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總統拜登於2月2日簽署3項移民行政令,一些留學生論壇奔走相告「留學生們終於等到了!」但正在申請或者想要申請美國綠卡的人,仍要考慮與共產黨「劃清界線」的問題,一名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的會員詢問律師行,其CSSA身份會不會對綠卡申請有影響?畢竟《美國移民和國籍法》仍然規定某些已加入共產黨或與共產黨有聯繫的人會失去入境美國的資格,也不能獲得永久居留權和公民權。

中國共產黨擁有大約8000萬黨員。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曾就美國入境禁令說,中共黨員光是親屬關係就聯繫了半個中國社會,誰的親朋好友中沒有黨員呢?因此,他將特朗普時期主張把中共從中國和中國人民中間摘出來,並對之進行「精準打擊」的做法,譏笑為「幻想」。

美國政府如何了解每個申請美國簽證的人是否是黨員?在華人論壇上對此有相當多的討論。例如旅遊論壇「馬蜂窩」上關於「曾經當過兵會對辦理美國簽證有影響嗎?」在海外華人圈影響力頗大的「一畝三分地」論壇上,有關「黨員能不能申請綠卡」、「要不要誠實交代黨員身份」、「很多人也就是混日子的時候不小心混進去的」、「入團有問題嗎」、「大學軍訓算是軍事或準軍事訓練嗎」等,一直都是熱話題。

這些話題下有各種猜想:「共產黨也不會將黨員名單給其它國家,所以其它國家是不知道的」,「這個or affiliated with the Communist少先隊和共青團算不算啊 淚流滿面 這裏有誰曾經不是紅領巾麼」、「實際上沒人管……當然別被舉報了」、「說這話的 明顯不知道之前鬧得沸沸揚揚 上海黨員名單洩露事件」(編註:2020年末網傳洩露的195萬上海黨員名單記錄詳細個資事件)。

有網民說:「假設你的競爭對手或者仇人想搞你,把你以前的黨員身份挖出來,那就可能依據這條法律被驅逐出境,且終身禁止進入美國,即使你已經成為美國公民,也可以因為虛假材料而被剝奪公民資格,畢竟美國法律明明白白寫在那裏的。」「說不是(military training)的最好看看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還有網民說「儘量別拿出本科的成績單」,因為成績單的科目包括「毛澤東思想」等政治課。

也有網民做了深入調查,發到論壇上分享信息:「這條法律有一些豁免條款,主要來說包括:1. 證明自己入黨是在16歲之前且是為生計所迫不得不加入;2. 證明自己是被人脅迫入黨並非個人意願;3. 證明自己退黨已經超過5年已經無任何瓜葛」。

* 如何證明「並非個人意願」?

如何證明「並非個人意願」、「為生計所迫不得不加入」共產黨?

在一個加密貨幣驅動的創作和公共討論平台「Matters」上,名為「Anon2Anno」的作者在「我是怎麼一步步被『黨員』身份困住的」文中回憶,當年在中學時入黨,並不知道「入黨」意味著甚麼,只知這是「學校是在給我們幾個好學生福利」,受「未來可能的工作福利吸引」,直到他在許多年後想脫離這個身份而未能之時,才真正理解了黨拉攏知識精英的這個舉措「具體有多麼聰明和恐怖」。

但是在相關的評論中,有許多人認為這些知識精英類黨員原本「都是一群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入黨動機和過程都齷齪不堪。」「每周風雨無阻上一種傳說中的黨課,為入黨積極表忠心,看重的不外乎還是黨員身份帶來的利益。」「黨員在中國高人一等,屬於統治階級,在美國,就應該低人一頭,屬於一個龐大的犯罪團體成員」。

還有網民貼出入黨誓詞說,「根本沒有被騙入共產黨這回事,即使是最基層的黨支部,也嚴格執行入黨流程,所有說自己被騙入黨的,都在撒謊」,看入黨誓詞:「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履行黨員義務,執行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

但也有網民說,自己被騙以為共黨如何如何光榮正確,然後自願入黨,說得簡單點是被騙入黨。關鍵是上了賊船還不好下了,黨「不能退只能開除」。所以對黨員的確不能一刀切。

* 如何把中共從中國人民中間摘出來?

美國移民局去年10月發佈的政策指南中,指出「美國停止共產黨或其它極權政黨的下屬、或隸屬組織成員的移民身份調整,除非豁免」。這條消息一出,有關退黨的搜索在網絡上立即飆升。

共產黨包括其附屬和相關組織(affiliate or subdivision)。所以說共青團當然也算,甚至少先隊理論上來說也算,不過美國移民法認為一個人的黨員關聯身份並不一定意味著他對這個黨派價值觀的認同,因此這條由於極權主義黨派成員身份而不被接受入境的規定也有幾個例外,其中一個例外是黨員身份並非自願 (involuntary),例如在壓力下或「被入黨」的情況。少先隊的年紀為6~14歲,就符合豁免情形中的「全部發生在16歲之前」。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你與共產黨和共青團的關係有多深、是否「meaningful」?

此外在中國,所有組織和團體章程的第一條都是擁護共產黨的領導,還有婦聯、工會、工商業聯合會、文化教育團體等,還有海外華人比較了解的、打著民間團體旗號的統促會、友聯會等——這些大多由中共黨員領導,被認為具有推動某一政治議程的任務,利用黨組織滲透到整個社會,並鼓勵民眾支持黨的政策,這些組織的成員資格也與共產黨「關聯」(affiliated)。

美國國會2018年的一份報告斷言,美國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似乎直接隸屬於中領館,並從中獲得政治指導。那麼這也帶來一個問題:美國政府是否可以拒絕向CSSA會員提供綠卡?

*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會員申請綠卡受影響?

一名在讀大四的F1簽證留學生詢問喬德睿(Chodorow)律師事務所,他要申請自選性實習(OPT)工作許可,希望能找到工作單位為他擔保申請H-1B簽證及綠卡。「我聽說如果加入隸屬於中國共產黨的組織,綠卡申請可能會被拒簽。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會員身份會不會對綠卡申請有影響?」

Chodorow律所對此做了一番功課,將研究的結果發佈在該律所的網站上。以下節選一些要點: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於2018年8月發表題為《中共海外統戰:背景調查及其對美國的啟示》的報告強調,海外高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受到中國領事館的直接或間接的領導。

根據移民法,共產黨員可能沒有資格拿綠卡,這個政策擴大到與共產黨「有關聯」組織的成員資格。因此,問題在於,CSSA與統促會等統戰組織是否與黨「有關聯」。法規將「從屬關係」定義為與黨建立「工作聯盟」的組織,旨在實現黨的目標。「臨時合作」不足以構成從屬關係,合作必須在「相當永久的基礎上」進行。

上述2018年8月24日的國會報告指出:「雖然CSSA提供學生許多社會服務,卻也常試圖掩蓋與中共政府間的聯繫,透過與使領館的密切關係,接受中共當局指揮,並積極展開與北京當局統戰策略一致的海外華人工作。記者和活動家還表明,CSSA定期與中國政府合作,參與了言論自由的壓制以及對海外中國學運人士的騷擾、恐嚇及監視行動⋯⋯除了給予資助之外,中領館對CSSA的監督關係的性質似乎已超越單純的合作,更涉及直接從屬關係與政治指導,這使CSSA的運作獨立性受到嚴正關注。」

FBI於2016年曾有一份「國家安全:對海外留學生的關注」(national security for concerns for study abroad students)報告, 報告中說「在美國期間,外國學生可以很容易地受到其政府的脅迫,代表自己的祖國行事。據稱,中共外交機構為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等團體提供補貼,並為這些組織提供指導。因此,看似無害的組織可以被指派(co-opted into)為外國政府的附屬機構。」

同樣,《紐約時報》2017年《即使留學美國,也逃不脫中國政府監視的眼睛》文中,援引英國布里斯托大學教授亨德森(Jeffrey Henderson)的話說,「CSSA明顯受到中國政府控制」,文章列舉了CSSA與中共合作的例子。

喬德睿律所最後總結:總的來看,有一定的證據顯示,中共通過外交部、統戰部、教育部和國家安全部,尋求建立CSSA工作同盟關係, 並且也有證據顯示一些CSSA願意配合黨。但這種合作的程度在各校不盡相同,因為每個CSSA都是擁有一定獨立自主權的校園組織。

雖然目前沒有案例說移民局僅僅以CSSA是隸屬於共黨的組織為由拒批申請,但是,在簽證申請的DS-160表格、綠卡I-485表格以及入籍N-400表格上,均問到申請人是否是黨員或隸屬於黨的組織的成員。I-485申請表中還問道,申請人是否有參加過任何組織,所以喬德睿律所建議CSSA會員如實回答,坦白告知移民部門。

而在中國,習近平呼籲對高校加強思想教育,這意味著在美國移民部門對CSSA會員進行更嚴格審查的同時,中共也可能加深對CSSA的影響。

美國國會《中共海外統戰》報告也指出,其它國家往往錯誤地認為中國的學術機構、媒體,還有所謂的對外友好協會、統促會等,是獨立於中國共產黨的機構,但實際上這些組織都是服務於中國共產黨的目的。那麼這些組織成員也存在類似CSSA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前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12月曾宣佈,將對使用或威脅使用恐嚇脅迫手段的中共統戰部人士實施簽證限制。在此之前,中共黨員和其他中國公民一樣,可以獲得最長10年的赴美旅遊簽證。拜登對該政策的後續走向還不明朗。

* 你與共產黨的關係有多深?

即使申請人已被確定是共產黨員、或其關聯方,移民官員仍需要確定他與黨的聯繫有多深、是否「有意義」(meaningful)。移民局網站關於「極權黨的移民成員資格」中寫道:移民法並未定義甚麼是「有意義的」成員,甚麼是「無意義的」成員,但在司法實踐中,必須是有意入黨(intentional)方可視為有意義。

同時最高法院也有判例(Rowoldt訴Perfetto案)指出,沒有作出過任何政治影響的黨員可以因其黨員身份「無意義」而被允許獲得綠卡。這意味著如果一個政黨成員不理解或者不真正認同所屬政黨的政治和意識形態理念,那麼他可以獲得移民法規的豁免。

移民局網站2021年1月14日更新的相關章節寫道:如果證據表明,申請人在成為黨員期間,清楚地知道共產黨的政治屬性;或者,有證據表明他參與的黨內活動,在某種程度上足以表明他知道共產黨的政治屬性,那麼他與黨的關係就是「有意義的」。只要當事人知曉共產黨或極權政黨的政治性質、仍加入共產黨或參與共產黨活動,就足以認為他與共產黨的聯繫是「有意義」的。

移民局的指南顯示,裁決的證據基於申請人的證據,例如口頭證詞和書面證詞,舉證的責任在於申請人,而不是美國政府。還有,去年9月有華人透露,現在移民局不再接受被動(passive)的退黨方式,需要有他「主動」退黨的證明。

當然,這實際操作起來並不簡單。《端傳媒》日前刊文「他們曾是中共黨員,現在想申請美國綠卡」指出,根據其受訪人蒐集的經歷來看,面試官可能會對入黨時間、入黨原因、宣誓內容、黨費、是否擔任過黨的領導職務等內容反覆盤問,一些問題會詳細至「寫過多少思想匯報」「思想匯報的內容是甚麼」「有沒有推薦過他人入黨」「入黨和退黨時候的心情」「現在是否還認可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思想怎樣發生轉變」「現在如何看待共產黨」等等。獲得綠卡數年後申請歸化為美國公民,也要經過類似的面試步驟。

事實上,民運人士楊建利月前自曝多年前隱瞞黨員身份惹禍、被拒美籍的經歷,以及2020年9月17日,一名中共黨員來美探親被拒絕入境原機遣返,還有藏裔警員昂旺被追究他早年申請入籍時是否刻意隱瞞事實或作不實陳述,這些案例都是對這一問題的最新註解。 #