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7年到現在,中共頻繁使用的一個詞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從中共智囊們的發言中,可以看出習及中共判斷美國正變衰落,中共正在變強。分析認為,其實這是習在誤判大勢,中共正在走向衰落。如習不放棄中共,必會遭到反噬,世界滅共大勢不可擋。

習近平頻提「百年未見大變局」的背後

2017年12月28日,習近平在2017年度駐外使節工作會議上,首次提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說法。之後中共開始高調宣揚此論斷,官方及學者們的數千篇文章也跟進附合。

2018年6月,習近平在中共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稱,「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盪」。同年12月,他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再提此論。2019年和2020年,他亦有相關發言。

如2020年6月29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習重提「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2021年1月11日,習近平在中共黨校專班開班儀式上重提「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觀點,並強調「時與勢」在中共一邊,要「敢於鬥爭」。

可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具體含義是甚麼,究竟甚麼在大變,習並沒明說。這期間,從中共智囊的講話中可以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2018年11月,中共智囊、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認為,當前是冷戰結束以來中共最好的戰略機遇。

上海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吳新波在2018年認為,美國「衰落趨勢」正加速惡化,「大大削弱了(美國)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王湘穗在2019年3月一學術研討會發言稱,習講的這個論調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指這種此消彼漲的大勢。「百年未見之大變局」就是美國代表的西方世界,美國主導的全球化體系正在走向終結,而中國或者東方、南方的新興國家正在崛起,這就是當今世界的大勢。

中共另一智囊金燦榮稱,即中美兩個超級大國加上其他幾個一般大國。

類似的說法可追溯到王滬寧在1991年出版的一書《美國反對美國》。在這本書中,王滬寧認為,「美國的體制,總體來說建築在個人主義、享樂主義和民主主義的基礎上,但它正明顯地輸給一個集體主義、忘我主義和權威主義的體制。」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百年未見大變局」真的是美國衰落、中共變強嗎?其實這是習和中共的誤判。2017年正是特朗普掌權,國際出現大規模反共潮的起始之年。中共自以為美國在衰落,其實美國目前各類表現,是開始清理自身積弊多年的共產主義、與中共同流合污等問題過程中的反映。

李林一認為,誰強誰弱,由民心決定,不能完全由軍事、經濟力量所定。現在世界上的人,包括中國人,越來越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這個「百年未見大變局」,正可以套用在中共自己的頭上,是中共百年以來未遇的衰落、解體之大變局。

美政府智囊:三個時期下中共對美國的戰略判斷

在美國政府團隊中,有不少人認為,中共依據「百年未遇大變局」的觀點,制定了對外擴張的政策。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管杜如松(Rush Doshi)去年10月在《外交政策》撰文,認為中共內部對美國的戰略政策做了三次調整。

第一次調整是在天安門廣場之後,當時蘇聯解體,導致中共將美國視作強大而又具有意識形態威脅的對手。作為回應,鄧小平、江澤民等中共領導人鼓勵中共「韜光養晦」。

第二次戰略轉變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使中共確信美國正在削弱。時任中共領導人胡錦濤修改了鄧小平的戰略,強調「積極有為」。中共開始建立區域秩序。

現在正在經歷中共第三次戰略轉變。這一進程始於4年前,當時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

杜如松曾擔任智囊布魯金斯學會中國戰略計劃主任,專長研究中共全球大戰略(The CCP’s global grand strategy)。

新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的朱利安‧格維茲(Julian Gewirtz)也持同樣的觀點。

格維茲認為,中共對於美國正走向衰落的預期使得他們敢於採取「更有攻擊性的姿態」。

習領導下的中共主動出擊 與各國關係轉差

杜如松和格維茲的說法有事實佐證。

習近平自2012年底在中共內部掌權後,在各個領域主動出擊。

2012年11月,習上任不久,他帶領其他常委參觀中共國家博物館「復興之路」的展覽,並宣佈了他的「中國夢」。

在2015年9月奧巴馬總統訪問阿拉斯加時,5艘中共軍艦在參加中俄海軍演習後駛向靠近阿拉斯加的國際公海白令海峽。這是美方首次發現中共軍方出現在白令海峽。

2015年,中共發起「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亞投行),同時,中共還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意在拉攏部份亞、歐和非洲國家。

同時,中共開始佈局全球軍事力量,如獲取斯里蘭卡軍港、投資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以主權數碼貨幣直接挑戰美國的金融實力,獲取多個聯合國機構的領導權,並推行「一帶一路」戰略;公開與美國展開科技競爭等。

同時中共在軍事上向美國發出威脅。如中共去年1月派出南部戰區海軍1支新銳艦隊到中途島海域演習,大外宣《多維網》當年2月21日明確威脅美國稱,「若在此處發射巡航導彈,就能夠直接威脅到夏威夷。」

去年3月,大外宣再度發出威脅,在南海具備了對美國實行核打擊的「發射陣地」。

同年8月,中共高調宣佈「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正式開通,意味著可對美國全境實行精準核打擊。

2019年末,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最先在武漢爆發,後由於中共隱瞞真相等多個原因,最終擴散全球。此後,中共又「主動出擊」,一邊將疫情源頭甩鍋多國,同時還利用「港版國安法」,大幅改變中共對港人的承諾的「一國兩制」。

在中國國內,習對中共不斷「加強黨的領導」,增加對經濟、社會各個領域的控制。在習修改國家主席任期後,特朗普政府與中共展開貿易戰。中共與世界各國的關係急轉直下。

分析:美國智囊劍指習近平 習誤判大勢漸遭反噬

1月28日,美國智囊大西洋理事會(The Atlantic Council)發佈「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的長文:《更長電報——走向新的美國對華戰略》(THE LONGER TELEGRAM——Toward a new American China strategy),劍指習近平。

報告認為,美國對中共戰略必須將目標鎖定中共國家主席、總書記習近平,因為「在21世紀,美國面臨的最重大挑戰是在習近平主席和總書記領導下日益專制的中共的崛起。」「習近平不再只是美國面對的問題。他對整個民主世界構成了嚴峻挑戰」。

報告認為,美國對中共戰略的目標是更換現有領導人。

該文件認為,改變中共領導人的戰略目標之所以可行,是因為對習近平領導能力及其野心的不滿已經使中共嚴重分裂,「中共高官對習近平的政策方向感到極大困擾,並對習無休止地要求絕對忠誠感到憤怒。」

大西洋理事會稱作者為大西洋理事會是華府主流智囊之一,也是全球安全事務領域中具影響力的研究機構之一,成立於1961年。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從拜登最近的講話來看,給中共劃出的底線與上月底大西洋理事會的「更長的電報」文件裏提出的五條紅線中的大部份一致。換句話說,大西洋理事會提出的針對習本人的策略,至少為拜登提供了對中共政策工具上的一個選擇。

李林一指,此報告雖然沒有在美國達成統一共識,但是在政界引發激辯。這種針對推翻習近平個人的想法,雖然罕見,但未來是否會實現,而且會否與中共內部反習勢力達成默契,這些可能是現在習最擔心的問題。

李林一認為,世界滅共是大勢。習不願放棄中共、誤判大勢會遭反噬。今年2月9日,習主持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17+1」視像峰會,已至少有兩國降格改派部長參與,以示冷待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