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8日上午10時,「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與母親蒲文清女士,相隔近5個月後再次獲准通話10分鐘,然而,僅說了三句話電話就被掐斷了。

以疫情為由多次申請才獲准通話

這次黃琦與母親的通話,是繼2020年9月17日影片會見後的第二次通話,是蒲文清通過多次申請和寫信給監獄長後才獲准的。

蒲文清在10日告訴重慶訪民危文元,「我1月26日給監獄長寫了一封信,1月27日又寫了一封信,要求通話,結果說給通話10分鐘,是不是10分鐘,我也沒看時鐘,沒說幾句話電話就斷了。」

蒲文清說,「我問黃琦給你寄的錢收到沒有,他回答收到了。黃琦說,上次影片會見後營養餐被取消到現在。他向監獄交了訴訟狀是否能轉交給中央最高法不清楚。」

蒲文清擔心黃琦的身體狀況,膳食(營養餐)不配合是不行的,現在已經停了好長時間了。

危文元表示,「通話就扣了他的營養餐,他身體本來就不好,這不是要置他於死地嗎?」

監獄不接蒲文清電話

黃琦在巴中監獄寫了訴訟狀,請監獄轉交給中央最高法,但是不是有幫他轉交,黃琦表示不清楚。危文元提醒蒲奶奶,可以問監獄是否轉交訴狀了?

蒲文清表示,「問監獄哪一個?監獄電話都沒人接,監獄長的電話都打不通,我打進的電話他們都是不接的,都是轉錄音,錄音它會傳達嗎?你們那麼多人打電話去,它管你們了嗎?」

危文元回答,「是,他們這種行為不作為。他們是在給他們自己以後挖坑。」

困境中不忘感謝關心她的訪民

近幾年來,蒲文清因為兒子黃琦的冤獄到處奔波維權,在四川綿陽當局的打壓維穩中,身體出現了狀況,2020年檢查出來罹患肺癌,伴隨其它併發症,如今藥物已經很難有效治療。

最近,她又住進醫院13 天,檢查出來癌細胞已經轉移到頸椎中段,胸痛、背痛、全身關節都痛。

即使身處困境之中,90歲的蒲文清女士,仍不忘關心其他的四川訪民維權近況。她還請危文元向陳明玉、胡貴勤、肖建芳、趙亮⋯⋯帶話給他們,謝謝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