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宣稱,經過在武漢的初步調查,發現中共病毒「極不可能」來自武漢市中心的病毒實驗室。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指出,該說法不可信,世衛組織官員的行為符合中共的最大利益;該組織已腐敗與被政治化、在向習近平書記屈膝。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亦指,世衛不具公信力。

流行病學家菲捨爾直言,她與專家組無法從中國獲得她所想要的「原始數據」。共和黨參議員嚴厲批評世衛組織充當中共傀儡,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必須進行全面改革。參議員裏克·斯科特與喬什·霍利提出「世界衛生組織究責法案」。

幫中共洗白 世衛稱病毒非源自武漢研究所

2月9日,世界衛生組織結束在武漢對中共病毒(武漢病毒、COVID-19)起源的調查之行,與中方專家在武漢召開記者發佈會。專家組表示,目前只能證明「華南海鮮市場是病毒傳播點之一」。

綜合媒體2月10日報道,世衛組織食品安全與動物疾病專家、調查組主席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在新聞會上稱,經過實地考察,排除武漢實驗室洩漏病毒的可能性,該組織認為,無需再做進一步的研究。

專家組作出結論,稱中共病毒「極不可能」來自武漢的病毒實驗室。

雖然多種線索直指,病毒可能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洩漏的,但公佈調查結果均將重點擺在華南海鮮市場,避開武漢病毒研究所。

恩巴瑞克說:「我們發現在2019年12月之前,在武漢或其它地方沒有證據表明有跟中共病毒大量爆發有關係。」

世衛聯合專家考察組中方組長梁萬年亦稱,沒有證據證明武漢的疫情在2019年12月以前就開始傳播。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發前完全沒有新冠(中共)病毒,因此亦無洩漏病毒的可能。

但2020年2月,武漢病毒所P4研究室負責人石正麗對「科學美國人」披露,在得知武漢爆發疫情後,她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病毒會是從實驗室出去的嗎?」

之後,石正麗團隊檢測當時患者的病毒樣本,建立病毒基因排序,用以比對她的團隊多年來從一萬多隻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個冠狀病毒樣本,以排除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

稍早1月14日,世衛專家組到訪武漢,經兩周隔離後,前往參觀與早期感染群有關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及武漢病毒研究所等重要場所。

蓬佩奧轟世衛不可信 向習近平屈膝

2月9日,蓬佩奧告訴霍士新聞,世衛組織官員上述說詞符合中共的最佳利益。但他對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觀點,一點都未隨之改變。他說:「我知道,有重要的證據表明,這(病毒)很可能來自那個實驗室」。

「我希望他們能夠在(武漢)實驗室中看到所有數據,所有科學操縱,與醫生交談,私下採訪他們」,「在這些地方他們可以真實地說出發生了甚麼,沒有受到坐在房間後面的共產黨員監督他們,確保走共產黨路線。」

「我會期待看到他們的報告與分析,但我不相信他們得到了他們需要的訪問權。我知道他們沒有及時獲得他們所需要的權限。」蓬佩奧強調:「我們(前特朗普政府)之所以離開世界衛生組織,是因為我們開始相信它已經腐敗與被政治化。它在向習近平書記屈膝。」

此外,《紐約時報》引述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傳染病專家丹尼爾·R·路西(Daniel R. Lucey)的話說,WHO專家們需要證明其可信度。報道說:「如果團隊沒有拿出一些實質性的東西,人們會說這一切均僅是一場秀。」

英國BBC報道亦指,世界衛生組織與中方上述最新公佈的結論,能有多大程度消除外界對中國(中共)當局處理疫情不「透明」、「隱瞞」、「打壓吹哨人」等批評,仍然有待觀察。

章家敦:世衛無公信力

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向霍士新聞表示,他不認為世衛有公信力。他說:「美國正在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這是可怕的。該組織決心支持中共的理論,而不顧證據所展示的。」

章家敦質疑說:「世界衛生組織考察團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呆了3個半小時,怎麼能對中共病毒的來源作出任何判斷?」

「考察組似乎急於作出判斷,一個支持中共關於病毒來源的荒謬理論的判斷,我們不應該感到驚訝。」 章家敦說:「最初,科學界攻擊實驗室洩漏的說法,有些人這樣做就是出於政治原因。」

美議員嚴批世衛 提案追責

美國佛州共和黨參議員里克·斯科特 (Rick Scott)發推說,在COVID-19威脅面前,世衛不作為、充當中共傀儡,幫中共傳播錯誤信息,「是不可原諒的,必須追究他們的責任」。

斯科特說,2020年2月,「我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對冠狀(中共)病毒的範圍與來源進行深入分析。他們花了將近一年時間採取行動,但我們仍然沒有答案。他們甚至放棄對COVID-19是否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調查。」「他們的無所作為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2月9日,斯科特與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共同提出「世界衛生組織究責法案」(WHO Accountability Act),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及其領導人譚德塞為幫助中共掩蓋有關冠狀(中共)病毒威脅的信息擔責。

此外,法案還要求暫停用美國納稅人的錢資助世衛,直到世衛更換領導層,同時需接受台灣成為會員國。

「世衛組織一次又一次將促進中國共產黨利益,置於全球人民的健康之上。譚德塞博士與其他世衛領導人必須對這種失職擔責。」霍利說:「世界衛生組織必須進行全面改革,而後才能再次從美國稅款中受益。」

最早提出中共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實驗室的美國政要之一、美國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亦發推指,台灣因中共的壓力被排除在世衛之外。他說:「這種政治遊戲具有致命後果。如果台灣早被納入討論範圍,世界(抗疫)將準備得更充份。」

科頓建議,拋棄受中共操控的世衛建議,聽取公正專家的意見。

美國聯邦眾議員畢曉普(Dan Bishop)發推說:「我們需要進行獨立調查,而不是聽中共(CCP)宣傳。」

美國務院:北京或未與世衛組織誠實合作

2月9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針對世衛組織與中方的調查結論表示,美國政府「不確定」中方當局能夠為該組織的專家提供透明的信息與良好的合作。他說:「我們對此仍抱有疑慮。很明顯,中國政府(中共當局)在此之前並沒有給我們提供透明的關於病毒的信息。」

普萊斯強調,沒有任何明理的人會懷疑病毒起源於武漢之外的地方。美國將根據自己的情報與分析,結合世衛的數據,作出自己的結論。

美國白宮新聞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表示,拜登政府並未參與調查「規劃與實施」,且擔憂中共給世衛專家們提供的透明度有限,希望對世衛調查結果與基礎數據進行獨立審查。

她亦表示,雖然拜登政府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但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有自己的專家團隊進行實地考察」。

世衛武漢調查疑問難以解答

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疫情一年多之後,中共才同意放行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們真正進入中共病毒原爆發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調查。2020年1月20、21日,專家首次進入武漢,後來稱未去髒區。

法廣2月10日報道,今次近入武漢調查的世衛專家們,出行受到嚴格的所謂保護。去武漢病毒所考察之日,外圍佈滿安全人員,專家們所到之處,均受安全部門控制。外界質疑,如此嚴密控制下,專家們能否自由地獲取所需資料,見需要會見的人員。

新聞發佈會上,世衛專家稱,他們去了所有他們想去的地點,及見了想要會見的人員。

但世衛組織丹麥流行病學家西婭·科爾森·菲捨爾(Thea Kolsen Fischer)告訴媒體,她與專家組無法從中國獲得她所想要的「原始數據」。她說:「我只能去相信他們已經分析過的大量數據。」

中共持續對內壓制對外推卸責任

記者發佈會上,調查組主席恩巴瑞克還稱,蝙蝠仍是一個可能的病毒來源,且通過冷凍食品傳播病毒的可能性值得進一步研究。中方組長梁萬年稱,病毒可以通過冷凍食品長距離旅行。

2020年秋季以來,北京即多次宣稱,中國發現的新冠(中共)病毒與進口外國冷凍食品有關。黨喉紛紛報道,大陸在冷凍食品上找到中共病毒。

另據法廣報道,中共官方在當日新聞發佈會上聲稱,尋找病毒來源的工作應將重點放在中國以外的地方。2月7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CNN採訪時稱,世界衛生組織亦應調查美國。

此前,北京堅持要世衛調查新冠(中共)病毒源頭是否出在美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曾使用病毒來自美國軍方實驗室洩漏的陰謀論說法。2020年,中國輿論已出現病毒起源於馬里蘭州美國實驗室的陰謀論。

據法新社評論報道,中共黨喉不斷地提及上述假設,有助於夯實中國有關病毒來源於外國的指稱。但是世界衛生組織對此問題早有明確闡述。

世界衛生組織緊急醫療計劃執行主任邁克爾·瑞安表示,不存在冷凍食品傳播新冠(中共)病毒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