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9年以來,一個有中共背景的團體安排了來自近50家美國媒體的一百二十多名記者前往中國,這是中共在美國加深影響力一系列努力的一部份。

這個團體就是「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是一個總部設在香港的非營利組織,由中共政府官員、億萬富翁董建華領導。

董建華曾任香港特首,目前是中共的政治諮詢機構——中共政協的副主席。根據美國《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中美交流基金會註冊為「外國代理人」機構。

中美交流基金會在美國註冊文件顯示,該組織如何試圖左右美國媒體報道和塑造美國的輿論。

除了提供美國記者去中國免費旅行,該機構還安排現任和前任議員去中國旅行,通過私人晚宴向(美國)主流出版刊物的媒體高管獻媚,並旨在美國培養一批獨立的「第三方支持者」,以便在西方媒體上發表支持中共的文章。

這些活動讓人們看到了中共是如何努力在西方民主國家裏影響民意和左右精英們輿論的,其目的是說服各國政府認同中共的政策。美國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去年10月的一次演講中說,這場被中共稱為「統一戰線工作」的一系列宣傳攻勢的目標是,「讓美國人接受中共的威權統治的形式」。

總部設在華盛頓智庫的「安全政策中心」的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什姆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通過瞄準外國新聞機構,這個統治集團希望限制美國媒體對中共的負面報道,同時加強對它自己有利的報道。

紐什姆說,對中共的宣傳報道,例如「上海和深圳有多少座閃亮的摩天大樓,中共治下的中國如何成功對抗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以及中國經濟如何良好復甦」,影響美國的公眾和美國官方的認知,並最終左右美國官方、商業界和金融界的對華政策。

CUSEF僱用BLJ Global公司 介入美國媒體

受僱於中美交流基金會的公關公司BLJ Global在2011年提交的《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註冊文件中公開了一個多管齊下的計劃,以「中國是美國不可缺少夥伴」為中心,以積極方式描述和宣傳中美關係。

BLJ Global公司將其為中美交流基金會所做的工作重點描述如下:「發展和培養一個在中美關係上『志同道合』的專家社區」;「與有影響力的媒體人士建立關係,因為他們可以在討論中美關係的時候發出『正面和積極』聲音」;「撰寫一個積極且有感染力的關於中美交流的訊息,並通過董主席傳達給那些獨立『第三方支持者』和組織以及媒體。」

該公司2010年的目標是平均每周在各種出版物上刊登三篇有利中共的文章。申報材料顯示,在2009年,該公關公司「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各個媒體中的26篇評論文章和103篇文章中的引經據點。

一些具有「積極」觀點文章將被安排由那些獨立的「第三方」支持者撰寫,這是一個由專家、前政治家和有影響力的人物組成的團隊,鑑於這些人在「有效地向媒體、有影響力的人群和評論專家以及公眾傳播積極訊息」中的關鍵作用,BLJ公司尋求擴招其成員。

組織美國記者中國行

根據中美交流基金會提交的審查文件,自2009年以來,BLJ公司為來自48家美國媒體的128名記者安排了去中國的免費旅行,包括《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Vox、NPR和NBC。該公司在2011年提供的文件中稱,這些去中國的旅行被稱為「熟悉之旅」,旨在招募「美國頂級記者前往中國,挑選標準是根據其報道的效果和是否對中國(中共)有利」。「這些記者訪問中國的目的是為了解中國(中共)的成就,為他們提供一個全新的、積極的視角,並強調美國與中國(中共)的直接接觸是非常重要的。」文件中說。

申報資料說,2009年,7家出版物的記者參加的兩次去中國訪問,帶來了28篇(親中共)的文章。

紐什姆說,中國之行類似於中共政府一直沿用的「訪問外交」和「熱情好客」政策,這種做法對許多國家的政府官員和商人「非常適用和有效」。他補充說,這種做法「對於那些對中共缺乏經驗的人來說更有效」。

給外國記者洗腦 使其轉變觀念

中共政府把資助外國記者去中國旅行視為重要的統戰項目,要讓西方記者們了解「真實的中國」。

「中國人民外交學會」是一個中共政府所屬機構,定期資助外國官員到訪中國,它也為中美交流基金會所贊助的美國記者扮演東道主角色。

該學會時任會長楊文昌在2009年的一次內部會議上稱美國媒體來訪是一個「非常好的嘗試」,並指出這種工作需要長期做下去,強調要打造「獨特的品牌」。

2020年,現任會長王超在他們的內部刊物上表示,他們加大了邀請外國媒體來華訪問的力度,讓這些記者們「親身感受中國的進步,以這些媒體為窗口,讓更多的外國人看到一個『真實的中國』」。

中共政府所屬的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自2010年起就開始啟動記者交流項目。

2016年在黨媒刊登的一篇文章誇耀,該協會組織外國媒體來中國訪問,這對中國在國際社會裏擴大影響、增進友誼發揮了關鍵作用。

文章說,這樣的訪問讓「從未到過中國、深受美國對中國偏見報道影響的記者與中國(中共)官員、專家和媒體同行,就中國的發展進行深入交流,這有助於消除許多誤解或擔憂」。

文章還引用了《赫芬頓郵報》一名資深編輯的感言,他說,協會安排的訪問讓他「意識到美國媒體圈對中國是多麼的無知」。

報道稱,《洛杉磯時報》的一名普利策獎得主、財經專欄作家在對中國進行了9天的訪問後表示,他發現美國媒體對中國的了解「永遠趕不上中國的發展速度」。

路透社一名為「帕特里克」的記者表示,此次訪華改變了他對中國(中共)媒體作用的認識。

中國(中共)媒體報道稱,帕特里克說,「在訪問中國之前,我認為中國的媒體是為階級鬥爭目標服務的,但來到這裏之後,我發現這種想法仍然停留在文革時期,這有些可笑。」他稱這次媒體交流「相當有價值」。

中共當局在處於危機時刻也利用這些媒體的中國之行,試圖將外國媒體的情緒左右到中共這邊。例如,在2008年和2009年西藏和新疆少數民族分別發生了兩次反對中共統治的重大抗議活動,被中共冠以暴亂之名後,中美交流基金會第一時間就譴責了「捏造新聞」的西方媒體。並迅速安排媒體現場採訪,為這次人權迫害事件進行冷處理,製造有利於中共的輿論」。

2019年3月1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習近平(右)與香港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握手。(Getty Images)
2019年3月1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習近平(右)與香港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握手。(Getty Images)

CUSEF為統戰鋪路 舉辦一系列晚宴和會議

從2009年到2017年,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與來自35家媒體的代表舉辦了一系列晚宴和會議,包括《時代》雜誌、《華爾街日報》、《福布斯》、《紐約時報》、美聯社和路透社。

董建華經常在華盛頓和紐約舉辦晚宴,邀請美國頂級出版物的高管和編輯參加。BLJ公關公司在2011年的FARA申報文件中將這些私人晚宴描述為「在吸引新聞行業領袖支持方面是有效的、非常寶貴的渠道」。

「雖然無法量化,但董建華先生對美國媒體高層觀點的形成和影響已經很大了,起到了能夠左右各大媒體的新聞報道和影響精英階層的作用。」BLJ繼續補充說。

作為中共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主持著中共統一戰線系統中的一個重要單位。該諮詢機構自稱是「促進社會主義民主」的「愛國統一戰線」組織。

統一戰線工作被中共的領導人稱為「法寶」,涉及中國國內外數千個團體,這些團體實施著政治影響活動、向異見人士施壓、蒐集情報,並促進技術向中國轉移。

董建華是上海出生的香港商人,1997年香港由英國轉交中國行政管制後,他是第一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2005年,他在第二任期期滿前辭職。在任期間,他監督起草了名為「23條」的有爭議的反顛覆法案,該法案引發了直到2019年大規模民主抗議活動前、香港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他一直表示對中共中央政府是忠誠的,在去年12月份,他表示支持北京對香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習近平曾稱讚董建華為「把時間、精力、智慧、資源無私地奉獻給國家」,「為後人樹立了榜樣」。

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在2017年給《外交政策》刊物的聲明中,否認與中共政權有任何聯繫。一位發言人當時說,「我們不以促進或支持任何一個政府為目的。」

中共政府將簽證「武器化」

紐什姆指出,除了通過個人關係培養影響力,中共還通過控制西方媒體在中國的經營範圍和接觸中國公民的機會多少,對他們直接施加威脅和影響。

「如果你寫的東西過於批評中共……你可能會被踢出中國。」紐什姆說,「所以,這導致了一定程度的自我審查——這不可避免地『削弱』了對中國的報道的力度,因為它呈現出的是一種不準確、不真實的報道。」

外國駐華記者指責中共政府將他們的簽證「武器化」,以脅迫外國媒體改變報道。去年2月,在《華爾街日報》刊登一篇標題為「中國(中共)是亞洲真正的病夫」的評論文章後,該報還拒絕為這篇文章道歉,於是中共就撤銷了三名《華爾街日報》記者的簽證。

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去年報道,2013年,彭博社撤下了一篇關於當時中國首富王健林與中共高層領導人之間關係的調查報道,因為擔心遭到北京的報復。「這肯定會,你知道的,招惹中共會徹底讓我們關門,把我們踢出這個國家。」彭博社當時的主編馬修溫克勒在2013年10月的一次電話會議上說,「他們可能會讓我們關門。」

這是NPR新聞機構獲得的一個會議錄音中披露出來的。

北京統戰美國媒體「相當成功」

紐什姆說,北京在左右美國媒體報道方面「相當成功」。

「讓我們回顧一下,看看要等多長時間才會看到有一篇像樣的、對關於中共敏感問題的報道?像關於中共集權在新疆種族滅絕行為的新聞報道,或者任何關於中共從中國人,通常是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報道?」他說,他指的是一個自1999年以來受到中共嚴重迫害的精神團體。

除了對北京侵犯人權的行為報道不足外,美國媒體還經常忽視中共政權在美國國內危機中所起的破壞作用。

例如,在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報道中,「主流媒體甚至拒絕考慮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而且他們攻擊這種說法是『假新聞』」,紐什姆說。

他指出,這一推斷只是在最近才出現在媒體報道中獲得更多的認可。「但媒體至少浪費了一年的時間,讓中共掩蓋了這個真相。」

紐什姆指出,每年導致數萬美國人死亡的芬太尼危機的新聞報道也經常不提這些合成毒品來自中國。他補充說,同時,關於中國經濟的報道「很少」提到中國(中共)官方經濟和金融統計數據非常不可靠,或者中國根本沒有法治。

紐什姆提出,媒體與中共政府互動的問題「最終歸結為原則問題」。「這些記者和媒體高管會對南非『種族隔離時代』的政府做類似的事情嗎?也許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