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老農夫和兒子在田裏翻土,恰好老天下起大雨,兩人放下犁耙回家,路上,老人叫兒子屬對:「迷濛雨至,難耕南畝之田。」這時正好有一客人路過,叫道:「泥濘途逢,誰作東家之主?」

農夫見這人出語不凡,便邀請他到家避雨。對妻子說:「客已至矣,庭前整備茶湯。」客人忙應:「賓既來兮,廚下安排酒席。」

農夫又說:「不嫌茆屋小,略坐片時。」客人忙答:「且喜華堂寬,何妨數日。」

兩人飲酒到深夜。農夫說:「譙樓上,鼕鼕冬,鏗鏗鏗,三更三點,正合三杯通大道。」

客人貪杯不睡,說:「草堂前,汝汝汝,我我我,一人一盞,但願一醉解千愁。」

農夫說:「匡床已設,今宵且可安身。」客人說:「主意甚殷,明日定留早膳。」

第二天一早,客人起來磨刀霍霍,農夫忙問:「借問嘉客,何故摻刃而磨?」客人答:「無故擾東,定當殺身以報。」

農夫勸阻:「倘死吾家,未免一場官府事。」客人笑道:「欲全我命,必須十兩燒埋錢。」

農夫只好拿出銀子,交給客人說:「首飾湊成十兩。」客人將銀子稱了稱,說:「戥頭尚短八錢。」

農夫送到門口說:「千里送君終一別。」客人回頭說:「八錢約我必重來。」

農夫只好苦笑說:「惡客惡客,快去快去。」客人答謝說:「好東好東,再來再來!」

農夫送走惡客,回身見門角處,放有一包銀錢,並有謝書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