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的一次偶遇,認識了熱情的徐記廚房點心負責人徐媽媽,交談間她不時流露出對年青人的關心,對香港的熱愛。從大陸到海外,輾轉在多個國家生活,最後選擇在港落腳,內心有一種欣賞:「香港人視法律為生命,這個很重要!這幾年我完全體驗到那種互助精神,非常感動,香港是值得我付出的。」面對當前法治每況愈下的日子,她的心中只有一個願望——默默耕耘,希望在明天。

五十來歲的徐媽媽,親和力十足,當客人光顧時,她總是笑臉迎人,跟熟客有講不完的話題。她說熟客都親切地稱她為「徐媽媽」,覺得她就像母親一樣,她亦希望這間餐廳能帶給大家一種「家」的味道。令她驕傲的還有自家製手工點心:「無論香港怎樣變,我們的味道依然不變。」做好點心,做好本份,秉持良心做人,便是她心中的希望。


徐媽媽希望將傳統的美味帶給每一個客人。(受訪者提供)
徐媽媽希望將傳統的美味帶給每一個客人。(受訪者提供)

幾次和徐媽媽見面,都從不同角度談到她在香港生活的故事和對香港的感情,聽徐媽媽講得最多的便是「我愛香港」、「很愛很愛這個地方」。當很多人對香港的今日感到「灰」,想離開的時候,她想到更多的是「守」,她希望在這裏可以發揮自己的一分力量,哪怕很微薄,也要幫助有需要的朋友。

愛香港 從語言開始

徐媽媽八十年代來港,那時候的香港正處於經濟欣欣向榮的階段,香港人吃苦耐勞、對工作兢兢業業的精神,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中,繁榮的大都市生活和過去她在大陸的經歷,有著明顯的對比。她對香港的印象一向不錯:「香港人很勤力、遵守法律,視法律如生命。」

經歷豐富的徐媽媽在不同的國家生活過,美國、英國都沒有成為她最後想落腳的地方。她提及,在外國生活的感受,並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那麼好,總有寄人籬下的感覺。但在香港,她感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融洽。回想自己在香港做過的事情,她總有一顆幫助他人的心,而且十分願意融入這裏的生活,或因為價值觀相近,在這裏她結交了不少朋友。她努力地學習廣東話,自認語言天賦不高的她,無論如何改進都還是帶有鄉音,但她並不氣餒,依然努力地和身邊的朋友講廣東話:「我很愛香港,一定要講廣東話。」她自嘲廣東話口音不純正,但又很堅持說,在她眼中,在香港生活說廣東話是對香港文化的一種尊重。

對於大陸到港的新移民,她作為過來人,也有一些自己的心得:「我希望大陸過來香港的新移民,珍惜香港這塊土地,我們要擁抱香港、幫香港,實現香港過往的價值觀,來爭取做一個香港人。因為香港人都有很多負擔,來到香港應該自力更生,不是為了來這裏拿綜援。」她強調新移民擁有一技之長很重要,她認為願意付出、願意為香港這片土地奉獻自己的力量、認同香港傳統價值觀的新移民,應值得尊敬。


徐媽媽表示,所有的點心都是堅持手工製作,即點即蒸。(受訪者提供)
徐媽媽表示,所有的點心都是堅持手工製作,即點即蒸。(受訪者提供)

轉型餐飲業 港味點心盼傳承

近十多年,她主要在香港工作,做美容生意。直到最近幾年,她才決定轉行投身飲食業,找到經驗豐富的點心師傅,翻開了人生新的一頁:「無論香港人外國人,都喜歡點心的,其實香港的點心可以發揚光大,傳承世界,是非常好的香港品牌來的!」她覺得「民以食為天」,無論甚麼環境,美食都是生活的一部份。她認為做餐飲業接觸的層面更廣,用心經營可以幫到更多人。

每次談到點心,徐媽媽都很興奮:「香港的東西都很好吃,特別是點心。我跟年輕人說,香港點心可以弘揚世界!是一個驕傲來的!」徐媽媽強調,在徐記廚房的點心都是即叫即做,不是從外面入貨後加熱就上碟,因為她希望帶給客人最傳統最新鮮的滋味。


近期開發的新產品芫荽燒賣。(受訪者提供)
近期開發的新產品芫荽燒賣。(受訪者提供)

所有的熟客,對原本不是經營餐廳的徐媽媽來說,都是一個個靠謙虛和口碑儲回來的:「開始一個客都沒有,到後來客人慢慢認同了我們的味道,主要是客人給我們反映,如果味道不適合他們,我們會一直做到他們滿意為止。」徐媽媽感謝有經驗的點心師傅樂於接受客人的意見,願意改良自己的製作方法,遇到問題即刻解決,甚至不介意重新製作,直到客人欣然接受為止。


雪山叉燒包和鮮蝦腐皮卷。(陳仲明/大紀元)
雪山叉燒包和鮮蝦腐皮卷。(陳仲明/大紀元)


合桃馬拉糕。(受訪者提供)
合桃馬拉糕。(受訪者提供)

除了製作出美味的點心與客人分享外,徐媽媽也很關心客人的需要,鼓勵想移民的朋友跟師傅學點心。後來真的有熟客移民後打電話跟她「訴苦」,後悔當初離開前沒有學會點心的製作。


徐媽媽(左一)希望利用最近晚市關閉堂食的時間,在符合防疫條件下開點心班,邀請資深點心師傅(右一)教學員(中)。(陳仲明/大紀元)
徐媽媽(左一)希望利用最近晚市關閉堂食的時間,在符合防疫條件下開點心班,邀請資深點心師傅(右一)教學員(中)。(陳仲明/大紀元)

去年12月夜晚「禁堂食令」執行後,夜晚購買外賣的客人不多,徐媽媽希望利用這段時間開點心班,在符合防疫條件下展開小班教學,邀請經驗豐富的老師傅教導有心人,只要有興趣的朋友都可以預約前來。徐媽媽說:「學點心製作,這是個技能,在香港也好,在外國也好,如果學到一技之長,都可以發揮。無論哪個行業,能夠學到東西,發揮自己專長,其實行行出狀元的!讀書是一條路,點心師傅都是。香港人要加油,學一門技術、一門技能傍身都好。」


徐媽媽說:「學點心製作,這是個技能,在香港也好,在外國也好,如果學到一技之長,都可以發揮。」(受訪者提供)
徐媽媽說:「學點心製作,這是個技能,在香港也好,在外國也好,如果學到一技之長,都可以發揮。」(受訪者提供)

*********

2018、2019年的香港發生了太多事情,徐媽媽見證著香港法治的倒退,她感嘆:「我追尋以往的生活,很懷念以前傳統得來又有人情味,那種傳統價值觀。我想保持以前的淳樸,現在怎麼不像以前?我們今日的香港變了⋯⋯」

當筆者問徐媽媽是否認為自己是「真香港人」時,她笑言:「真與不真,我覺得是用行動證明的。我不是想自己做些事情給人看、展現在這個社會中,而是希望大家都能擁抱香港,每個香港人都團結起來擁抱香港。」她認為當下最重要的事,便是不忘初心,努力做好本份生存下去,用自己的力量幫助有需要的朋友,只要能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繼續穩步生存下去,就是香港人的精神。◇


「徐記廚房點心」一隅。(陳仲明/大紀元)
「徐記廚房點心」一隅。(陳仲明/大紀元)


位於旺角花園街239號的「徐記廚房點心」。(陳仲明/大紀元)
位於旺角花園街239號的「徐記廚房點心」。(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