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藝術家華湧8日晚在Twitter披露,董瑤瓊於2021年2月6日,第三次再被當局關在株洲市第三醫院。湖南株洲女孩董瑤瓊,因對中共獨裁專制不滿,曾經在上海海航大廈前直播向習近平畫像潑墨,曾兩度被關進以精神專科為主的株洲市第三醫院。她的境況一直被外界關注。

2018年7月4日在上海海航大廈前直播向習近平畫像潑墨,被當局定性為攻擊國家領導人,關進株洲市第三醫院。2019年11月19日,董瑤瓊獲取保釋放。

2020年5月,董瑤瓊再次被關入精神病院近兩個月,釋放後病情更為嚴重,董瑤瓊的父親要求到醫院做檢查鑑定,但遭到當地政府拒絕。

後來,她被安排在政府工作,實際上是非法拘禁在政府機關。

2020年 12 月 3日,網上流傳一段董瑤瓊自拍的短片,片中董瑤瓊透露自己至今遭當局監控,雖然獲當局安排工作,但她認為都是監控的一部份。

董瑤瓊表示,自己工作、交友自由均受限,甚至連自己父親出事都不知道,精神瀕臨崩潰,淚控中共高壓監控。

董瑤瓊質問當局,我做錯了甚麼?我違法了嗎?不知道這次發 Twitter 會招緻甚麼後果,但日常監控已達無法忍受程度,「要麼就死吧。」

 

向習近平肖像潑墨的「潑墨女孩」董瑤瓊數年來首次發聲:自己沒有精神病,她因潑墨習近平,被關進精神病院2年多。她被非法拘禁在政府機關。 pic.twitter.com/T3llaUYDag

— yulin (@yulin18494807) December 3, 2020

湖南居民王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這樣隨便關人,無論從哪個角度講都是不對的。但是他們手裏有搶、有拷子、有權,他們袋子裏有錢。對待百姓就像對待螻蟻一樣,根本就沒把人當人看,所以在中國講人權就像天方夜譚。兩年前,我的一個朋友就接了一通國外電話,結果被軟禁了兩年,差點失去了生命。

王先生說,目前國內就是這個狀況,異見人士,民主人士根本沒有話語權,連律師都被他們超控,想關就關,想抓就抓,說取消律師資格就給取消了。就像民間形容城管那樣我是流氓我怕誰。

王先生還說,國際上也是,自從拜登上台後,在民眾心裏好像失去了自由燈塔的航標,一切都彷彿進入了時空隧道,看不到洞口的光亮,也許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吧。

王先生表示,世衛專家組來大陸考察了近半個月,民主人士,異見人士不是被軟禁就是被監視居住的,連家門都出不去。世衛專家組果然不負重託,竟公然替中共宣傳站台和「甩鍋」。這場由中共向全世界發起的病毒戰爭,被這些所謂的權威人士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掩蓋過去了。

董瑤瓊的遭遇受各界關注

湖南人權活動人士公民記者歐彪峰,於2020年11月30日在其Twitter帳號轉發潑墨女孩董瑤瓊的求救影片。

12月3日歐彪峰在湖南寧鄉家中被國保帶走,先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15天,期滿後被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罪名轉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繼續秘密拘禁。歐彪峰長期關注和協助其他被打壓和被捕的維權人士,也曾於2019年公開聲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

湖南人權活動人士公民記者歐彪峰聲援董瑤瓊,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拘謹。(網頁截圖)
湖南人權活動人士公民記者歐彪峰聲援董瑤瓊,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拘謹。(網頁截圖)

董瑤瓊的父親董建彪表示,「我不相信我的女兒患有精神病,亦不同意女兒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療,我要求見我的女兒。」

網名「天地迎春」表示:「幾十年來,最早把正常人關進精神病院的是法輪功修煉者,身邊幾個人,強制被關進精神病院出來後明顯癡呆。中共如此之邪惡不能說與中國人的沉默與冷漠沒有關係,刀子不擱在自己頭上不疼,擱自己頭上,一切都晚了。」

也有網民表示:「不知道潑墨女孩到底犯了那一條罪?我想她的最佳處境就是被精神病了。中共政府和獨裁者,可不可以更不要臉些?這是在和北韓比誰更無恥下流嗎?」

「祝願潑墨女孩董瑤瓊平安,強烈譴責中共這一強盜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