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以生為蓮葉為榮耀

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刻,那邊的山稜上終於現出第一道曦光。我雖然只是一支蓮葉,這麼卑微的身份能夠守候主人,守候美麗鮮妍的蓮花,真是打從我土裏的根柢覺得榮耀,而且長久以來,年年都能生長在這片蓮田。而身邊其它的蓮葉,卻是年年都換了伙伴,當然,他們壓根兒沒想到這事兒,因為一年只來一次。

這是我長久以來的懸念,對我這微小的蓮葉來說,這空間太大了,大得讓我無法想像。最後想到,或許有一個偉大的主宰的力量讓我永遠生存在這裏吧,又想到會是甚麼原因呢,或許是我的謙卑吧。此時,吹來了一陣風,於是,我又謙卑地彎了一下腰肢。

這一彎腰,我的葉片順著風,斜了,害得好不容易積存了一個早晨的露水,從葉裏滑走了一大片,溜進泥土裏,不覺升起一絲歉意,瞬時又安慰著自己,一會兒陽光來了,露水們還不是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這時,天色漸漸亮了,我往蓮葉間翹頭望去,太陽已露出了半個圓臉,紅色白色花朵紛紛在半空中燦爛著,風兒又來了,到處散佈著顏色的芬芳。這時,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田埂上一群人來來去去,有戴著帽子的,有的忙著拿相機對著蓮花拍照,今年怎麼人人嘴上都密密的封著白布兒,是否人間發生甚麼事了,我搖了一下葉片兒,雖然不關我的事,心裏還是感覺有點不舒暢,或許,風兒了解我的心意,帶著花香飄了過來。

太陽又慢慢升了上來,藍天裏白雲更鮮明了,蓮花們快樂地展開來,於是,花葉間就熱鬧了起來,一群群蜜蜂列隊逡巡,一會兒這邊飛著,一會那邊花蕊上停著,太陽只顧往上爬升,風兒則順其自然地陪著蜂群,花葉間四處逍遙。在相機閃光裏,一隻脫隊的大蜂兒倏地落在我葉片上,沒想到,被他尖尖的東西戳了一下,我強忍著,戳了就戳了,或許過去欠他的吧!這想法一來,突然,那大蜂兒就飛走了,我瞬間也就舒暢了,花香又飄來,是風兒在嘉勉我嗎?又一個念頭閃過—風兒背後是否也存在著那偉大的主宰的力量,此刻,花香又現,似乎示意著,風兒了解並認同我的想法,這讓我感覺這小小的環境裏瀰漫著祥和的氣息,不自覺地,升起了感恩的心情。

二、只有風兒了解我?

此時,太陽已攀上了天空,花兒紛紛闔起了燦爛的花瓣,變成圓形的,有的成了橢圓的花苞,不見了蜂群,賞花、照相的人們也不見了。炙熱的陽光裏,那邊,幾個農婦彎著腰,拖著木桶跪在水田裏,只露出包著布巾的斗笠,一個農夫肩上扛著一把翠綠的蓮蓬,向遠處的房舍走去,一路掉著綠色的水珠。

風兒一絲絲拂來,我的空間裏還能嗅到揉著殘留的花香的泥土味,正想沉進寧靜的空氣裏,一隻戴著圓圓的甲殼的小蟲子,已落在我葉片上,一寸一寸的小心爬著、停著,怕打擾了我似的,意識到這小蟲兒的良善,我善意地傾了一下葉子,一隻孤單的大黃蜂嗡嗡地早停在半空中,似乎也看到了小蟲的溫馴,嗡嗡地飛遠了。

或許,在我生存的環境,或更廣大更開闊的空間裏,也有一種好的、不妨礙別人的存在,那就是善良吧,這是我感受到的。

這想法對嗎,能問誰呢,輕輕拂來的風兒能回答我?這問題對我來說太大太難了,此時,我又想到了那偉大的主宰的力量。

三、偉大的主宰的力量在哪裏

忙了一天的太陽換了一身暖黃,緩緩偏向另一方,這也是整個夏天裏,最是等待的一刻。

忙碌的蓮田回歸平靜,農夫農婦回家了,蜂兒、甲蟲不見了蹤影,風兒還是微微來了,風兒真的關心我。我專注地、流連著遠處太陽的顏色的變化,乳黃、昏黃、暗黃,還有許多幻化顏色就說不出來了。總之,太陽下山的顏色我都喜歡,甚至盼望著時間永遠停止,因為這一刻的感受無限美好,此時,太陽遠遠地拋來一抹暖暖的殘紅,溫馨的。當然,明天太陽還會從另一邊升上來,可我想到的是,今年的蓮葉伙伴們明年夏天還會來嗎?

一時風兒來了,似乎要告訴我甚麼,瞬間我想起,那沒來的伙伴,或許是到更美好的地方去了,風兒您說呢,我彷彿聽見風兒了解、認同我想法的聲音。

我還可以去請問早已存在心裏的、那偉大的主宰的力量,此刻,我踏實了,只是如何找到他呢,又是一段探訪之旅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