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過年,因為疫情,很多農民工被迫就地過年。最慘的是目前還在討薪的農民工,他們辛苦錢仍遭拖欠,當地相關政府部門就此互相推諉。

一群來自甘肅、湖北、安徽、連雲港的農民工50多人,他們從今年4月份陸續來到江蘇省揚州市,為嘉興大源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玖龍灣Gz103項目B地塊承擔外牆保溫工作,包括門衛室。

臨近過年,這群農民工至今沒有拿到該拿的工資,多次討薪未果,不得已在網上將此事公開曝光,而他們承接的這項工程在去年11月份就全部結束完工,他們呼籲社會各界知名人士及網絡媒體及全國農民工聲援,還他們一個公道。

揚州「家園九龍灣」項目,臨近過年,農民工在當地討薪。(網絡圖片)
揚州「家園九龍灣」項目,臨近過年,農民工在當地討薪。(網絡圖片)

其中一名農民工代表于先生向大紀元介紹,他們討薪的涉及「嘉源房地產」的一個開發項目「家園九龍灣」。「現在我們3個人在這邊給工人要錢,他們都回家了,工人都是我們喊過來的,沒辦法。就得我們給他們要,因此就一直沒回家,今年又有疫情,他們回家的很早,我們回去還要面臨核酸檢測這種東西,萬一隔離就完蛋了。」

「到年關了嘛,老闆得給我們結算,平時我們只是拿點生活費,平均下來一個人1,000到1,500這個樣子。所有的人加在一起應該是80多萬,我們才拿了20多萬。」他說。

「拖欠我們工資的老闆叫吳X濤,明天老闆讓我們做一下工資表,還沒有說給錢,得看明天他怎麼說,這是最後一個工地。」

另一名工人代表袁華(化名)說:「工人掙點錢不容易,早就跟老闆打招呼了,早點準備把工資算一算,到現在都沒把工資備出來。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後天。今天已經2月5日了。」

每天5時左右開工 天黑才結束

于先生介紹,他們在工地幹活既累又有風險。「我們是做外牆,在架子上幹活嘛,有風險也有安全隱患,農民工嘛就是幹,從早晨5時左右開始,到晚上天黑才結束。工作的場所有8層樓的,還有18層樓的。」

「住工棚很辛苦的,工地食堂一頓飯10塊錢左右,農民工是最基層的,最基層的人最怕到最後辛苦錢拿不到。他們開發商房子都賣完了,我們工資卻不給。」

袁華也說,工人在工地上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就那幾個小時,天一亮就起床,基本每天超過10個小時,直到看不見了才下班。

「有甘肅的,有湖南的,有湖北的,有淮安的,有連雲港的,還有安徽的,五湖四海的人,來來去去幾十人,有的人做幾天就走了,加起來有四五十人,有的來了因材料供不上走掉的人也有。」

相關部門推諉 「踢皮球」

袁華介紹,這個工地欠薪的並不只是他們一家。「這個工地好多工人在那等錢討錢的,我們是做保溫的,還有做其它項目在那等著(要錢)呢,哪個不急?!哪個都想回家過年,回家最激動呢,一年一次啊!」

「有朋友在這邊幹這活知道的,找政府,政府往這裏推,往那裏推,打個比方,你找到青聯辦,他讓你找勞動局,到勞動局讓你找住建局,推來推去的。」

于先生也表示,去問了揚州的一些相關部門,「這邊推到那邊,那邊推到那邊,就這樣推,踢皮球一樣」。

他們在網上公開,希望呼籲網絡知名人士能夠幫忙,「給我們上面施加一點壓力,儘快給我們工資,我們要回家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