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認為,彈劾前總統特朗普不過是「行為藝術」,類似於中共文革期間所採用的公開羞辱手段。

「當你彈劾一位總統時,你只需要眾議院51%的票數。而這比給總統定罪要容易得多。所以,一旦這些彈劾起訴書成立,議長就會把它們接過來,交給參議院。」史丹福大學智囊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高級研究員漢森告訴《大紀元時報》的「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

聽新聞:

「然後這就變成審判,就像現代審判一樣,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數,要66名參議員才能給總統定罪。這是我們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我們也不會這麼做。我們在2020年1月沒有這樣做;2021年2月我們也不會在這麼做。而這是事先知道的。」

「所以這就告訴你,這是行為藝術,這可不是要來真格的,要麼在特朗普任期內將他撤職,要麼在他退休後禁止他就職。」漢森說。

「這就像共產黨過去讓人們戴上大字帽那樣,對其公開羞辱,這就是它的目的。」他解釋說,1966年至1976年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受迫害的人被中共公開羞辱,兩者手段類似。

眾議院民主黨人與10名共和黨人1月13日投票通過針對特朗普的彈劾條款,罪名是「煽動叛亂」,使他成為首位被兩度彈劾的美國總統。2月9日參議院開庭審理時,他將成為首位受到彈劾審判的前美國總統。

民主黨人指稱,特朗普總統1月6日在白宮附近發表演講時煽動了國會大廈暴力事件。特朗普在演講中使用了「要拚命戰鬥」的字眼,指的是他的團隊圍繞選舉誠信所做的法律努力。民主黨人指稱,特朗普用這句話煽動其追隨者實施暴力。

漢森提出,針對特朗普彈劾努力的主要動力之一是確保他今後不能再競選公職。

「(這)堪稱是一種市儈的努力,確保特朗普無法再競選公職。因為《憲法》規定,如果一個人被成功彈劾,那麼他就沒有資格擔任更高職務。這是其一。」

「其二是給他的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議程支持者抹黑,說他是暴力、煽動、叛亂、1月6日首都集會代名詞。」他補充說,「其三是讓我們忘掉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有創紀錄數量的最激進的行政命令。」

1月20日,新任總統祖拜登就職後簽署一些列行政命令,以翻轉特朗普之前所簽署的多項行政令。

周一,特朗普的律師為他在參議院的彈劾審判闡述了他們的辯護理由。他們認為參議院沒有審判前官員的管轄權;眾議院對第45任總統的指控存在缺陷;他們的當事人被剝奪了正當程序;他的言論自由權受到彈劾條款的侵犯。

在長達78頁的審判備忘錄中,律師們提出,參議院接受彈劾相當於剝奪公民權。憲法禁止立法機關採取這種行為,因為這相當於未經陪審團審判而加以懲罰。辯方還認為,「煽動」的指控與總統1月6日的演講稿文本內容相矛盾。

「眾議院提出的彈劾條款是違憲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任何一條都可以成為立即駁回的理由。綜上所述,它們最終證明,縱容眾議院民主黨人對這場政治鬧劇的飢渴,是對我們共和國民主和我們所珍視的權利的威脅。」由布魯斯‧卡斯托(Bruce Castor)、大衛‧斯科恩(David Schoen)和邁克爾‧範德維恩(Michael van der Veen)撰寫的審判備忘錄指出。

彈劾審判將從一場持續4個小時的辯論開始,討論是否應該駁回訴訟。

在周二的辯論之後,從美國東部時間周三中午12點開始,每一方將有長達16個小時的時間陳述案情。然後將有總共4個小時的時間供參議員向雙方提問。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說,如果證人或文件被傳喚,彈劾經理和特朗普的辯護人之間或再有最多四個小時的時間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