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襲擊全球,口罩成為了搶手貨。香港政府去年共花費約42億港元,購買11.2億個口罩,當中更有6,670萬個口罩被懷疑有質量問題。市民普遍認為港府被人佔了便宜,或者是政府內部出現了「私相授受」,而業內行家也認為,港府有太多的行政失誤。

市民懷疑港府有人「私相授受」

據香港《明報》上月報道,政府物流署提供的資料顯示,港府去年共花費約42億元,購買11.2億個口罩。其中6,670萬個口罩懷疑有質量問題,涉及的款項超過2.3億元。

物流署還透露,去年的1至7月共批出124份採購外科口罩合約,其中兩份採購逾10萬個非標準(non-standard)外科口罩;除一份合約經公開招標,其餘都是直接採購(direct engagement),但是至今仍有部份口罩還沒有收到。物流署表示將向供應商跟進,要求換貨或退款。

此外,港府去年亦撥款11億元推動本地口罩生產資助計劃;另外批出2.8億元研究及生產可重複使用的銅芯口罩。這幾筆開支合算起來,去年港府為了口罩,共耗資55.85億元。

此外,《蘋果日報》也在去年揭發有政府口罩供應商,以大陸生產的非醫用口罩冒充日本口罩,涉事口罩約3,200萬個,涉款9,775萬元,平均3元港幣一個口罩,海關早前以涉嫌違反《商品說明條例》拘捕涉案公司董事。

而當時香港市面上,一個口罩的價格不到2元港幣。

經營口罩生意的自由黨黨魁鍾國斌,上個月18日向《明報》表示,他對港府至今未收齊貨感到驚訝。他表示,總值42億元的合約金額很大,應該去追查港府是否已經付款,或者向供貨商要求取消訂單,或退款。他批評政府花2億多港元買了6千多萬個劣質口罩,加上銅芯口罩的支出,政府浪費了納稅人5億多港元。

而熱血公民鄭松泰認為,以42億元買口罩令人嘩然,質疑政府是否「被人騙了」,更懷疑當中有否有人「私相授受」,要求當局交代口罩產地和供應商資料。

而網民的反應也普遍認為,林鄭當局花錢如倒水入海,怎麼對得住民生?尤其目前很多人失業,無錢交房租,無錢吃飯,要睡大街,真是苦了勞苦大眾。

港府被佔便宜不知情?

大紀元記者梁珍在上周五(5日)採訪了香港的口罩製造商「諾翹」的老闆潘焯鴻。潘焯鴻認為,從港府的花費來算,平均一個口罩超過4元港幣,港府的確是被人佔了便宜。在他看來,單價接近2.8港元一個都已經是很貴的了。

難道港府對口罩的行情不了解嗎?究竟是誰拍板簽約?

潘焯鴻形容口罩生產的現狀是參差不齊,競爭很大,市場相對較小,出口的機會少,現在做口罩已經出現惡性競爭的情況。甚至造假的現象也都在香港出現,比如用大陸口罩冒充日本口罩這類案件。

他指出,因為市場小,競爭大,有的廠家就不重質量,不按規定,使用假的熔噴布,或者用一些很便宜的熔噴布,使得口罩本身做失去了保護的功能。更有人做貿易,從大陸那邊購買一些口罩過來,在香港包裝成香港製造,賣給港人。因為大陸生產的口罩太便宜了,三毛錢一個,拿在街上賣1.3港元一個,甚至都可以支付店舖的租金並賺到錢。

據潘焯鴻的了解,有些口罩生產商,甚至是口罩協會對法律也不是很看的清楚。比如,如何申報產地來源,要做些甚麼都不清楚。有人以為,有一張證書在手中,即使是過期了,也照樣可以說口罩是跟那張證書的同一批貨,自己騙自己。還有的人買了大陸貨,包裝到日本盒子裏面,只要有日本的證書,那就變成了日本牌子。

行政失誤一宗接一宗

潘焯鴻指出,港府在防疫口罩這件事情,發生了很多行政上的失誤。

比如,港府花了幾億港幣做出來的3億個銅芯口罩沒有人接受,成本不低,而且效果也不是那麼好,設計也都很差。

他說這件事真的非常離譜,因為連林鄭本人都不戴這個銅芯口罩,衛生防護中心的人開記者會的時候也不戴這個銅芯口罩,怎麼能說服別人也使用這種口罩呢?港府甚至嘗試利用一些不恰當的證書,去使香港市民誤以為那些口罩很先進,結果被人踢爆真相,現在口罩完全滯銷,連免費派發也發不出去,只有硬著寄到人們的信箱。即使這樣,人們還是不用。到現在還有很多銅芯口罩在庫存裏放著。這筆帳就是行政失誤。應該不應該追究承擔責任的人呢?

接著,潘焯鴻還提到了CSI口罩。

據維基百科介紹,CSI口罩是香港品牌,由懲教工業生產的外科口罩。CSI口罩獲得香港「Q嘜」認證,其細菌過濾效率(BFE)及微粒子過濾效率(PFE)可達95%以上,一向只提供給香港政府,主要分發給政府物流服務署,供政府各部門人士使用。但是,2019年中共病毒病(武漢肺炎)疫情出現在香港以後,CSI口罩懷疑流出市面,竟然在香港市面炒賣,並引起爭議。

潘焯鴻說,為甚麼政府用公帑製造出來的非賣品口罩,沒有免費發給有需要人士使用,卻被一箱一箱的拿到市面上炒賣,甚至還被發現運到大陸。這也是行政失誤,應該查清楚才對。

潘焯鴻接著提到港府的另一個行政失誤,就是海關和有關部門沒有把好關,使一些不能出口的大陸生產的劣質口罩被運到香港來,進行包裝後,假冒香港本地產品出口,轉賣到世界各國。

他說,外國不同香港那麼兒戲,外國真的全部都要檢驗,包括ASTM也好,包括CE也好,他們檢驗了那五個範疇的標準,不達標就拒絕進關,造成香港品牌被人傷害。這件事情政府做的不好,把關做的不好。政府剛剛抓到一家出售這樣的大陸貨口罩,含菌量超標很多。

潘焯鴻指出,單單在口罩這方面,港府就出了這麼多問題。為甚麼立法會不去審查呢?他相信是不敢查,因為查出來以後,就得跟進到下一步,比如帳目委員會就必須去查政府官員。但是,如果有當中一個議員,或者帳目委員會的議員沒有去跟進,這些人就有玩忽職守的嫌疑。可是如果他不聞不問,整件事誰都不講,反而大家就當沒事了,蒙蔽過去。

廉價口罩沒有保護作用

記者問潘焯鴻:為甚麼那些大陸生產的口罩的細菌含量會超標那麼厲害?

潘焯鴻回答說,其實現在市面上賣的很多五顏六色的口罩並不是香港做的。口罩製作生產過程中,換布是很複雜的事,換一次布要幾個小時,所以通常他們都不會換的,是用同一款布不停地製作下去的。如果一塊布染了顏色,製造很多不同的樣式,就得不停的換布,生產量會很低,價錢就會很高。甚至賣兩塊錢一個都未必能賺錢。

有很多人找到潘焯鴻的公司,叫他銷售大陸來的口罩,口罩五顏六色,運到香港的價錢也只有三毛錢。如果租個舖面,賣兩塊、兩塊五、三塊一個口罩,都有人買。只要用潘焯鴻公司的盒子裝進去,就可以賣,不但每個月十幾萬的舖租都可能賺的回來,還能賺到錢。

但是,潘焯鴻說他不會這樣做,他不會賺這樣的錢,他一定會守住原則,因為口罩就是用來保護大家,根本就不應該染成五顏六色。他很清楚三毛錢一個的口罩質量是一個甚麼狀態。他說,他生產一個口罩,僅是材料成本就是四毛多,還必須加上工人工資、運輸、包裝⋯⋯可想而知,大陸生產的三毛錢的口罩,是甚麼口罩?大家心知肚明。

記者問:是不是口罩裏面沒有熔噴布?

潘焯鴻說:「(當然)沒有啦。第二,歐盟對口罩有很多標準,其中一個就是不准用螢光劑的。所有用在接觸到皮膚的布料,衣服也好,帶的飾品也好,都不可以用螢光劑的,因為那些螢光劑接觸到皮膚會導致過敏。有些人戴完口罩出現過敏,其中某一個原因就是那些布有螢光劑。有螢光劑的顏料是不可以用在口罩上的。因此那些五顏六色的口罩,極可能是不合格的。」

潘焯鴻還提到運輸過程當中,接觸污染的機會和環境很多,所以含菌量很高。另外,他還強調運輸過程中的溫度不能太高。他說,熔噴布如果超過攝氏50度,熔噴布的靜電吸菌還有吸病毒的功能就消失了。攝氏50度以上的運輸,或者甚至到70度,熔噴布的電荷吸附會大幅地消失。所以有熔噴布的口罩不可以用貨櫃或者是密鬥車來運送,因為裏面的溫度很高。

良心的選擇

潘焯鴻表示,口罩是擋在呼吸道外的保護層,一定要達到合格的水準才行。他的原則是,寧願停產,也不去賣那些價廉不安全的口罩。停產的原因就是因成本高,他們生產的口罩,熔噴布再加面、底的布料,用料的成本加起來都有四毛多。然後還必須加上工人工資、場地租金之類的費用,所以沒有1.2港元一個口罩都回不了本。但是這個價錢與現在市面上的廉價口罩相比就很貴,況且他們不加顏色,還是用啞白色,很多人未必能接受,因此生存不了。

不過他也表示,幸運的是他們生產的一款可以重複洗的口罩蠻受歡迎,也沒有怎麼宣傳,但銷售量不錯。尤其是體育界和運動界的人士都經常使用這個口罩,工廠門口的小商店,也有很多人來買。對此他表示很感恩。

記者問:政府有沒有來找你們採購呢?

潘焯鴻回答說,政府沒有找過他。政府通常是高傲一些的,所有的官員都是比較偏向高傲的。就算政府裏面負責採購的人,也不是找專家,他們就是用一些很懶的方法,比如做文件之類的方法去進行採購。

他表示,他的確想不明白,為甚麼政府採購的口罩價格會那麼高?現在市面上幾十元就可買一盒,市面零售一元港幣買一個口罩。政府是大量採購,還不用加上租金,按道理不會買到4元港幣一個口罩那麼高的價錢。難道政府採購的時候,根本都不去了解一下市價嗎?政府不會貨比三家嗎?是不是採購程序,或者採購系統出了問題呢?中間有甚麼玄機,他真的參透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