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衡量美國的價值?是從歷史的角度,還是社會學的角度,或者是從宗教的角度?

可惜沒有一種方法能夠得出有意義的確定美國價值的公式,因為它無法被量化,只存在於其生活受到自由和民主所塑造的每個人的心中。那才是美國深藏不露的美以及真正的價值,它紮根於每個在如此多元化、要求如此之高,又充滿機遇的社會中尋求聯繫的美國人中,這種機遇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國家都多。

美國是夢想成真的地方,生命開花的地方,也是接受教育成長的地方;每個人無論種族、年齡、性別或經濟狀況,都應有平等的充份享受生活的權利。

一個充滿活力的社會取決於富有同情心和仁慈、溫和以及充滿愛心的人們。當這些美德成為社會的基石時,互信關係就會蓬勃發展。通過這種人與人的信任,個人的性格特性得以發展,並能代代相傳。

哪裏最能找到這種互信關係?

從家庭開始,通過我們的宗教機構和對上帝的尊崇得到進一步發展,然後通過旨在鼓勵批判性思維和思想交流的教育體系進行完善,以促進形成更關愛的社會。當關愛和道德品格通過不斷建立的互信得以發展時,婚姻、工作和生活的未來需求就變得更易管理。

然而,性格不健全會導致不成熟。

在一生中,不成熟的人控制自己的情緒和情感都比較困難。他們從自我驅動、扭曲的價值信念體系中看事物,這種思想體系促成了以自我為中心的傲慢,並以此謀取更多個人利益。

我們的建國之父明白不道德社會的危險,並創建了旨在鼓勵發展道德品格的自由基礎。

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在給侄子的信中寫道:「良好的品格是男人的首要條件。」

塞繆爾‧亞當斯(Samuel Adams)談到:「民主的靈魂和精神是美德。當美德得不到崇尚時,沒有哪個國家能夠長期維護其自由。」

以高尚品德來衡量生命的價值,代表著美國的核心理念,這正是令美國變得美好,且值得捍衛的本質。

家人的愛,上帝的良善,老師的關愛,可信賴的朋友,以及做出的犧牲,表現出的勇氣和謙卑,所有這些共同塑造了這一核心理念,並為發展美德和道德品格提供了要素。

但是,當一個社會在破壞其人民的真誠正直的道德原則時,自由就會喪失,曾代代相傳用以塑造性格的有意義的關係也會隨之消失。

當正義被歪曲時;當媒體操縱新聞將某個團體的觀念至於另一團體之上時;當對神的信仰不允許出現在公眾領域時;當政治正確佔主導地位時;當個人被隨意分配到一個團體中,受到抹黑和摧毀時;當對領導者的信任下降時;當思想交流僅限於選定的群體時;然後我們會問,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必須互相幫助,選出盡職的領導者以確保每個人都是重要的、獨特的和有尊嚴的。美國人民應該受到有尊嚴的對待,但是成為美國人意味著不僅要關注自己的利益,也要為他人的利益考慮。這是美國的靈魂,也是我愛美國的原因。

美國人互相幫助。我們這樣做不是出於義務,而是出於代代相傳的關愛、喜愉和熱情,這是在建國之父設計和創造的自由框架中蓬勃發展起來的互信關係。

我們在南達科他州看到這樣的關係,州長克里斯蒂‧諾姆(Kristi Noem)在抗擊冠狀病毒疫情中從未陷入封鎖。她信任她的人民,他們互相關愛,共同努力以保護彼此的利益。美德受到尊重,自由得以保留。

我們並非總能做到正確,是的,代代相傳之間存在著差距,但是作為美國人,我們必須堅持正義,尊重他人的自由。

在這段時間裏,讓我們記住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話:「做惡的人不會破壞世界,而是不做任何事的人會破壞世界。」我們不要做毫無意義的旁觀者,看著別人毀滅美國。#

原文America Essay Contest: The True Heart of America: Lives Are Measured by a Virtuous Charact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邁克爾‧史蒂文斯(Michael Stevens)是史蒂文斯與馬龍(PLLC)律師事務所的退休律師,他生活在德克沙士州溫伯利(Wimberley)的美國夢中。

本文為英文《大紀元時報》「我為甚麼熱愛美國」徵文比賽參賽作品。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