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通過後,中共撕下偽裝的「一國兩制」假面具,直接掌控香港,欲將香港全面赤化,就連醫學界亦將改頭換面,失去以往的專業水平。特首林鄭月娥本月4日在立法會推新方案,將立法引入「合資格」的「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執業。不少醫護界人士擔心,此舉或導致香港的醫療水準下降。醫學會和不同醫學界人士召開記者會,批評方案對考生不公平,影響專業水平之餘無助解決問題。醫學界代表陳沛然直言,現時修例不是抗疫工作,而是政治工作。

陳沛然批評:所謂人手不足是偽命題

林鄭4日在立法會預告,將立法引入更多「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執業,多個醫生團體反對修例。醫學會會長蔡堅對香港電台記者表示,所有非本地畢業的醫生都需通過考試才能在港執業的做法,對所有海外地區的醫生屬公平,並非只顧本地醫生利益,形容醫學會目前也是「肉隨砧板上」,又指如果政府願意撤回方案,他會再考一次執業試,至合格為止。

香港醫學會10日召開記者會,批評港府提出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方案前,未曾向醫學界諮詢。醫學會又指出,目前未有公營醫療人手短缺的確實數據分析,方案效用成疑。香港醫學會、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線醫生聯盟、香港執照醫生醫學會、中大及港大醫學院學生代表以及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對《蘋果日報》表示,醫護想專心抗疫,現時修例不是抗疫工作,而是政治工作。

陳沛然批評,所謂人手不足是偽命題,病床不足才令醫院逼爆,政府應增撥資源在醫療硬件如病床、增聘護士等方面。他指,非本地畢業的醫生若豁免考試,如同抗疫工作,一旦豁免就是漏洞所在。他期望有公開、公平制度維護醫生專業水準,同時冀大家珍惜現時行之有效的業界制度。

醫科畢業生逐年增加 空缺問題可望緩解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副會長馮德焜說,特首指公營機構有600、700個空缺,就要引入海外醫生填補,但過去一年有430個醫科畢業生,未來每年都有約500個新紮醫生,逐年增多。扣除自然流失的退休醫生,未來幾年空缺理應緩解。他強調,執業試確保每位醫生的水平,在表列認可的院校畢業就可以免試,不能保證院校學生的個人水平。

馮德焜又指出,專科醫生的訓練要求指定實習經驗,例如參與手術數目,若再加海外畢業生實習,憂影響本地生實習進度、同時加重培訓人員負擔,打擊公院人員士氣,除醫生以外醫院亦需其他醫療人員和配套支援,單增加醫生無助解決現時問題。

方津生:決定踐踏醫生專業自主

香港醫學會前會長、醫專前主席方津生亦表示反對,認為做法是繞過醫委會、踐踏醫生專業自主。他引述現時醫委會執業試數據,指2012至2016年間在考試第一部份(專業知識),英美加德澳的畢業生平均合格率為40%、大陸畢業生為15.7%、「一帶一路」國家則為11.1%,認為醫委會故意提高考試門檻的說法無根據。

至於有意見指新加坡有類似免試執業制度,陳沛然則指不能類比,因新加坡是獨立國家、有權自主管理出入境審批。當地現時方向亦是增本地生、減海外醫生,香港不應走相反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