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 2 月 17 日,星期三,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美國正在經歷一場史無前例的冬季風暴,25個州、1.5億人受影響,尤其是最大產油州德州能源業深受其害,15日晚間因氣溫下降到攝氏零下17度,油井及煉油廠停產,電力供應商輪流限電,已有近400萬戶停電,連墨西哥都受到波及。

外界擔心石油供應出問題,德州西部原油價格飆漲,一年以來首度漲破每桶60美元價位。

另據美國國家氣象局消息,當地時間16日氣溫會稍微攀升到零度以上。但到18日晚間,氣溫又會再度下降。

拜登上台誓言要大幅提高美國接收難民人數的最高限額。近日拜登政府宣佈,允許在美墨邊境等候的幾萬名中美洲難民進入美國境內,等候移民法庭審理他們的申請案件。

《華爾街日報》和美聯社等傳媒報道稱,首批共2.5萬尋求庇護的難民,將於2月19日開始獲准從三個美國墨西哥邊境站進入美國。

拜登上台後,撤銷了特朗普政府之前的移民政策,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誓言要大幅提高美國接收難民人數的最高限額,甚至要超過在奧巴馬政府最後一年接受難民的人數。

據相關的資料顯示,在2017年初,美國接收難民上限為11萬。2020 年 10 月,特朗普將該限額降至1.5萬人,理由是中共病毒疫情仍在持續。

據了解,目前在墨西哥等候庇護,獲准進入美國的難民約有7萬人。

國會眾議院國家安全委員會資深委員、共和黨眾議員卡特科(John Katko)批評拜登這個新措施令邊境危機進入危險領域。邊境的形勢加上目前猖獗的疫情,已經形成安全、人道及公共健康問題的風暴。

加州華人律師劉鳳嵐則表示,非法移民的大量湧入,威脅到民眾的人身安全。加州在邊界上,非法移民第一選擇會去加州,這對治安非常不好。所以目前很多人都在尋找出路,許多人已經搬離加州。

在美中關係上,2月11日,拜登跟習近平通話之後,雙方共識似乎很少,沒有了下文,中共高層顯得很著急。中共黨媒新華社連續幾天不斷變換標題,報道拜習通話的消息,向美國傳遞「積極信號」。2月14日,中共高層又忍不住了,授意《人民日報》以「鐘聲」署名,發表評論文章,題為《應當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稱「雙方應該行動起來」。

時事評論員楊威表示,以「鐘聲」署名的評論文章通常都是《人民日報》接到最高層指示後,按他們的意圖釋放信息的文章。中共高層很清楚之前拜習通話,雙方存在嚴重分歧,因此,授意黨媒再次公開向拜登喊話,顯然中共高層急壞了。

文章稱,「過去半個多世紀,國際關係中一個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美關係恢復和發展。」

楊威認為,這句話將中共高層的心裡話說出來了。美中關係的走向確實對中共政權太重要了,直接關乎中共政權的存亡,也直接關係到中共高層在黨內的地位與威望,或者說,美中關係的好壞與中共內鬥的激烈程度密切相關。儘快改善美中關係,是中共高層試圖走出內外困局的關鍵,不可能不急。

文章還屢次強調「避免誤解誤判」,呼籲拜登政府作出「正確的政治決斷」,「多考慮合作,不蓄意對抗」。還稱「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和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美兩國在應對各類全球性問題上也存在廣闊合作空間」。

楊威認為,文章語氣既焦急又強硬,含有要求拜登儘快讓步,要求美國接受平起平坐。不過,目前拜登政府應該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對華政策,基本維持著特朗普時期的政策,這對中共相當不利,所以美中關係的主動權依然在美方這邊。

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中國顧問余茂春近日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世界需要對中共的霸道行徑有所醒悟,制定自己的規則,以遏制中共的侵略。

余茂春指出,中共威脅美國的策略是,要求美國不要干涉中共的所謂「內政」問題,包括:香港、西藏、新疆等,並稱之為「紅線」。他表示,「這只是中國共產黨的『紅線』,而不是基於國際法的紅線。」

余茂春說,當中共告訴各國,新疆議題是一條「紅線」的時候,它的真正意思是,「我們要將100萬名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我們要折磨他們,壓制他們的自由」。「而你們國際社會⋯⋯不許説一句抗議的話。否則就是不尊重我們。」

余茂春說,「全世界都要對這種霸道行徑醒悟過來」,拒絕接受這種言論。

他表示,蓬佩奧花了「大部份時間」,試圖在全球範圍內提高對中共威脅的認識,同時建立了一個應對它的聯盟。不過,在早期遇到了很多來自其它國家的阻力。直到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後,很多國家才覺醒,意識到中共帶來的全球威脅。

他說:「當我們帶頭的時候,自由國家就會跟隨。」「這不是因為我們傲慢,而是因為⋯⋯我們是有能力的⋯⋯美國是有能力在全球範圍內阻止中共擴張的國家。」

余茂春表示,以上觀點僅代表他個人,不代表美國海軍學院、五角大樓或者聯邦政府的觀點。

大年初三、2月14日下午,擁有超過 400 年歷史的雲南翁丁村老寨發生大火,火勢快速蔓延,直到當天深夜才被撲滅。被譽為「中國最後一個原始部落」化為灰燼。

翁丁村寨的寨主楊先生2月15日告訴紅星新聞,「寨子燒毀,東西都沒了。105 戶的房屋,現在只剩下三、四戶沒被燒毀。」

公開資料顯示,翁丁村寨依山而居,1949 年前,還處於原始社會末期,過著刀耕火種、犁地靠牛、吃水靠背、點燈靠油、結繩記事的原始生活,被稱為「中國最後一個原始部落」,原是中國保存最完整的原生態佤族村落。

部落被燒毀之後,有網友說:「十年前的夏天曾經隨緣來到這個地方,留宿一夜,現在還保持印象深刻,部落群居,夜不閉戶,民風淳樸。心痛啊!」

石家莊藁城區的恆大綠洲社區因疫情被封鎖一個多月。2月7日,幾千名社區業主無法忍受政府的野蠻管控和政府人員的横行霸道,跟對方發生拳腳衝突。

幾十萬藁城民眾被封一個多月後,部份區域管控措施開始降低,不巧在14日社區又出現確診病例,封閉管控又捲土重來。

恆大綠洲業主李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他們社區從1月6日開始封,直到2月8日才降為中風險,能夠出社區,但範圍很有限。

李先生說:「前兩天通知說不讓下樓,有個別人下樓了,在社區活動,警察來到將人帶走了。」

李先生透露,業主指控政府不作為及政府人員横行霸道,在2月7日,社區業主的憤怒情緒爆發,與政府人員之間最終爆發了衝突。

他說,「業主向政府訴求,要求解封。」「但這時從外面來了幾個人,不知道是政府的人員還是防疫人員,沒有工作證,也沒有制服,有業主問對方爲什麽要進來,是來幹什麽的?可能言語有些激烈,雙方很快爆發了衝突。」

李先生說,衝突事件從下午3時左右開始,6時左右才結束,但不清楚是否有人受傷。

他表示,「這樣一刀切的管控真讓人無法生活。上次反饋訴求,七八十歲的老大爺老大娘就哭了,差點給那些人下跪了。」

另一方面,疫情持續了一年多,而最初爆發疫情的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仍然是個謎。不過,中國新年期間,武漢民眾祭奠活動導致鮮花斷市,再度引發輿論揣測。據中共民政廳資料顯示,僅去年第一季度,湖北就有超15萬老人突然從津貼名冊上消失。被質疑是中共隱瞞疫情死亡人數的新證據。

湖北武漢有大年初一給過世親人「燒清香」的習俗,導致武漢鮮花價格大漲還斷貨。湖北官媒叫這個現象為疫情後的「報復性消費」、「市場需求旺盛」。當地民眾憤怒地質問:爲何不敢提及鮮花賣到斷市與武漢市民燒清香的祭奠習俗有關?

有當地網友說:「早上爺爺去了老同學家『燒清香』。回來後一陣感慨,今年滿街都買不到菊花,說是武漢的大供應商都斷貨了。這也間接反映了武漢去年的悲慘。」

武漢市民何先生說,武漢因為疫情死了很多人,這個是肯定的,但真實數據被隱瞞。

自由亞洲電台16日稱,關注事件的 NGO 人士劉俊說,現在任何人試圖去探尋真實資料,都可能被抓,這些事實都要把它記下來,有朝一日會還原真相。

劉先生還說,民政廳老齡津貼資料可以作為一個重要參考,同時也間接印證海外去年批評中共隱瞞疫情的實際規模。

從湖北省民政廳公佈的所謂針對80歲以上老人的津貼資料顯示,去年第一季度,該省就有多達15萬名老人突然從老年津貼名單上消失。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學者說,無論是全國還是武漢,老齡化都越來越嚴重,老人數量每年都在增加。但湖北民政廳的老人津貼資料出現斷崖式下降,這本身就不正常。

該學者說,這僅僅是涉及到80歲以上老人的情況,而細分的統計資訊被嚴密封鎖,疫情的全貌就更無法被外界所知。

去年3月,武漢社區一名叫「陸同學」的志願者,講述武漢一對80歲老夫婦陳婆婆和王爺爺被封閉在家的悲慘故事。

「陸同學」說:王爺爺死前最卑微的願望,就是能夠吃一塊豬肉。「陸同學」將豬肉送去,當天下午,陳婆婆打電話來說,王爺爺剛剛走了,中午他吃了一塊紅燒肉,說:「好吃。」

「陸同學」打電話去叫殯儀車,帶走了王爺爺。陳婆婆目送殯儀車並沒有嚎啕大哭。她拿出一個很舊的智能手機,相機裡存了一些照片,她説,就這一個月,聽說走了三個。

「陸同學」說,他不知道該說什麽。在這個春天,武漢很多人失去了爸爸媽媽。疫情下的武漢,每一個市民都是受害者,只是程度不同。而當中老人受害更深。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