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世界中,他是中文推特圈頗有影響力的「中國文字獄事件盤點」帳號的推主。

「身邊沒有一個人知道我關心政治」,他說,「我必須得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

出於安全考慮,他只透露自己姓王,90後,生活在「牆國」,給自己的定位是「倡導言論自由的活動人士。

相比很多中文界的推特大V,小王上推的時間不長。2019年10月,中國共產黨慶祝執政70周年之際,他開通了「中國文字獄事件盤點」,用中英雙語記錄近年來中國因言獲罪的案例。通過政府網站、法院判決書、官媒報道、警方社交媒體帳號等公開信息來源,建成了一個從2013年至今有近2000個因言獲罪案例的數據庫。他說,這些都是冰山一角。

說起設立推特帳號的契機,小王告訴美國之音,中國(中共)在舉行大型閱兵式慶祝建國70周年的時間點上抓了很多所謂「辱國人士」。一些人僅僅因為在網上說了幾句官方不喜歡的話就被抓走。讓他覺得最為兩個荒謬的案例,一是一位四川網民說:「閱兵有甚麼好看的」,二是一位山東網民說:「祖國沒有養你,是你媽養的你。」 二人雙雙被拘留。

「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國家對言論的打壓可能又上升到一個新的層面了。雖然我們都知道這樣的事件一直存在,但是那一系列案例報道出來,我才感覺到細思極恐」, 小王說。

在他記錄的案例裏,有一些被媒體廣泛報道的知名人物,比如曾暗示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被重判18年的地產大亨任志強;接連發表批評當局文章被革職的前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聲援多位良心犯被起訴「非法經營罪」的出版界「俠女」耿瀟男;抨擊共產黨是「政治殭屍」被開除黨籍的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報道武漢疫情被判刑的公民記者張展 ……

但更多的是些籍籍無名,鮮有人關注的小人物,有些連名字也沒有留下。比如,山東青島因在微信群「辱罵村幹部」被拘留7天的吳某;寧夏銀川因在貼吧抨擊交警被拘留5天的李某;河南嵩縣因在推特發佈、轉發「疫情涉政虛假信息」被判有期徒刑6個月的姚某。在這近2000位當代文字獄受害者中,甚至還有未成年人。

江蘇徐州45歲的前央企員工黃根寶是被小王「立此存照」的文字獄受害者之一。在官方的判決書裏,他因在推特上「辱罵國家領導人」和散佈「損害國家形象和危害國家利益的虛假信息」被判處1年4個月有期徒刑。

「(2019年)5月31日早上,大概9點左右的時候,他們通過單位的人把我喊到會議室,我也沒有甚麼準備,手機也被他們拿走了」,黃根寶告訴美國之音,「我也沒想到這次他會動真格的。」

刑滿釋放的黃根寶開通了新的推特帳號(原先的帳號已經被他人控制),繼續發聲。他堅稱自己無罪,並正式向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重新審理的申訴。

「我們是人,怎麼能任由他們像豬一樣圈養」,他寫道。

「我認為這些人不應該被遺忘」,「中國文字獄事件盤點」的推主小王對美國之音說,「很多案例放在其它國家都會是頭條新聞,但是在中國,它只是一個數字,只是簡單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這個群體太龐大了,我希望盡我可能,讓世界知道他們。」

就在小王上推的同一時間,中共外交部和一眾外交官也紛紛設立推特帳號。 儘管推特被中國政府屏蔽,但官方顯然意識到佔領這一平台的重要性。

那時小王經常到外交部的推特上留言,發佈自己整理的因言獲罪的案例。一個星期後,他被對方拉黑了。

去年,中共外交部公開表示:「在中國,任何人不可能因為僅僅發表言論就受到處罰或者刑罰……極少數人出於不可告人的目的,造謠稱他們在中國『因言獲罪』,經不起事實推敲。」

「那麼請問,這個經得起推敲不?」小王再次發佈了滿滿一頁因為說話被警告、拘留、甚至判刑的受害者名單。

他對美國之音說:「一定要讓世界知道中共對言論的打壓,對人權的迫害是系統性的,並不是幾個簡單的案例。」

很多推友對小王說謝謝,感謝他讓被遺忘的人群為人們銘記,讓世界知曉中國言論管控的現狀。

一位推特用戶寫道:「這些事情陸續發生的時候,你可能覺得只是單個事件,個別事件,但是羅列到一起後,你發現周圍是一張巨大的網,讓你窒息,讓你顫抖。其實災難就在不遠處,如何能繼續歲月靜好?」

小王也清楚,他所做的事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風險,說不定他本人就是下一個「被盤點」的對象。

殷鑑不遠——去年4月,北京三名90後疑因在端點星網站備份新冠疫情期間被刪除的文章被失蹤,陳玫和蔡偉隨後以「尋釁滋事罪」被逮捕;2016年,收集、發佈中國群體性抗爭事件的貴州小伙兒盧昱宇和當時的女友李婷玉被抓。隔年8月,盧昱宇被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四年徒刑;李婷玉被判刑兩年、緩刑三年。

「當我收集到他們的案例時,我自己也是震驚了」,小王對美國之音說。「同時我也意識到我可能是下一個。」

但是,當小王真正意識到自己可能是「下一個」的時候,他覺得「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我必須一直做下去,不管結果怎樣」。

「因為我知道,即使我停下來了,就算我把這個推特帳號刪除了,未來被迫害的風險還是大大存在的。我寧願被他們迫害也不願停下來」,他說。

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共在各地抓異見者的目的就是殺一儆百,想讓人們閉嘴,如果自己也跟著閉嘴,無異於讓威權統治得逞,「如果一個國家連言論自由都要迫害,自由在這個國家應該已經是被連根拔起了。」

小王說,他會將這份留存記憶的工作一直做下去,直到有一天自己也被消失,或者中國徹底不再有因言獲罪的那一天。#

(轉載:美國之音,原標題:記錄當代中國文字獄,為「牆國」不再有因言獲罪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