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薩斯州民族主義運動(Texas Nationalist Movement)主席丹尼爾·米勒(Daniel Miller)對《大紀元時報》表示,預計支持德薩斯州從美利堅合眾國獨立的人士將贏得公投。在公投中,德薩斯人將決定是否啟動一項決定退出聯邦的最佳方式的進程。

米勒最近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的「十字路口」(Crossroads)欄目採訪時表示,如果目前國會中的激進份子掌管美國的健康、經濟和能源等領域的政策,可能會對德薩斯州人民產生不利影響,越來越多的德薩斯人希望退出美利堅合眾國。

米勒解釋說,德薩斯人擔心,所謂的「綠色新政」會奪走他們更多的工作,華盛頓聯邦政府的政策會導致更多的中央集權,引入更多的社會主義,聯邦政府會侵佔更多的權力,其結果就是,德薩斯州人民的權利會被「侵蝕和踐踏」。

米勒預測,如果這些趨勢繼續下去,德薩斯州脫離聯邦的公投,可能至少會增加10到15個百分點,這取決於華盛頓政府的激進程度。

他說,由米勒領導的獨立運動支持「小政府」的概念,這與目前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目前的情況是,聯邦政府每年從德州得到1,030億到1,600億美元的納稅人的錢,而德州幾乎沒有得到任何回報。」

米勒解釋說:「這就像去看醫生。醫生把你身體裏所有的血都抽出來,然後把40%的血倒在地上,再把剩下的血重新注射給你,然後說:『嘿,你要知道,沒有我你就活不下去』。」

德州退出聯邦運動,米勒稱之為「Texit」。該組織的網站上寫道,這意味著德薩斯人將由自己來決定他們自己的法律,而不是被「250萬未經選舉的華盛頓官僚」統治。

米勒說:「在德薩斯州,我們面臨著與邊境和移民有關的實際問題」,還有許多一個作為民族國家必須處理的其它問題。

米勒說,德薩斯人將在2021年11月對獨立法案進行公投。

米勒表示,《美國憲法》並沒有禁止任何州脫離聯邦。他說,憲法列出了各州禁止做的所有事情,但這份清單中並沒有包括禁止各州退出的內容。

米勒說,根據《美國憲法》,聯邦存在的永續性取決於所有州的地方自治權不會受到損害。他補充說,他相信,德薩斯人不會同意他們的地方自治權利沒有受到損害的說法。

德薩斯州是世界第十大經濟體,超過了加拿大和南韓,僅次於巴西和意大利。德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去年9月份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德州是美國僅次於加利福尼亞州的第二大經濟體。

報告說,儘管該州的經濟受到了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引發的疫情的打擊,但與整個美國相比,失業情況並不嚴重。

根據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的數據(pdf),德薩斯州是美國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地。農業和科技在其多樣化的經濟中也很突出。總部位於德薩斯州的公司包括電腦製造商戴爾(Dell)、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和晶片製造商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

獨立運動

德薩斯民族主義運動組織(Texas Nationalist Movement)的網站稱,該組織成立的目的是「確保和保護德薩斯州的政治、文化和經濟獨立,恢復和保護憲政共和國,以及德薩斯州人民的固有權利」。

同時,該網站指出,多年來,這場運動已經發展成為德薩斯州獨立運動,倡導德薩斯州脫離聯邦,使其成為一個獨立、自治的國家。

米勒解釋說,該組織參與了「許多不僅與德州有關,而且與我們的文化保護有關的運動。」德薩斯人不得不與他們自己的州教育委員會(Board of Education)進行鬥爭。委員會希望刪除將阿拉莫防守者稱為英雄的說法,因為「『英雄』這個詞是有價值的,是一種價值判斷。」

米勒還表示說,有些人想「灌輸或改變阿拉莫的故事,以適應新馬克思主義進步主義的說法。」

對德薩斯人來說,阿拉莫之戰(Battle of the Alamo)是他們英勇抵抗並從墨西哥獨立而進行鬥爭的象徵。當時,一群德薩斯人(據歷史學家估計大約有200人)在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的一個堡壘防守了13天,對抗由安東尼奧·洛佩斯·德·桑塔·安納將軍(General Antonio Lopez de Santa Anna)率領的數千人的墨西哥軍隊。

雖然大多數守軍都被敵人殺死,但他們的犧牲使得墨西哥軍隊疲憊不堪,這為兩個月後德薩斯軍隊的勝利和德薩斯最終獲得獨立做出了貢獻。

根據米勒的說法,世界上的民族主義運動正在上升,被承認的國家數量從二戰後的54個增加到20世紀末的190多個。米勒說,像德薩斯州這樣的國家或地區的人民,都希望有能力按照他們希望的方式來進行治理。

米勒領導的這場運動吸取了世界各地獨立運動的經驗,比如英國退出歐盟(Brexit),蘇格蘭脫離英國的獨立運動,以及加泰羅尼亞人尋求脫離西班牙獨立的努力。

米勒表示,可以在關於英國退歐的辯論中看到,「布魯塞爾官僚機構的漠然,大量的(對歐盟的)超額支付本可以更好地在國內使用,在國內重新分配,布魯塞爾的中央集權威脅著英國民眾的個人權利和自由」,這都與德薩斯州的情況非常相似。

米勒說,該組織還研究了加泰羅尼亞的獨立運動,發現他們用來反對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材料中,如果把其中的名稱用「德薩斯」和「華盛頓」代替,就可以直接用來宣揚和招募德薩斯獨立的支持者。

米勒說,人們現在正在德薩斯州進行的這場鬥爭,「實際上是全世界一場更大規模運動的一部份,這場運動的目的,是從一群認為只有自己知道甚麼是最好的政治精英手中奪回自治權。」

米勒傾向於不使用「脫離」(secession)這個詞來描述德薩斯獲得獨立的過程,而是使用「退出」(withdrawal)或「撤出」(exit)這個詞。

米勒解釋說,退出意味著「從一個政體,通常是一個合併的政體中退出」。如果美國政府是一個「絕對的中央集權政府,並且認為美國是一個擁有主權的民族國家,各州僅僅是行政區劃」,那麼就可以使用「脫離」這個詞。

但米勒認為,Texit是德州從一個不再符合德薩斯利益的政治和經濟聯盟退出,就像英國退出歐盟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