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1日,英國的BNO簽證新規正式開始實施,這對香港的未來會產生甚麼影響?未來中英關係又將如何發展呢?雖然目前英國對中共的立場變得比較強硬,但是中英兩國之間經濟往來比較密切,在首相約翰遜領導下,英國政府對中共的態度是否還會軟化呢?

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些方面的話題。

英國簽證新規 將引發BNO移民潮

英國的簽證新規1月31日正式開始實施,持有BNO的香港居民即日起可申請英國居留簽證。雖然不清楚會有多少香港居民開始申請。但是,自從去年7月時「港版國安法」生效之後,香港居民申請BNO護照的人數比以往激增了3倍。截止到1月中旬時,一共有大約73.3萬港人持有BNO護照。目前香港的人口是751萬,這就相當於每10個港人中就有一個有BNO護照。

按目前數據,有290萬的香港公民有資格申請BNO簽證,算上家眷一共有520萬人。英國內政部在1月29日預測,第一年將有至少12.3萬人會通過BNO的方式赴英,5年內將有大約25.8萬到32.2萬人申請。

根據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的數據,在1997年之前的港人外移潮中,從1985到1997年的12年裏,香港一共有57.6萬人移居外地。也就是說,在未來5年中通過BNO途徑移民英國的人數,可能相當於那個時期12年總和數字的一半。

不只是人口的外遷,香港的這一波移民潮,也必將會帶動資金外流。

美銀證券(BofA Securities)在1月份發表的投資市場研究報告認為,2021年將有大約2,800億港元資金,大約是361億美元,會因為港人移民英國而流出香港,而在未來5年流出香港的資金,則可能達到5,880億港元。

中共推出反制措施 但無實質作用

我這裏簡單提一下BNO護照的背景,香港之外的很多朋友可能不是很了解。在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之後,移交香港主權已成定局,所以,英國在1986年修改國籍法,創設英國國民(海外)身份(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BNO),就是BNO護照。過去,BNO持有者只能在英國逗留6個月,而且沒有工作和定居權。

但是,在中共2019年6月30日頒佈「港版國安法」後,這個政策發生了改變。英國指責北京撕毀了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之前所做的承諾,那就是維護特區的關鍵自由權和自治權50年不改變。

英國認為,對香港這一前殖民地負有道義上的責任。於是,作為對「港版國安法」的回應,2019年7月22日,英國宣佈了新的BNO簽證政策,為持有這種證件的香港人開通了一條通往英國公民的途徑。這個新政策,讓持有BNO護照的港人可以申請在英國居留和工作的簽證;在英國居住5年之後,可以獲得永久居留權,並且在獲得定居身份一年後可以申請入籍英國。

當時,英國的首相約翰遜說:「透過此舉,我們履行了英國與香港人之間的深厚歷史聯繫和友誼,並捍衛了英國和香港同樣珍視的自由和自治。」

那麼,對於1月31日正式實施的這個BNO簽證新規,中共的態度當然是很不滿,就在英國公佈了新規的具體申請辦法後不到24小時,中共外交部宣佈,從1月31日起,不再承認BNO護照為合法證件,並說要保留進一步反制英方的權利。

但是,中共這一舉動,不但是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而且實際上也沒有實質性的威脅作用。

據媒體報道,中英兩國政府在1984 年12 月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當天,除正文和三份附件外,還交換了一份備忘錄,其中確認了BNO可以用作旅遊證件和身份證明。

而且中共的這項措施,象徵性意義大於實際作用,對BNO護照持有者的影響有限,因為香港人通過香港邊檢時會使用香港身份證,通過大陸邊檢時會使用中共當局頒發的「回鄉證」,護照只在進出其它國家時使用。

這之前,中共曾放風威脅說,將取消透過BNO計劃移民英國的中國國籍和居港權,而現在看來,中共的態度明顯放軟了。

從民間到政府 英國對中共態度轉硬

目前在英國國內,從民間到政府,因為受美國因素、香港和新疆的人權問題,以及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都要求對中共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

在去年9到10月時,英國智囊「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和歐洲智囊「中歐亞洲研究中心」(CEIAS)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英國民眾對中國的印象急轉直下,超過62%的受訪英國人對中國的印象是「負面」或「非常負面」;超過68%的受訪英國人表示,他們對於中國的印象在過去3年變差了。這兩個比例在歐洲13個國家中都是最高的。

而且,這些民調中受訪的英國人中,絕大多數支持給予香港人居英權。現在英國的主流觀點是,香港的發展處在由好向壞的轉折點,香港問題也成為中英關係的主要問題。

去年時,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曾經在一次線上發佈會上說,中英關係遭遇困難,責任完全在英方。劉曉明把中共扮演成了無辜的受傷者形象,完全忽視自身在人權以及疫情應對上的問題。

對此,英國智囊「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夏添恩表示,中英關係不是突然變化的,夏添恩還曾經擔任英國駐香港領事以及駐重慶總領事。他說,從2017年或2018年時開始,英國就已經調整了對中國的態度,不過在2019年和2020年時這種調整才變得更加明顯。在人權問題上和香港問題上,英國政府的立場更加鮮明。夏添恩預計,這種情況會繼續下去,應該會看到2021年英國政府對中國會更具批評性,而雙邊關係可能會整體惡化。

那麼,英國難道不擔憂這種惡化嗎?因為在疫情打擊以及脫歐等因素影響下,英國恢復經濟勢必需要中國,而且英國還曾表示過要成為中國在西方的最好朋友。

但是,夏添恩認為,從英國優先和日本、美國,甚至越南達成貿易協議可以看出,中國不會成為英國政策的核心。

中英關係未來走向 或受制於經濟聯繫?

那麼,中英關係的未來走向,是否會受到兩國經濟聯繫的影響呢?讓我們來看看兩國經濟往來的現狀。

在過去20年中,中英經濟往來增長顯著。據BBC報道,在1999年時,中國是英國的第二十六大出口市場,但是現在,則排到第六位。在2015年時,中英兩國還宣佈開啟「黃金十年」,在2019年時,兩國間的貿易額還創下了歷史新高。其中,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和教育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例如在基礎設施方面,2015年10月,中國廣核集團和法國電力公司(EDF)正式簽署了英國新建核電專案的投資協議。中方將為建設耗資200億英鎊的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C核電站提供部份融資。而這項投資被視為是2015年習近平訪英的結果之一。

2012年1月,中共的國有主權財富基金中國投資公司(CIC)買下泰晤士水務(Thames Water)8.7%的股份,同年11月,又購買了倫敦希思羅機場(Heathrow Airport)公司10%的股份。

中國還通過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CNOOC)收購了英國北海石油生產的股份。

此外,中國一直活躍在英國的許多高調收購中,交易額達到數十億英鎊。例如:中國敬業集團收購英國鋼鐵公司;中國汽車製造商吉利(Geely)收購倫敦黑色的士製造商LTI等等。

在教育方面,根據英國國家經濟和社會研究所(NIESR)的數據,自從2006年以來,英國大學的中國學生人數增長了兩倍多。在大學和私立學校中,中國學生每年的學費,總計至少達到17億英鎊。以至於有專家警告,如果中國禁止學生來英國,英國大學將在財務上陷入困境。

約翰遜對中共的態度搖擺 或再被拉攏

鑒於中英兩國之間密切的經濟聯繫,那麼,英國政府對中共的態度,確實極有可能受到這方面的影響,尤其是英國首相約翰遜對這方面的考慮。

例如:科技公司華為在英國的投資可追溯到2005年,這項長期投資非常引人注目。雖然華為將不會在英國推出新的5G設備,但仍會參與現有的電信基礎設施。

在英國首相約翰遜感染病毒之前,英國一直沒有排除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非核心建設,但隨著美國的施壓,英國也決定跟隨美國封殺華為,此舉也受到了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稱讚。但當時有英國傳媒披露,其實約翰遜心底裏並不情願。他曾直言,美國如果要英國跟隨封殺華為,首先應提供華為的替代品,美國沒法提供構建5G技術,卻要英國跟隨封殺華為,其實對英國不利。

英國數碼、文化、媒體及體育大臣杜永敦(Oliver Dowden)也曾表示,封殺華為,將讓英國5G網絡延遲推出至少兩年,並會增加20億到25億英鎊成本。

雖然現實利益擺在那兒,但是反對者認為,不能因為用華為省了點錢,就不顧國安安全了。資訊是國家寶貴的資源,如果被華為竊取,那損失不會是25億,而是上萬億英鎊也無法彌補的。

在人權方面,雖然1月14日時,英國外相藍韜文指責中共違反人權,強迫新疆維吾爾族人收割棉花,並宣佈英國政府將對中國新疆出口的貨品進行緊急審查。但是,約翰遜的口氣卻似乎有點轉變,約翰遜表示,英國必須對中國參與當地的關鍵基礎建設保持警惕,也要加強保護數據及網絡空間,但他不希望見到英國陷入「中國恐懼症」,他期望能和中國建立一個可以保持良好關係的世界,可以自由地與中國互動及進行坦誠對話。

約翰遜的這一番話,明顯是留後路的,這種對中共的搖擺態度,很可能會在利益之下再被中共拉攏。

之前,對於中歐投資協定,中共在談判最後階段大幅讓步,已有評論認為,這明顯是中共把注碼放在了歐盟,借此孤立英國。不過,以中共擅長又打又拉的作派,可能不但會拉攏歐盟,也會拉攏英國,因為中共除了想藉助「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的產能,還想把中共那一套統治手段輸出到全世界。只要約翰遜肯低頭下跪,相信中英關係馬上就會轉熱,當然,實際得到更多好處的,也肯定只會是中共,而不是英國。@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蔡樂、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