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維權律師任全牛,2月2日被河南司法廳正式吊銷律師執業證書。近日,任全牛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即使被吊銷律師證,他也無怨無悔。

任全牛和他的代理律師包龍軍表示,中共對他採取的行動是違法的。任全牛說,中共政權和體制終會被中國民眾拋棄;中共自己會走向滅亡。

任全牛被當局吊銷律師證後,多位大陸民眾給他送來的鮮花和錦旗,以示支持。

為何被吊證?

任全牛(大紀元)
任全牛(大紀元)

任全牛認為,被吊銷律師證「直接原因是港人案和張展案,加上長期代理敏感案件,他們(當局)給我一筆一筆地記著」。

「港人案子的因素,可能更多。」任全牛說,去年10月他代理12個香港人的案子時,中共國保警察就威脅要吊銷他的律師證。

「他們,包括國保、司法局的人,要求我退出港人的案子,說了很多次。我表示:不退出。」

「(12港人)案子一開完庭,打擊報復就來了。」「2020年九月十幾號,國保說,級別很高,有可能對職業產生影響,可能吊證。」

對任全牛接受境外媒體採訪,中共威脅他說,「公開接受媒體採訪,說很出格。」

12港人事件,是指2020年8月23日,12名香港人於保釋期間乘坐快艇潛逃台灣途中,被中國海警拘捕並送往深圳鹽田看守所扣押的事件。

事件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被扣押期間,據媒體報道,10名港人的家屬曾多次安排委託律師,要求與被扣押港人會面,但均被中共公安拒絕,13位家屬委託律師被公安約談施壓、6名律師退出代理工作。

張展(影片截圖)
張展(影片截圖)

前律師、基督徒張展作為公民記者,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後於2020年2月親赴武漢做實地疫情採訪,在推特、油管平台發佈關於武漢疫情和民眾生活的影片報道,遭中共禁言打壓。

2020年12月28日,張展案和12港人案同日開庭。張展當庭被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以「尋釁滋事」枉判4年。此後,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等14個媒體自由聯盟國家發表聲明,批評中共打壓新聞自由,敦促立刻釋放張展。

中共以「莫須有」罪名非法定罪

任全牛說,中共當局以他代理法輪功案為由吊銷他的律師證,這個罪名和理由,完全是「莫須有」。

任全牛介紹,河南司法廳指的案子是:2018年11月,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法院對10名法輪功學員庭審,任全牛為82歲的張明朗做了無罪辯護。

張明朗,八十多歲,因在巴士上講真相宣傳法輪功被迫害的內容,被人舉報。他曾經是巴州區的老檢察長。因年事已高,被抓後辦了取保候審。

任全牛說,「我在辯護詞中提到,沒有法律說法輪功是邪教組織。(即使中共)有某些規定,也是違法違憲的。」

2020年5月9日,台北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煉功。(陳柏州/大紀元)
2020年5月9日,台北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煉功。(陳柏州/大紀元)

中國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上乘功法,因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廣受民眾歡迎。中共國家體育總局於1998年5月在廣東省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得出結論: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下令非法鎮壓。

任全牛在提交給法庭的自辯詞中說,「在國家規定的法律、法規條文中根本不存在認定諸如法輪功信仰是『邪教組織』這樣的條文內容,況且一個形而上的信仰是否屬於邪教,也不是任何國家的政府可以『認定』的。它應該屬於精神思想界討論的問題。況且,本人也不可能否定過一個不存在的國家認定性質的文件或者條文。」

任全牛的辯護律師包龍軍,在任全牛的處罰案聽證上提交的代理證詞中表示,河南當局吊銷律師證是非法行為,「河南省司法廳擬作出的行政處罰沒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如果此處罰行為成立,勢必顛覆幾百年來所確立的企圖制衡權力、確保法律正確實施、為何社會公平正義的律師制度。」

包龍軍說,「『否定國家認定的邪教組織的性質』,是本案根本。聽證主持人拒絕就當事人及其代理人從法律層面提出自己反駁的理由,也完全是拒絕聽取當事人陳述、申辯之行為。也是一種知法犯法的行為。」

美利堅大學華盛頓法學院訪問學者、原大陸維權律師陳建剛此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法輪功學員不違反任何中國法律;沒有任何中國法律和任何司法解釋條例,把法輪功定為邪教;中國的法輪功案件,沒有一件不是冤案。

吊證 是對整個維權律師界的敲打

任全牛說,中共對他吊銷執照,「這是很明顯的整肅律師的動作。我的吊證,是對同行律師的敲打,(這)是很明顯的。」

「對我聽證那天,很多同行被維穩,已經不敢去旁聽了。」

近期,至少有四名中國維權律師被中共當局以各種藉口吊銷執照,除了任全牛,還有襲祥棟律師、盧思位律師和彭永和律師。

任全牛表示,他對恢復律師執照幾乎不抱有希望,「只要(中共)的黨國體制還存在,幾乎不可能」。

為弱勢群體發聲 無怨無悔

回顧自己十年執業律師的歷程,任全牛說:「沒有後悔。沒甚麼遺憾的。」

「我做律師,獲得了所有民主國家的律師都得不到的獲得感、存在感。」

「被當事人認可,這種價值是無法衡量的。」

「在這個體制、時代,我做出了一個律師應該嘗試的高度。」

「一個律師證,已經發揮了它應有的最大的價值。」

在被吊銷律師證後,任全牛發表了一份聲明,他說:

「自2013年我開始代理不同的弱勢群體被『司法』霸凌的案件開始,便一步步深入地了解到了我所在的這個國家的司法是甚麼?它是怎樣對待自己的『人民』的。

「從被拆遷戶的維權被抓;兒童注射疫苗受害家長維權的被抓;上訪申冤民眾的被抓;民間維權人士的被抓;(到)709律師事件的參與及大量法輪功信仰者被司法手段打壓迫害等等案件的代理。

「通過這一件件活生生的案件的深入參與,我認清了自己作為一個人權律師的責任」,並經歷了個人的「良知覺醒」。

大陸維權律師任全牛被當局吊銷律師證後,多位大陸民眾給他送來鮮花和錦旗,以示支持。(任全牛推特)
大陸維權律師任全牛被當局吊銷律師證後,多位大陸民眾給他送來鮮花和錦旗,以示支持。(任全牛推特)

任全牛近期被吊照後,受到民間關注,百姓紛紛送鮮花、錦旗表達對任全牛的支持,以及對中共當局打擊報復的不滿。

任全牛表示,他將繼續為自己的處境發聲,也會爭取以其它形式繼續為中國的弱勢群體發聲。

「我的證沒了,我還願意行動和吶喊。」

中共的體制將被百姓拋棄

任全牛還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能聽到很多底層的老百姓的心聲。(他們)很清楚,(這個體制)已經腐敗得不像樣了。(他們)敢怒不敢言,深深地恐懼。但是一旦環境發生變化,(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將它拋棄。」

他表示,中共一定會走向滅亡,「(中共)製造的問題太多了。總是不斷地製造冤案,又不解決問題。積重難返。(最後)自己把自己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