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跟美、歐銀行以及對沖基金打交道的羅特(Robert Rother)先生,非常關注最近火爆的GameStop事件,散戶第一次聯合起來,給操弄股票的華爾街精英當頭一棒,羅特認為這很有標誌性,事件還遠遠沒有結束。

目前在德國從事金融業的羅特有著獨特的經歷,他曾經是營業額上億美金的企業主,也曾經創建「Finance China」英文網站,僱用三十多位金融分析師和翻譯,專門對中國股市進行分析,並為外國投資者建立平台。

羅特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美國的GameStop事件非常有趣,但這不是甚麼新鮮事。回頭看看,就有索羅斯(George Soros)在90年代對英鎊採取的行動;或是德國億萬富翁默克勒(Adolf Merckle)的遭遇,2008年他自殺了(默克勒當年因為做空大眾汽車的股票失手,導致高達十億歐元虧損)。」

羅特說,「現在的新情況是,這些人(散戶)第一次在網絡上聚集起來(反抗)。那些大對沖基金,比如梅爾文資本(Melvin Kapital),本質上是想毀掉這家公司(GameStop),讓大量股票都成為垃圾,最終被賣空。但這樣做會讓很多人崩潰,因為有的人在那個公司就業,有的人靠那個公司生活。當然這也是金融業的陰暗面,對沖基金持續做空,無底線地毀掉企業,這不僅是在毀掉企業,也是在毀掉很多個家庭。」

以前人們只能眼看這樣的事情發生,卻無力改變,但這次不同。羅特說,「現在有一群人聚在一起,組織起來。他們看到梅爾文資本要做空這麼多股票,就把股價推上去,通過個人購買的方式。股價一漲再漲,就會讓那些做空頭的蒙受巨大損失。」

不過他也強調,「這就是GameStop發生的事,其實只是一項普通的金融操作。打個比方,我手裏拿著水管,水就流出來了。如果我把手指堵在上面,水就會噴出來,甚至往上噴。不過,遊戲公司的利潤並不高,沒太有內在價值。所以,從長遠來看,這也沒有甚麼意義。現在很多散戶都面臨損失,因為他們後來甚至在一股400美元、500美元的時候進的場,要這麼做必須很謹慎。」

如今GameStop的股價再度回落,事情看起來在慢慢沉寂,但羅特認為這遠不會是結束。

他說,「我認為人們會越來越有組織,這畢竟是正義與邪惡之間的美麗遊戲。邪惡的對沖基金、邪惡的銀行,在另一邊小投資者們聚在一起,試圖與大投資者們對抗。人們也看到了羅賓漢(Robinhood)證券平台的操作,說是幫助小投資者,但到最後只允許用戶賣出股票,而不允許買入,這就是對小投資者的背叛。」

GameStop事件發生的時間點也值得關注,拜登剛剛就任總統,美國疫情仍然很嚴重。

羅特說,「我覺得這也引發了人們的一些仇恨和怨恨,尤其是在疫情時期,在這種艱難的時期,怎麼還能從別人的痛苦中賺錢呢?當然也有一些公司在某些時候不得不重組,但故意與之對賭,毀掉這樣的公司,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他說,「我認為人們組織起來是件好事,這是個有趣的時代,這麼多的個人、小投資者和年輕人聚在一起,告訴大佬們:『好吧,下次你攻擊哪家公司,你想在哪裏做空,我們會看著的。我們現在的購買力,可以跟你對著幹。』所以,現在開始有了一定的反制組織,這將是一個有趣的時代。因此這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場比賽,恰恰相反。對沖基金真的要好好考慮一下,如何把錢從散戶的口袋裏拿回來。」

那麼GameStop事件會對德國市場產生甚麼影響嗎?羅特說,「一定會有影響,當然,在英語世界的民眾要多得多,我們現在看到他們做到了,GameStop的事情到處都是頭條。

「德國只有Wirecard事件,很多投資者對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非常生氣,這也是一樁醜聞。(編者註: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於2019年1月底收到對在線支付服務商Wirecard的匿名舉報資料後,並未要求執法部門調查,而是禁止沽空Wirecard,並指控沽空機構操控股價。)所以很多小投資者不滿,他們越來越多地被欺騙,有些人系統地從金融、智能貨幣等方面動手腳,那小人物也必須做些甚麼,現在聚集在一起回擊,這是正確的方式。」

羅特(Robert Rother)曾在中國經商多年,創建了專門分析中國股市的網站,獲得高額盈利,隨後他的公司和個人資產都被中共當局沒收。

羅特在中國蹲了七年冤獄,九死一生後返回德國。他把這段充滿血淚又無比驚險的經歷寫成書《Drachenjahre》(《龍年——七年零七個月,我是如何在中國監獄倖存的》),以親身經歷讓人們對中共治下的司法黑幕和黑監獄有了一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