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當局公佈中央和地方單位2021年新聞發言人名錄,不僅發言人人數增加,且發言人級別也升格。對此,資深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中共此舉是讓戰狼聲調整體強化,更方便造假。

2月9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簡稱「國新辦」)發佈2021年中央國家機關和地方新聞發言人名錄,共有262人,包括中央部門161人、地方101人。

增加發言人人數  屏蔽所有雜音

中共當局於2004年首次公佈國新辦新聞發言人名錄,當時僅有75人,17年後增加到262人,翻了3倍多。與2020年相比,2021年的發言人名錄新增14人,其中中央部門新增6人,地方新增8人。

2021年發言人名錄中,中央新增4個部門,即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辦公室、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辦公室、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其中,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辦公室,以及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都是首次公佈新聞發言人。而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發言人2019年出現過,但2020年又被撤銷。

中共中宣部(加掛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牌子)新聞發言人人數也從原來的郭衛民、胡凱紅2人,增加到4人,即徐麟、陳文俊、壽小麗、邢慧娜。其中,徐麟為中宣部副部長、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屬正部級官員;陳文俊為中宣部對外新聞局局長;壽小麗、邢慧娜為中宣部對外新聞局副局長。

地方省級新聞發言人名錄中增加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新聞發言人。

資深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當局的新聞發言人,從中央到地方是一盤棋,目的是確保從上到下都只有一個聲音、不走樣、不變形,確保各部門和地方都只能發出習近平的聲音,屏蔽所有雜音。

他認為,習近平之所以壯大話語權的掌控,是因為受到來自國內外的壓力。在國內,一方面,習近平面臨利益集團挑戰,需要壯大自己的聲音,另一方面,今年中共建黨100年,明年中共二十大,習近平面臨連任,他需要強化對國內輿論的掌控。在國外,戰狼外交是習近平定下的外交原則,就要體現強勢,尤其在拜登上台後,習近平判定這是中共的戰略機遇期,未來會繼續走主動出擊、更具侵略性的外交路線。

「對新聞發言人的擴編整改,是想要體現官方戰狼聲調的整體強化,整體強勢,」他說,「像趙立堅這一類『我是流氓我怕誰』式的戰狼風格,未來可能成為中共各級新聞發言人的樣板。」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則對大紀元表示,新聞發言人主要作用是對外,因為在國內,中共只要發文件就能統一輿論、統一思想。增加發言人人數,說明中共現在非常重視對外宣傳工作,也就是強化對外宣傳。

王軍濤認為,新聞發言人人數增加的一個直接原因是,目前外國記者提出的問題涉及到方方面面,發言人只有一個,基本上很難回答。而明年中共可能會面臨更多的尖銳問題,它需要回答這些問題,如包括對外關係、經濟下滑、疫情失控及一些民生方面的問題等等。

發言人級別升格 中共更容易造假

2021年發言人名錄還顯示,中央及地方新聞發言人的級別被升格。

其中,中央統戰部、中聯部、中央台辦等部門首次出現了部級發言人,分別是:中央統戰部副部長許又聲,中聯部副部長郭業洲,中央台辦副主任陳元豐。

地方省級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新聞發言人全都由副部級的省級黨委常委擔任。

中央網信辦新聞發言人雖然從原來6人減至2人,但級別有所提高,由原先的6名內設機構局長,改為副主任牛一兵及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局長謝登科。

唐靖遠對大紀元表示,發言人級別升格是另一種形式的集權,在某種程度上等於形成了一個更統一集中的發言人系統。

「習近平在官方聲調的大動作,顯示他要牢牢掌控話語權的意圖。」唐靖遠說,「一個更集中統一的發言人體系,更方便造假」。

此外,2020年首次設立新聞發言人的中央政法委,今年該職位暫缺。去年擔任首任發言人的雷東生,在20多天前赴寧夏任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中央政法委發言人暫缺 釋放什麼信號?

此外,2020年首次設立新聞發言人的中央政法委,今年該職位暫缺。去年擔任首任發言人的雷東生,在二十多天前赴寧夏任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對此,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對大紀元表示,一方面,可能因為政法委幹的壞事太多,這個位置的工作不好幹,自願去做此事的人不多;另一方面也可能因為習當局很看重這個職位,但找不到讓自己足夠信任的人選,所以暫時空缺。

吳特分析說,政法委是前江派常委周永康的勢力範圍,習當局一直在喊清理周永康遺毒,表示習近平對此還是不放心,所以可能是藉此機會拿掉政法委發言人,然後用新的機構或者已有機構接替其權限。不過,他認為,即便如此,政法委幹的髒活未來中共還是會給別的人幹,這是中共這個體制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