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區議員陳敬倫,2月3日來到元朗教育路千色店外的欄杆上,掛上一個新的橫額「5T」。他表示,希望港人不要灰心,香港還有「hope」(希望),「希望」永遠都是一種動力,等到一個合適的時機,我們再用獨特的方法,向政權表達港人想要有的價值。

他們毀了香港的自由和真相

陳敬倫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懸掛「5T」的地方,原先是另外兩個雙向字橫額「自由」和「真相」,但是「自由」和「真相」懸掛出來沒幾天,就突然不翼而飛,陳敬倫於是重新設計了新的橫額「5T」。他說「5T」的創作靈感來源於一句電影台詞「Till They Tell The True」(直到他們講出真相),與前一個橫額「真相」有一個連續的意義。而且,「自由」和「真相」是用紙板製作的,很容易被人破壞,這次的「5T」他改用木板製作,牢固很多。而且上面帶了2把鎖頭,白天掛出來,晚上帶回辦公室,希望能以此延長這個設計的展示時間,可以給市民更多的迴響。

至於他利用欄杆製作雙向字的靈感來的也很偶然。有一次,他觀看建制派的橫幅,那些橫幅在太陽直射的時候,欄杆的倒影很有監獄的感覺,產生了一種橫幅被關在監獄裏面的視覺和感受。於是他靈機一觸,創作了「自由」兩個字,掛在欄杆上,產生了「自由」被關在監獄裏的視覺效果。當然,他也沒有想到會產生那麼大迴響。

陳敬倫創作的雙向字橫額「自由」挂在欄杆上。右圖是把「自由」剪貼竪起來看的效果。(大紀元合成圖)
陳敬倫創作的雙向字橫額「自由」挂在欄杆上。右圖是把「自由」剪貼竪起來看的效果。(大紀元合成圖)

「自由」這兩字很有份量,點到了當局的痛楚,產生的迴響不比寫一大篇政治論述的文章差。他想表達就是,現在的香港,爭取自由這麼簡單的要求,都會犯「港版國安法」,還可能涉及一些敏感話題,甚至可能進監獄。無論是新聞自由,藝術自由,所有的自由,都彷彿像在監獄裏面,就是沒有一個真正的自由。

「自由」擺了兩個星期都沒有人動過的。而「真相」這兩個字,也在市民中產生很大的共鳴,有很多媒體做了報道,結果只掛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就不見了。

陳敬倫創作的雙向字橫額「差一點真相」挂在欄杆上。右圖是把「真相」剪貼竪起來看的效果。(大紀元合成圖)
陳敬倫創作的雙向字橫額「差一點真相」挂在欄杆上。右圖是把「真相」剪貼竪起來看的效果。(大紀元合成圖)

陳敬倫表示,他不知道是誰拆掉的,但是他猜到哪些人會幹這種事。他在設計的時候,事先就把他們拆毀這些字的結局也設計在內了。由這些人的手去拆毀「真相」的時候,整個藝術品的意義就被完整的體現出來了:他們親手毀了「自由」和「真相」,令香港沒有自由、沒有真相。

這就是行為藝術

而「5T」的靈感,來源於一句電影台詞,說的是有一種藥,專門給特務用的藥,能夠幫助別人喚醒記憶。「Till They Tell The Truth」,意思就是直至他們講真相為止的。T也像人眼留下來的淚水。陳敬倫表示,希望那些知道真相,或者隱藏真相的人呢,有一天會悔改,有一天可能被某種方式,將這個真相還給香港人。因此他特意使用那些人喜歡的藍色,希望他們能夠因為喜歡這個顏色放棄拆毀「5T」。

陳敬倫議員本身也是一位視覺藝術科老師。他最近做了一系列與眾不同的橫幅,是希望讓公眾更加了解到現在的政治時局和民生方面的事情。

比如他設計了一條彩虹,彩虹有七種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但是他設計的彩虹偏偏缺少了「黃色」,反映出香港政府現在連黃色都接受不了。陳敬倫認為,這其實是一種藝術的識別。他指出,應該出現黃色的位置上,是一排欄杆,很有監獄的感覺,這就是這個藝術品的微妙之處。能看得明白的人就會在內心產生共鳴。作品很簡單,但是一針見血。

不要恐懼 儘量發出聲音

現在香港處於一個政治的低氣壓,最近再有區議員被DQ(被取消資格)。在被問及是甚麼原因令他選擇在這個時間,以行為藝術的形式發聲時,陳敬倫回答說,目前因為「港版國安法」的緣故,的確安靜了很多。不過,他認為自己是民選議員,代表了一部份選民的聲音,當然可以利用藝術這個工具來合法的表達選民對政治上的意見。

至於當局打壓議員,陳敬倫表示,沒事的,這就好像踢一場足球一樣,那個球飛到身邊才知道怎麼踢,因為裏面有太多的未知數。

陳敬倫說,這是自己第一次當選議員,做了1年多了,感覺議員就像跟社工一樣,很多市民關心的民生方面的事情,各個方面都能接觸到。他認為,如果政府的政策做的好,眼下很多問題就都不是問題,都很容易解決。可是為甚麼有些問題很久了都解決不了,這就涉及到要用政治的方法,透過訴求去表達和爭取。

比如市民希望追究721事件(指2019年7月21日,元朗一群白衣人暴力襲擊無辜市民)的幕後指使者,但是政府高層有沒有人願意問責呢?他發現在區議會裏面很多事情都不讓討論,又不讓說,又不讓調查。其實最終還是要靠其它方法去完成這件事情。因此他發現區議員這個角色其實也挺沒有用的。只能夠提建議而已,政府接受與否是另一回事。只有建議權的話,那麼就繼續多提供一些意見給政府吧,直至政府可以接受,議員也算盡自己的能力,做了選民要議員做的事情。

「港版國安法」實施以後,已經逮捕了97人。被問及作為議員,會不會擔心自己不小心踩到紅線時,陳敬倫表示,他以前也很怕恐懼這個東西,但是他現在明白了,當你越是恐懼,政權就越希望大家都恐懼。正是因為這場運動,使他和港人清醒過來,如果還可以發聲,就儘量把聲音發出去。個人要付出的代價,自己衡量好。而藝術是自己所熟悉和擅長的,因此就利用藝術這種方法來發出聲音。他覺得作為香港人,他是當之無愧的。

不斷找尋夢想 不光只為生存

講到現在很多香港人選擇移民到其它國家,陳敬倫表示他決定留下來。他認為選擇移民離開的人裏面,不一定是黃絲,很可能有很多藍絲。每個人的背景不同,各自都有自己的盤算,感覺上好像是第二輪的1997。他指出,其實每個人對香港都有一份愛在這裏了,他的根是在這裏的。如果有一天香港人容許他們回來,他們一定會回來的。因為這裏有很多機遇,很自由,經濟自由。

當前面對疫情帶來的困難,陳敬倫希望港人都應該有自己的世界和尋求的東西,不斷地去找尋自己的夢想,不光是只為了生存,而是要生活,人在追求自己的夢想的時候,一切生活問題都不是問題,而且會帶領大家不斷地進步。

新年即將來臨,他祝所有的香港人夢想成真。他心中的願望是,香港一定會有一個很好的未來和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