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拜登政府要求聯邦上訴法院擱置特朗普政府試圖禁止微信的上訴程序。此前不久,拜登政府也要求另一家聯邦法院延遲處理TikTok禁令上訴案件。

拜登政府表示,需要時間來審查特朗普政府的擬議禁令。

另一方面,國會共和黨人對拜登政府對中共立場表示擔憂。很多共和黨參眾議員均敦促拜登政府繼續特朗普政府對華強硬政策,尤其要對中共控制的中國科技公司保持強硬立場。

美國司法部11日在給三藩市第九巡迴上訴法院一份文件中表示:「隨著拜登政府就職,商務部已經開始審查最近發佈的該部行動,包括(前)部長在本次上訴中對有關微信移動應用程式的禁令。」

「關於這些禁令,商務部計劃對證明這些禁令的基本記錄進行評估。本屆政府將更好地確定(特朗普)總統2020年8月6日《行政命令》中所述的國家安全威脅,以及保護美國人及其數據安全的監管目的,是否仍能繼續確保禁令(維持)。」 司法部說。

該文件補充說,拜登政府「仍然致力於強有力捍衛國家安全,並確保我們經濟的生存能力,並維護個人權利和數據私隱。」

10日,拜登政府向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提交的請求中也使用了類似措辭,要求推遲特朗普提議的禁止TikTok訴訟程序。

前總統特朗普去年秋天簽發行政令禁止微信和TikTok在美國應用商店上架,稱這兩個中國應用程式是美國國家安全威脅,因為這些程序涉嫌收集美國人的「大量數據」,並為中國共產黨提供審查或發佈虛假信息的途徑。

三藩市一名聯邦地方法官在2020年9月份暫時中止微信禁令,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也發佈了暫時中止TikTok禁令的指令。特朗普政府的商務部正在對這兩項裁決提出上訴。

微信在美國已有百萬用戶。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研究員曾表示,受跨境審查影響的用戶數量巨大,而且(騰訊公司的即時通訊服務程序)微信收集海外數據用來訓練中國審查算法;如果美國有更強有力的數據保護法,騰訊可能不得不向用戶披露這種監控。

「公民實驗室」主任迪伯特(Ron Deibert)曾對《華日》說:「海外人可能會誤以為我們稱之為『一個應用程式,兩個系統』的方法,在某種程度上不受中國(中共)信息控制的影響」。迪伯特先生指的是中共針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框架,該框架賦予香港居民獲得大陸未見的公民自由,但許多人對「一國兩制」已經缺乏信心。

一些共和黨參議員對拜登政府對中共立場表示擔憂。共和黨參議員裏克·斯科特(Rick Scott)周四針對拜登首次和習近平通話發推說:「@POTUS(拜登總統)對共產主義中國採取的軟弱措施,將無助於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或使它們(中共)對種族滅絕負責。我們不需要可親和愉快的通話,而是需要採取強有力的積極行動來對抗中國(中共)威脅。」

上周,資深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對拜登商務部提名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持保留態度,此前雷蒙多在參議院聽證會上拒絕透露是否將華為列入經濟黑名單。

克魯茲上2月4日在推特上說:「當拜登政府承諾將(幫助)中共(實施)大規模間諜行動的華為保留在(商務部)實體名單上時,我將解除暫緩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