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後,世界上多名政界知名人士公開批評「港版國安法」讓香港失去自由。日前,美國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ion)研究員,也是前總統列根助理的班多(Doug Bandow)在網上發表名為「香港無法救但香港人可以救」的論文。他在文中表示,香港正在「港版國安法」的侵蝕下失去自由,儘管在經濟上仍有自由,但是在其它方面和大陸城市如出一轍。

班多表示,美國幾乎無法扭轉這一局面。他認為,中國人其實有非常強大的力量,在西方嘗試給予援助時,最重要的是從香港內部進行改變。

「顯而易見,香港人不想被一個壓制信息和言論自由的極權統治,但是他們不應該寄希望於華盛頓。」

班多舉例說明,在2019年,有抗爭者展示美國國旗,這足以使北京鎮壓,以試圖取消美國對領土事務的干預。在後一段,班多引用逃亡到英國的民主人士羅冠聰的話:「關注和譴責是不夠的,與獨裁國家達成的貿易或投資協議甚至更糟,世界要站起來捍衛我們與他們共同的普遍價值,與隻言片語相比,我們更需要的是肩並肩地採取實際行動。」

班多也指出,羅冠聰希望歐洲國家停止最近與中共簽訂的貿易協定,並希望美國鞏固大西洋地區的合作,以制衡中共的威權擴張。

他對此也表示贊同。他說道:「拒絕給林鄭月娥開銀行帳戶確實讓我們心情愉悅,不過這不足以讓中共投降,更不會讓其拒絕簽署貿易協定和達成投資協議。使用馬格尼茲法案來制裁通過腐敗獲利,對也從西方斂財的精英是有用的,但這不會讓中共改變策略。」

不過班多表示不應該孤立中國人民,他認為中國人有非常強大的力量。他說:「改善人權的最大希望是中國內部的變化,而不是來自外部的壓力。一個孤立的中國,在國外的圍困下,可能會更具壓制性和危險性。」

對此,班多建議美國及其它國家應向大陸地區輸入信息,同時注意不激怒民族主義情緒。與此同時,他也認為美國需要幫助香港人,「儘管中共把外部勢力都視為是黑手黨,但是美國的援助不僅香港人會記住,也會被將香港視為自由堡壘的人記住」。

他認為,美國應該公開化香港(因民主運動被判囚)囚犯的處境,律師公司也應歡迎香港申請者。

班多還建議西方放寬對尋求自由的香港人的移民,他說:「這讓西方獲得人才的同時,讓中共即使不改變立場也要接受損失人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