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好!我想向你傳遞一個重要信息。」居住在澳洲的前大陸資深學者博寧撥響了中國西北某市國保大隊的大隊長牛某的電話。

不久前,中國西北某市的嚴某和她丈夫因修煉法輪功,一同被當地國保大隊的人強行抓走。博寧給牛某打電話,要求他立即放人。

在最初一分鐘的通話時間裏,他告訴對方,「修煉法輪功是合理合法的,沒有違反國家法律,所以現在千萬不能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他表示國際社會已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認定為「反人類罪」。聽到這兒,對方迅速掛斷電話。

博寧再次打過去,對方接了電話,沒過幾秒又掛掉了。隨後,他再打,這次對方聽了2分11秒。博寧講道:「從1999年7月20日到現在的21年裏,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紅頭文件,所有的迫害命令都是口頭傳達,電話傳達,不准做記錄。」他指出中共的最高領導人也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違憲違法的」,憲法明確規定人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

博寧還告訴他,法輪功學員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不能再幫助中共去迫害好人。同時,他還希望他明白,中共的一貫做法是讓基層人員實施迫害,最後是「卸磨殺驢」,他說,「運動一結束搞清算,倒楣的都是基層的人。」他希望牛隊長要明白真相,不再參與迫害。

聽完後,對方再次掛掉電話。博寧繼續打過去,這一次,通話進行了4分20秒。他勸告對方切莫做中共的替罪羊,他說,「江澤民因為迫害法輪功被30多個國家起訴控告,他最得力的幹將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人,現在都被關在監獄裏。」

接著,博寧問道:「那麼大的官,共產黨都保不了他們,能保你們這些小兵小卒嗎?」他提出一定要立即釋放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

他還善意地告訴對方,清算即將開始。在西方國家,已經開始制裁中共公檢法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他舉例說:「北京公安局朝陽分局前局長高岩,就因為迫害法輪功被美國制裁了。他在海外的資產被凍結,申請去美國的簽證也被拒絕。他的子女不能到民主國家去留學……」

博寧提到美國現在已經全面制止中共黨員入境美國,並且已經有中共官員被遣返、被拒簽證的實例,有案可查。

在8分多鐘的時間裏,儘管博寧打了4次電話,最終,還是讓對方聽到了真相。在以後的一周裏,還有其他人給該市國保大隊打電話,要求放人。

一星期後,有消息傳來,被抓的法輪功夫婦被釋放回家。

博寧三年前來到海外與子女團聚。原本應盡享天倫之樂的他,卻放棄了享受陽光沙灘、美食美旅的機會。他的日常生活內容主要是向遠在萬里之外的大陸同胞打電話講真相。

博寧說,在海外這樣的自由社會,若只為自己享受,他會「感到寢食難安」。

他說,每天打電話,不僅可以救出無辜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同時,也是在幫助那些實施迫害的公檢法人員,使他們明白真相後改過自新,不再助紂為虐。

1997年,博寧和太太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表示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煉,令他身心受益。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開始執意打壓法輪功,從此,在中國大陸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迫害。當時,他被市委定為專管對象。太太被抓進看守所三次,被關進洗腦班一次。由於警察經常闖入他們家中進行威脅、騷擾,兩人被迫流離失所。

他說,「在國內退休後,我和太太幾乎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有一次,我的太太被人舉報後被非法拘留了15天,由於當時所有資料已經發完,警察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最後只得放人。」

來到海外後,博寧表示,他深深地體會到了自由的珍貴。

他表示,希望那些中共的官員、各部門參與迫害的工作人員明白,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犯下三大重罪——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要立即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