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官方所謂的「扶貧」項目曝出不少荒誕事,貧困戶成了官員展示「政績」的道具。近日,山東省官員在慰問「貧困戶」時再次穿幫,網民發現該戶不僅坐擁三室一廳,家中還藏有茅台、五糧液等奢侈品。隨後該戶被起底,其子女的官方背景很深。

2 月3 日,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棘洪灘街道辦事處發佈微信文章《中國新年走訪困難戶濃濃溫情暖人心》。文中提到,棘洪灘街道黨工委、辦事處領導班子成員、社區幹部分赴各社區走訪困難戶,並送去慰問品。

文章稱,此次走訪低保戶231戶、分散供養特困戶34 戶,困難戶263戶。

文章發出後,其中的一張配圖遭到網友質疑。網友提出質疑的配圖是文章的第一張圖。4名街道辦工作人員提了幾件禮品,看望一位頭髮已經花白的老人。但同時,該圖的左上角赫然放著兩瓶茅台酒,擺放於櫃子的最上層。

有人指,街道辦慰問的困難戶名不副實,還有人認為這樣的行為是騙取困難戶名額。

街道回應:茅台是空瓶子

2 月4 日,街道辦在公眾號發文回應質疑,稱該困難戶符合困難家庭條件。而圖片擺放的茅台是該困難戶幾年前到親戚家參加宴席,看到客人喝剩的空酒瓶很是喜歡,於是就帶回家中擺放到櫥櫃上。

對此,不少網民紛紛發表評論:「我以前在機關見多了,這戶肯定是機關某個司機或者甚麼人的親屬,住的離單位特別近,而且家裏有老人能說點片湯話。」

「曾經帶領導去慰問貧困戶。慰問回來的路上,領導說,看看那個老太太,出租房那麼多套,比我還有錢。」

「很多貧困戶都是家庭比較殷實的關係戶,這個也不例外!看看照片中的三室一廳、茅台、五糧液、上等茶凍頂烏龍,跑步機、木地板、LED電視、整體壁櫃、歐式入戶燈、盆栽,貧困戶有這些閒情逸致嗎?其實他們說的每一句話我們都不相信了。」

事件發酵 青島市四次通報遭打臉

棘洪灘街道辦走訪困難戶配圖遭到質疑後,為平息民憤,當地政府先後做了4次回應,結果輿情非但沒有平息,反而越描越黑。

官方首次回應時聲稱,該困難戶「符合困難家庭條件,目前居住在社區建設的解困房中」。但網民質疑,這家的茶葉盒也是高檔的,高檔酒與高檔茶還是互相應和的。

於是,官方做了第2次回應,聲稱「茶葉盒裏裝的並非茶葉,而是閒置物。」而網絡輿論對這個回應並不買賬。

官方又做了第3次回應,聲稱「城陽區紀委監委和區民政局已於2月4日組成調查組進行調查,調查結果將儘快對社會公佈」。

緊接著,官方第4個回應來了。不過網民發現,該通報的內容與之前通報內容自相矛盾。

青島市城陽區在2月5日發佈的通報中稱,「棘洪灘街道北萬社區居民杜某某不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不是低保對象,不是特困供養人員,而是臨時走訪的慰問對象」。而此前官方聲稱,該困難戶「符合困難家庭條件」。

城陽區官方通報還提到,杜某某和其妻於某某沒有固定住處,目前暫住大女兒家,網上圖片係兩位老人的大女兒家。而此前官方聲稱,該困難戶「目前居住在社區建設的解困房中」。

針對網民質疑的圖片中擺放的高檔酒具等,官方的解釋是:圖片中的茅台和五糧液是於某某從親戚家宴會上帶回的空瓶;凍頂烏龍茶葉手提袋係其親戚帶來的;電視為普通電視;疑似的跑步機是兒童手推車;疑似海參是山楂乾;疑似葛根粉是三七粉;鐘錶是石英表;蘭花是普通墨蘭。

不過,對於官方所謂的空酒瓶之說,多位網友發表科普常識:繫著紅飄帶的茅台是沒啟封的,茅台開封後飄帶脫落,並且無法復原。官方所謂的撿到繫著紅飄帶的茅台空酒瓶是不大可能的。

扶貧照穿幫事件一     豪華裝修

2020 年8月,江西萍鄉市經開區黨工委書記等官員走訪當地「貧困戶」, 但相關報道配圖顯示,該「貧困戶」家中裝修卻豪華。

有民眾質疑,「這要是『貧困』,我們都是難民了」。但該市副市長隨即闢謠,指該「貧困戶」是「先富後貧」。

扶貧照穿幫事件二   德國鋼琴

2019年1月,一條「上海浦東新區政府官員慰問困難戶家庭」的消息被指「翻車」。網友發帖稱,消息中配發的圖片裏,其中一家困難戶「小湯」彈奏時用的鋼琴,疑為德國原裝進口的某品牌價值38萬餘元人民幣的鋼琴。

相關負責人對《北青報》解釋,鋼琴不是網友所說的高檔鋼琴,「是孩子父母結婚時,用5,000元彩禮錢買的二手鋼琴,雅馬哈牌子的。」

新華社文章稱,這些貧困戶並非「家徒四壁」,是因為當地「經濟水平提高了」。

上海浦東官員走訪困難戶的照片顯示,疑似水晶吊燈(上圖)、高級鋼琴(下圖)等。(網絡圖片)
上海浦東官員走訪困難戶的照片顯示,疑似水晶吊燈(上圖)、高級鋼琴(下圖)等。(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