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執政四年,對中共態度強硬,且在多方面反制中共威脅,目前新總統拜登的對華政策引發各界關注。共和黨資深眾議員麥考爾對拜登政府目前認同中共是最大國安威脅表示讚賞,但他質疑拜登政府對中共持開放態度的言論。

多名共和黨議員呼籲拜登政府對中共繼續強硬;麥考爾表示,事實勝於雄辯,會密切關注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是否會說到做到。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最高共和黨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接受霍士新聞(Fox News)獨家採訪時,介紹了自己與新任國務卿托尼·布林肯(Tony Blinken)和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的對話。

霍士新聞2月8日報道,麥考爾說:「當我與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交談時,他們倆都告訴我,他們認為中國(中共)對美國構成最大的長期國家安全威脅。」「因此,得到他們的保證是很好的。」

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艾米麗·霍恩(Emily Horne)告訴霍士新聞,沙利文「已將與民主黨和共和黨國會議員的早期交互列為優先事項」。

霍恩說:「雖然我們無法介紹個別會議,但他(沙利文)經常在這些對話中討論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重點,當然包括與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一起應對中國(中共)挑起的長期戰略挑戰。」

在本月初接受MSNBC採訪時,布林肯表示,「毫無疑問,中國(中共)對美國構成最大挑戰」;他說,拜登政府必須「從強國而不是弱國立場」應對中國(中共)。

前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也發出有關中共對美國構成威脅的警告,包括2020年12月,時任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表示,中共在一系列問題上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國家安全威脅」,包括軍事上、經濟、供應鏈問題、技術、網絡問題和5G電信等。

華為問題 拜登商務部提名人立場令人不安

麥考爾在採訪時指出,華為是一家中國電信公司,特朗普政府出於對安全威脅擔憂,將其列入商務部實體名單。

麥考爾認為將華為保留在商務部實體名單中十分重要,否則將使華為「繼續在全球範圍內主導電信行業,即我所說的電信監控網絡」,華為可以「同時檢查並收集」電信網絡中使用的數據和信息。

麥考爾對拜登商務部長提名人、羅德島州州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持反對態度。在上個月確認聽證會上,麥考爾批評雷蒙多對華為保留在商務部黑名單上沒有堅定立場。

麥考爾說:「令我震驚的是,她不願將其(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他補充說,「這似乎與我與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的談話直接衝突。」

霍恩告訴霍士新聞,「華為與中國(中共)的軍事聯繫,侵犯人權和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一直是兩黨關注、監管行動和立法的根源,在美國以及美國夥伴和盟國中也是如此。」

霍恩說:「政府支持當前的法律,包括2020財年NDAA和《安全與可信電信網絡法》,其中包含對華為的限制。」

國務院發言人告訴霍士,技術是中美競爭的核心。發言人說,中國(中共)已盡一切努力獲得技術優勢,包括「竊取知識產權,從事工業間諜活動和強迫技術轉讓」。

國務院發言人補充說,美國需要「採取更好的防禦措施,其中包括要求中國(中共)對其不公正和非法行為負責,並確保美國技術不會助長中國(中共)的軍事建設或侵犯人權行為」。

發言人說:「拜登總統堅決確保中國公司不會盜用和濫用美國數據,並確保美國技術不支持中國(中共)的惡性活動。」

對拜登政府在氣候問題上和中共合作表示擔憂

但是麥考爾對拜登政府希望「對中國(中共)更加開放」表示擔憂,他擔憂拜登將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麥考爾解釋說,他擔心拜登政府為了在氣候問題上獲得甚麼,可能會對中國(中共)軟化。「儘管如此,我認為這將削弱我們對中國共產黨的外交政策立場。」他說。

針對拜登政府在其後變化上和中共合作,共和黨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2月6日發推說:「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它們(中共)撒謊、偷竊,並拒絕在世界舞台上進行公平競賽。但是@ClimateEnvoy(拜登政府氣候大使克里)想安慰它們嗎?」

「美國不需要與我們最大的對手進行幼稚和無知的『談判』。」斯科特說。

共和黨參議員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2月6日也發推說,拜登的氣候行動削減了美國就業,並提振了中國(中共)。

2月8日,布萊克本還談到拜登氣候政策對美國就業具體傷害,她在推特上寫道,拜登的氣候議程不會取代其已扼殺的工作。到2022年,美國將失去100萬個石油和天然氣工作。

「太陽能工作平均薪水是石油和天然氣工作的一半,並且需要一套完全不同的技能。」她寫道。

希望拜登政府繼續推動供應鏈轉出中國 打擊中共竊密

麥考爾說:「特朗普是我一生中遇到的第一個真正站起來反對中國共產黨的總統,引起了它們(中共)的關注」。他(特朗普)指出中國(中共)對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並指出「他非常關注從中國將供應鏈轉移出來」。

美國情報官員告訴霍士新聞,中共通過利用可信賴供應商,進一步利用美國行業供應鏈,來剝削美國政府。

麥考爾說:「我很高興聽到國家安全顧問傳出的消息,說(拜登)政府正在設法提出我們可以從(中國)供應鏈中分離出來的各種國家安全項目清單。」麥考爾指出,目前,高度集成的半導體晶片是最高優先級。

「從我們的手機到F-35飛機,這一切都使用(晶片)。」他說。

麥考爾在2020年推出了《創建有益於美國的半導體生產激勵措施法》(CHIPS),該法案是兩黨兩院法案,通過增加聯邦激勵措施來刺激先進的晶片製造,確保供應鏈,創造美國就業機會,從而使半導體製造業重返美國。

麥考爾說:「中國共產黨現在已經在其數字經濟中投資了1.4萬億美元,在先進的晶片製造中投資了1,000億美元,我們必須與它們競爭。」「我們需要獲得商務部的資金,以激勵在美國製造這些晶片,以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還需要在美國提供製造業工作。」

沙利文上周對記者說,拜登政府的「優先」目標是「對付損害美國工人的中國(中共)貿易弊端」。

他說,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將使美國與全球競爭對手「更有效地競爭」,他特別提到中國(中共)。他還指出貿易政策,並說國家安全團隊的工作重點是「在美國創造就業和提高工資」。

沙利文說:「我們的首要任務是不讓高盛進入中國市場。」「我們的首要任務是處理中國(中共)貿易濫用,以損害美國工人。」

特朗普總統在任期嚴肅對待中共對美國構成的一系列威脅,包括間諜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竊。

麥考爾指出,「這確實是一場意識形態的鬥爭。」

「最讓我擔心的是,它們(中共)有能力竊取我們的軍事數據——從飛機到高超音速的一切。」「當我們看到在天安門廣場上遊行的飛機類似於我們的飛機時,就會知道飛機從何而來。」他說。

麥考爾補充說:「這是我最大的擔憂——它們有能力從五角大樓和我們的國家安全機構中竊取東西,因為在你可以偷到的時候,為甚麼要去發明呢?」

他說,中共「不擅長創新,但它們非常擅長竊取技術。」

將密切關注拜登對華政策是否強硬

至於拜登政府對華政策,麥考爾表示,他將「與他們(拜登政府)密切合作,但要保持高度警惕」。

他說:「因為,眾所周知,行動勝於雄辯。」「我們將密切關注他們(拜登政府)的行為。」

1月27日,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也對媒體表示,他將密切關注拜登政府是否會踐行強硬的對中共的政策。

拜登政府的多名要員,在參議院聽證會上都表態要對中共強硬。但是魯比奧擔心他們是為了通過任命,表面上「說得好,但不會真正踐行」。

魯比奧表示,「國會必須關注」拜登政府是否會延續強硬的對華政策,「讓我們拭目以待」。

1月27日,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表示,特朗普政府「幫助實現了美國人早該覺醒的現實,即我們正處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戰略競爭中」,「這些挑戰要求美國和我們的朋友們迅速採取嚴肅的行動」。

麥康奈爾敦促拜登政府在特朗普對華強硬態度的基礎上再接再厲,「必須繼續與國會合作,繼續建立一個全政府、全經濟的方式來制衡中國(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