走向了工業化、城市化和農業大規模現代化之路,農村人口大幅減少,農業科技、生產效率卻大幅提升,不但自給自足,還能大量出口。中共至今卻還把大量農民拴在原住地,因為出口加工業需要,才允許農民進城打工,並處處加以限制,完全違背了經濟發展的規律,實質仍然在不斷低價收購農民的勞動,農民如何能脫貧致富呢?

中共不允許土地私有化,也就阻擋了農業的大規模生產、經營,也阻擋了改變經濟模式的可能,有經營頭腦和市場意識的私營企業家,無法到農村去施展才華,農民當然也就沒有引路人。中共的黨支部除了執行中共的命令、享受特權,不但沒有領路的才華,還死死卡住了農民的出路,無論怎麼「因地制宜」,也走不出貧困的怪圈。

習近平的文章中仍然高喊所謂的社會主義,殊不知,這恰恰成為了私有化市場經濟的最大障礙,也是農村脫貧致富的最大障礙。中共除了高喊脫貧的口號,仍然不肯放棄過去的禁錮,實際也沒有任何真正的辦法,能提高農民的收入。若農村不能改變生產、經營模式,農民不能自由流動,農村就難有出路,中共的內循環也將是一句空話。

所謂的第二大經濟體今天面臨的困境已經徹底暴露,中共從未把老百姓當人看,而只是當作了可利用的工具,中共的權貴們打著社會主義的旗號,卻一直在廉價收割著農民的勞動成果,也一直在廉價收割著大多數老百姓的勞動成果。中共政權的存在就是農民脫貧致富的最大障礙。

中共的權貴們,實際成了馬克思、列寧筆下的資本家,他們是中國社會財富最大的私有者,卻不允許其他人私有,還煞有介事地聲稱社會主義制度優越,竟然想以此稱霸世界。今天的種種跡象表明,中共的戲快演不下去了,更多中國人在困境中覺醒,中共的路大概也算走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