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鳳凰衛視管理層近日傳出大地震,其創辦人劉長樂及家族成員全部被逐出管理層。新任的董事長和總經理分別是來自上海市社科院黨委書記徐威,以及中共央視副台長孫玉勝。不過鳳凰衛視一直沒有對媒體的詢問做出回應。

鳳凰衛視是港交所上市公司,按規定,如果董事會改組必須發布通告,但截至2月9日仍然沒有收到相關通知,其公司註冊資料也沒有人事變動的記錄。

有鳳凰衛視員工向《蘋果》表示,在2月1日的公司年會上,劉長樂仍然以公司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的身份發言。

也有鳳凰衛視新聞部員工向《香港01》記者證實,徐威和孫玉勝已分別在北京和香港參加了2月1日的鳳凰衛視的視訊年會,但公司內部還沒有全面公佈消息。

自由亞洲電台也獲得鳳凰衛視內部人士證實,公司高層確實出現地震,劉長樂及其家族成員已完全撤出管理層。

對於鳳凰衛視高層被中共從大陸派人空降,取代了劉長樂和其女婿的地位,海外民眾並不感到意外。許多海外網民表示,鳳凰衛視不假扮外媒了,並嘲笑說:隱姓埋名30年,該是認祖歸宗正式姓黨了。

鳳凰金融資金去向不明

有香港媒體指出,傳言此次人事調整與旗下鳳凰金融P2P借貸雷暴有關,該案受害者超過7萬人,涉案金額近百億元人民幣。

鳳凰金融於2014年8月在北京成立,由劉長樂女婿賀鑫擔任董事長兼CEO,之後公司註冊地遷到海口。

據微信公眾號「烏鴉難友家園」表示,前幾年,很多大陸人出於對鳳凰衛視的信任,貸款給鳳凰金融,由他們再貸給需要資金的人,以獲取不算高的利息。

但去年9月30日,鳳凰金融深夜在其APP上發聲明稱,因為「部份產品出現了回款不及時的現象」,要停止網貸業務,7萬多名投資者的資金去向不明,追討無門,涉及金額約98億人民幣(約118億港元)。11月5日,鳳凰金融又發公告,稱他們將「最大程度保護出借用戶權益」,「正在制定多樣性的退出管道,幫助出借用戶開展退出工作」。

資料顯示,從事網絡借貸訊息仲介業務的是鳳凰金融旗下的鳳凰智信資訊技術(海口)有限公司。鳳凰智信是鳳新科技(海口)集團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法人為賀鑫,而賀鑫同時是鳳新科技持股比例最大的股東和法人。

不過,鳳凰金融傳出爆雷後,去年11月11日,鳳凰智信就發佈公告強調,該公司按照《公司法》及網絡借貸訊息仲介機構管理的相關要求,獨立運營業務,並有獨立的業務營運管理團隊,似乎在撇清和鳳凰衛視的關係。而鳳凰網也刪除了此前發佈的宣傳鳳凰金融的新聞、影片等,似乎也在撇清與鳳凰金融的關係。但從過去的訊息中,仍然可以看到兩者之間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

有受害者表示,2020年年初就突然無法取出資金,來自全國包括北京、武漢、長沙、成都、廣州、深圳、海口等城市的投資者集體到相關部門投訴舉報,遞交聯名信,或與平台負責人多次交涉,也有很多人親自前往鳳凰金融辦事處維權,甚至圍堵公司的辦公大樓,呼籲劉長樂出面。但很多人被現場的員警和協警帶走,有的被帶到派出所登記做筆錄、寫保證書等。

2020年12月14日,海南金融局公開接訪日那天,到海口的鳳凰金融投資者多達到500人,在海南省信訪局院內就有6人被以「行爲過激」爲由被員警抓走。雖然群情洶湧,但是鳳凰金融沒有給出令投資者滿意的還款方案。

到上個月15日,鳳凰金融推出3個「出借人應急提前退出通道」:一是大病特困應急提前退出通道,但公佈的專線電話打不通或無人接;二是應急資金退出通道,讓資金管理公司,對出借用戶未到期或逾期債權進行購買,但價格卻要借貸者自行出價,有人打了七折也未能成交;三是債權兌付商城,借貸人可以用債權購物,如買家電、糧油米麵、日用品等。

鳳凰衛視是中共的海外視窗

據公開資料顯示,鳳凰衛視於1996年在香港成立,持有非本地電視節目服務牌照,擁有6個衛星電視頻道,公司並非以香港為主要目標市場,而是包括全世界的海外華人觀眾,節目透過衞星轉送到其他地區。2001年,鳳凰衛視在美國開設分部。創辦人及董事會主席劉長樂曾是中共軍官,也是中共政協常委。

鳳凰衛視成立之初,其股東分別是香港衛星電視有限公司、劉長樂控股的今日亞洲有限公司,以及中共央視旗下的華穎國際有限公司,分別占股45%、45%和10%。中共央視1999年將其持有的鳳凰衛視股份出讓給了中國銀行。

據維基百科資料顯示,劉長樂曾在中共第四十集團軍擔任政宣部門的軍官。1980年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1983年進入中央廣播電台,曾任職記者、編輯、新聞評論員,後更升為國家司級幹部。1988年,劉長樂被派往海外工作,其自稱從原油貿易賺到第一桶金。劉長樂在移居海外後從事對資本總量要求很大的石油和房地產開發業務並獲利。

而前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的編輯和記者張偉國曾表示,劉長樂曾是中共上校,因性醜聞退役出國,6個月後返回大陸,開始通過軍中關係,得到中共國家安全部門及總參情報部門的關照,做起石油生意。

此外,有一位匿名評論員早在2005年曾向大紀元新聞網透露,1998年劉長樂在深圳設宴時告訴賓客,中共國家安全部給了他200萬美元籌建電視台。

曾經在1996年至2002年期間,任職鳳凰衛視的高層管理、擔任鳳凰資訊台新聞總監的龐鐘指出,鳳凰衛視實際上是中共在海外媒體的一個視窗,是受到中共控制的,一直起到了小罵大幫忙的作用。龐鐘說:「為甚麼小罵,就是要迷惑好多觀眾的視野,輕描淡寫的說一下中共某些方面的情況,可能讓觀眾跟民眾覺得它比較敢說話。有些國內沒有的,它也敢說兩句。但是在一些重大的,原則性的問題上,它都是有口徑的,而且一直是受中共的宣傳口的這方面的監管的。」

鳳凰衛視是江綿恆的「乾股」

據海外人民報網站2014年刊登了署名喬劁所寫的《鳳凰衛視是江澤民父子的御用工具》一文中披露,1996年鄧小平沒有恢復健康的可能性了,江澤民成為真正掌握實權的黨政軍第一把手。劉長樂抓住這個機會,盛情邀請江的大兒子江綿恒做策略股東。什麼是策略股東?就是出謀劃策。江綿恒等於在鳳凰衛視與江之間搭起了一座橋,所以江綿恒不但一分錢不投入,而且分錢的時候一分錢也不能少。這就是白吃乾拿,叫「乾股」。

文中說,劉長樂背景很複雜,他既是總參特務又是國安特務,負有向西方世界滲透的特殊使命。他旗下的鳳凰衛視風頭更勁過中共第一號傳媒──中央電視台,其有特殊任務的手下均以記者身份遍佈美、歐、澳、台。從建台開始,劉長樂就定下要娛樂性強,把政治性話題以娛樂的方式表現出來,也就是兜著圈子說話,觀眾被繞進去了,還要讓他們不自知。鳳凰衛視的風格與《環球時報》完全不同,宣傳之精緻到了非常考究的地步,專門找一些外貌姣好的女主持人登場,播音員基本上都是台灣口音,話說的很含蓄,讓人誤以為是海外媒體,但內容必須符合江的意思。

新加坡《聯合早報》也曾披露,江澤民長子江綿恒是鳳凰衛視的策略股東,有5%的幹股,還負責鳳凰衛視的宣傳戰略。

2011年6月9日,鳳凰衛視的節目《鏘鏘三人行》,主持人竇文濤與許子東、梁文道評論「裁判太重要導致假球成風」時,突然失口說「我們鳳凰台屬於體制內」,許子東反問「你們鳳凰會屬於體制內?」竇文濤也仍然不予否認。這讓民間早已傳說的「鳳凰台是中南海控股的第二央視」得到主持人的證實。

2014年,曾主持《鏘鏘三人行》的女主播鄭沛芳在博文《沛芳日記:回顧十年來時路》中自曝:曾經因無法接受台內開新節目必須「陪睡」的潛規則,于2001年元旦夜吞了五十顆安眠藥試圖自殺未果。鄭沛芳透露說,鳳凰台根本不算香港媒體,領導全來自大陸,當然帶來壞毛病,凡沒能力而能出鏡的,都是被潛規則了!

前鳳凰資訊台新聞總監龐鐘表示,鳳凰實際上是中共在海外媒體的一個視窗,一直起到了小罵大幫忙的作用。(《新紀元周刊》提供)
前鳳凰資訊台新聞總監龐鐘表示,鳳凰實際上是中共在海外媒體的一個視窗,一直起到了小罵大幫忙的作用。(《新紀元周刊》提供)

原鳳凰高管:被整頓其實是遭報應

原鳳凰資訊台新聞總監的龐鐘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就像周永康、薄熙來這樣的,表面上因為貪腐被整肅,實際上是因為他參與了鎮壓和迫害法輪功(遭報應),所以事情的出現不是偶然的。」

薄熙來無論是在大連還是在重慶,都沒有停止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活體摘除器官,賣給世界各國前來中國做移植手術的病人,從中撈取巨額利潤就是薄熙來最先搞起來的。劉長樂是挺薄鐵桿,在2011年曾經分別兩次帶領大批鳳凰衛視的屬下要員訪問重慶,吹捧薄熙來文革式的「唱紅打黑」,獲時任市委書記薄熙來接見,還與薄熙來同台大唱紅歌。劉長樂向薄熙來獻媚,大力鼓吹薄熙來推行的重慶模式,有目共睹。

看看劉長樂指揮下,鳳凰衛視都幹了些什麼?

鳳凰衛視的節目《鏘鏘三人行》,被稱為最嚴肅的娛樂新聞、避談敏感話題的清談節目,突然在中共十九大前被停播,表面看是因為敢言而被整肅,其實是因為替中共江澤民派系月台,扮演輿論打手,汙衊法輪功,跟薄熙來一夥一樣遭了報應。

據總部設在美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佈的報告披露,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正式迫害法輪功。7月23日下午,鳳凰衛視的節目主持人竇文濤,執行台裏給的指令是「十萬火急進錄影棚趕製上、下兩集關於法輪功的特別節目」,在6小時的時間內,竇文濤編製了3小時的電視節目《法輪功大起底》。

這個節目在7月25日上午正式播出,成為早期江派妖魔化法輪功宣傳的重要組成部份。7月31日,即播出後不到一個星期,此片已經被製成中英文的VCD、 DVD在海內外發行。此後,鳳凰衛視又出了以此改編的同名書。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和常務執行副總裁崔強寫了序。

根據竇文濤本人的說法,鳳凰衛視是在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以後開始介入採訪有關法輪功的素材的。這正好和江澤民及中共中央發佈一系列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講話、檔和批示相吻合。

無獨有偶,2007年開播、點評國際新聞的《震海聽風錄》,2009年也炮製節目抹黑法輪功,利用名不見經傳的所謂海外「學者」和國內的所謂「基督教代表」等,對法輪功進行長篇累牘的誣衊。

龐鐘表示,鳳凰衛視有政治任務,可以說是中共江澤民派系迫害法輪功的重要輿論工具。據他所知,當年除了竇文濤外,《世紀大講堂》也被下令要配合抹黑法輪功。不過主持人阿憶出於良知,堅持拒絕配合,「寧可離開『鳳凰』,也不做這個節目」,後來更離開了《世紀大講堂》,改由另一名主持人曾子墨接手。

龐鐘說,類似迫害法輪功這樣的命令,是由中共高層下達給中文台台長王紀言,然後通過王具體安排,「是統一安排的,就是說他會佈置安排說你做甚麼節目,你做甚麼節目的」。

網絡寫手金楓10日在Safechat的個人帳號中發帖文表示,鳳凰衛視是中共的海外視窗,以小罵大幫忙的形式為中共歌功頌德,其中也參與了汙衊法輪功。劉長樂作為鳳凰衛視的創始人和負責人,不能光是分錢就完事了,鳳凰衛視所做的錯事,起到的負面作用,該受到什麼懲罰,劉長樂也得承當一部份的責任,因此,他本人和家族這次被剝奪了領導權,表面看是中共權力階層的內部鬥爭,但其實跟薄熙來和周永康的下場是一樣的,是善惡報應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