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巴基斯坦提議成立聯合議會監督委員會,加強對「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的控制。日媒稱,這一舉措引發熱議,即這些項目是否走在正確軌道上,巴國到底能否從中得到好處。

《日經亞洲評論》2月11日報道,中共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栗戰書在1月底與巴基斯坦國民議會議長阿薩德·凱塞(Asad Qaiser)舉行的視像會議上,提議成立中巴經濟走廊(CPEC)聯合委員會。議會領導人指示下屬成立聯合議會監督委員會。

CPEC被中共視為是「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成立監督委員會的決定正值中共加劇擔心CPEC項目在巴基斯坦放緩之際。

中共希望通過監督委員會加強參與CPEC項目

專家認為,這一最新進展反映了中共政府對CPEC項目進展緩慢的失望,並希望更密切地參與單個CPEC項目,這既是由於最近CPEC某些部份(如瓜達爾港)在安全方面的一些挑戰,也是由於COVID-19對巴基斯坦的經濟和社會影響。

華盛頓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亞洲項目副主任邁克爾·庫格曼(Michael Kugleman)認為,北京對巴基斯坦的前政府很滿意,但對伊姆蘭·汗(Imran Khan)政府在CPEC問題上沒有達到同樣的滿意度。

庫格曼告訴《日經》,中國(中共)希望通過這個聯合議會委員會參與CPEC政策,使其不必那麼依賴巴基斯坦官員。

北京做出這一最新政策決定的另一個原因是巴基斯坦的財政問題。專家認為,鑒於伊斯蘭堡岌岌可危的財政狀況,中共此舉是想在CPEC中佔上風。華盛頓的「近東南亞戰略研究中心」的訪問研究員莫漢·馬利克(Mohan Malik)認為,北京要求議會對CPEC進行聯合監督和日常監測,是最近為加強北京對CPEC項目的控制而採取的措施。

建立聯合議會監督委員會引發熱議

中共提議建立聯合議會監督委員會引發熱議。《日經》稱,成立聯合議會監督委員會的決定是倉促做出的,甚至連作為CPEC中心舞台的港口城市瓜達爾(Gwadar)的代表也沒有被徵求意見。

「我在巴基斯坦國民議會中代表瓜達爾,在宣佈成立中巴CPEC聯合議會委員會之前,我沒有被告知。」阿斯蘭·博塔尼(Aslam Bhootani)告訴《日經亞洲評論》。

駐華盛頓的南亞分析師馬利克·西拉吉·阿克巴爾(Malik Siraj Akbar)告訴《日經》,此舉將加劇當地部份民眾的焦慮,他們一直對CPEC項目表示擔憂。「快速完成任務在短期內對中國(中共)有利,但從長遠來看會疏遠當地民眾。」他說。

庫格曼表示,一旦巴基斯坦克服了疫情,經濟穩定下來,就可以更好地衡量此舉對CPEC進展的影響。

《日經》稱,中共的提議再次引發熱議,究竟CPEC是否走在正確的軌道上,巴基斯坦是否能從中得到好處。

阿克巴爾說,北京顯然在幾個CPEC項目的融資問題上採取了刻意走慢的政策,以便增加對CPEC的直接控制。他補充說:「伊斯蘭堡處在進退兩難的處境,除了讓步讓項目繼續進行之外,別無選擇。」

然而,專家們一致認為,不管伊斯蘭堡的需求和當地社區的憂慮,中共都希望不惜一切代價讓CPEC運作起來。

巴基斯坦曾向IMF求助 令北京陷入尷尬

美國政府極力反對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前副總統彭斯指那是條約束它國的「不歸路」,是中共擴大全球影響力的「債務陷阱外交」。特朗普政府譴責,「一帶一路」使合作國家通過向中共借款來支付中國承包商的工程,以便建造合作國無法負擔的基礎設施項目。當合作國無法還債時,中共就會趁機掠奪他們的戰略資源。

2018年10月,深陷債務危機的巴基斯坦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尋求救助。《華爾街日報》和《香港經濟日報》等媒體當時說,巴國向IMF求助也將會讓中共陷入尷尬境地。

巴基斯坦前政府與中共在2013年簽署了「一帶一路」項目的旗艦項目CPEC。巴國的第一條地鐵線路「橙線」(Orange Line),是中共對巴國的620億美元投資計劃的首批項目之一。《華爾街日報》稱,北京本希望將其塑造成「一帶一路」的樣板工程,但巴國卻為此債台高築,有倒債風險,恐令中共「一帶一路」偏離預定方向。

華盛頓智囊「German Marshall Fund」的中國−巴基斯坦關係專家斯茂爾(Andrew Small)此前表示,如果巴基斯坦的財政真落到向IMF求助的地步,「那將是整個『一帶一路』計劃的一大污點」。

巴國要求低利息 CPEC峰會被一再推遲

CPEC的2020年年度峰會一再被推遲,《日經》1月份發表文章分析認為,兩國財務框架出現重大分歧。《日經》從知情人士處獲悉,雖然最初推遲原因是由於疫情,但後來兩國合作的一號幹線(ML-1)鐵路項目和經濟特區項目成為了兩國分歧的主要焦點,並導致峰會一再推遲。

巴基斯坦的一號幹線是中巴經濟走廊的最大項目,耗資68億美元。中共計劃將為巴基斯坦提供60億美元的貸款,巴基斯坦希望中共能提供利息低於3%的優惠貸款。

中共為此類項目通常提供優惠貸款和商業貸款相結合的混合貸款。據巴基斯坦計劃委員會官員稱,這可能讓伊斯蘭堡面臨一個大大提升的總利息。

巴基斯坦港口航運部長哈西爾‧比岑霍(Hasil Bizenjo)曾披露,中共為瓜達爾港、自由貿易區以及所有通訊基建提供的160億美元貸款,巴方需支付超過13%的高利息,其中包括7%的保險費用。

《日經》指出,由於東道國面臨著以更高的利息償還貸款的壓力,中共以延期支付來換取影響力,這有助於中共獲得更有利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